第七百八十一章 不像父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当这二人愣神之际,刘千苦笑一声,道:“我们三人追寻数十年,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耽误了修行不说,还浪费了许些时光,如今都已是朽朽老亦之身,又有几年好活?我不想后世有人和我们遭遇同样的情景,不如就直接了当的将此事挑明吧。”

孟如龙沉吟片刻,才面色凝重的道:“刘兄。你可知这局是何人所布的?”

刘千点了点头,道:“我自然知晓。”

“那你确定还要将此事挑明?如果真这样做了,那无疑是将一个渔民的渔网给撕毁了,这样做的后果你想过吗?”

刘千沉默了会,才看着面前二人,问道:“二位兄长,你们怕了?”

孟如龙和影长空对视一眼,影长空坚定的点了点头,孟如龙长叹一声,道:“也罢,你说的没错,我们还能有几年好活的?即便是死了,可若是能将这个谎言捅破,那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也罢,就这样办吧,我明日便派人觐见曹公,但愿他能够帮助我吧。”

画面到了此处便又是一黑,我却没有注意这些,因为此时我的内心已经被震惊和疑惑所填满了。

为什么孟如龙他们会说,九世铜莲是个骗局?作为亲身经历者,他们显然很清楚发现九世铜莲的地方发生了什么,可那段经历却犹如一部电影中的某个极其重要的片段被裁剪了一样,让我根本无法得知当时的情形,可即便如此,孟如龙的话语依旧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如果九世铜莲真的是一个骗局的话,那我,是不是已经是条入了瓮的小鱼?最终等待我的命运,又会是什么样的呢?我不敢去想,因为仅仅是想一想,就让我浑身颤栗。

最让我恐惧的是,如果九世铜莲真的是个骗局,那么布局的人是谁?孟如龙等人的话语虽然隐晦,但我还是体会到了里面的蕴意,正是因为体会到了,所以我才会恐惧。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最大的敌人是那个与天博弈的幕后黑手,他在幕后操纵着一切,其智谋手段因为太过高明,无法被人捕捉到谋事的痕迹,所以才会被人称呼为是与天弈棋的人,这种评价不可谓不高,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对他无比的忌惮,可如今,我的一切认知似乎都被颠倒了。

如果九世铜莲是个香饵。诱使我们这些小鱼钻进瓮中,那九世铜莲的布局者,那个虚无缥缈的天道,对我来说是好是坏?而那个与天博弈的人,对我来说是好是坏?我根本无从分辨。

此时我无比想立刻出去。抓住孟如龙的领口问个清楚,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除了恐惧和仿徨外,什么都做不了。

惊恐之余,我忽然感到了一股深深地悲哀。孟如龙和刘千等人为了九世铜莲奔波一生,最后却发现是一场骗局,而我的爷爷,为了我,也为了九世铜莲。同样奔波一生,可他呢?不仅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连死后都坚持认为九世铜莲是解救我们一族的关键,如果最后他发现九世铜莲是场骗局,那他究竟会是何种心情?

恍然间,我想起了刚见到姚九指不久时的情形,那时他对我说,他不愿意我去找寻九世铜莲,因为他不愿意让我变成第二个我爷爷,如今我走的比爷爷当初远了许多,也知道了许多爷爷所不清楚的事情,可我内心,却忽然感觉到了无比的失落。

找寻九世铜莲的时间不长,可它几乎占据了我生命的全部,我这几年来。出生入死为的全部是它,如今陡然知道真相,我有些难以接受,为了九世铜莲,太多人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么又该会是何等的绝望?

正当我失神之际,面前的黑暗中又浮现出了一副画面,画面中刘千依旧躺在床上,而影长空和孟如龙站在他的身旁,他们三人面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尤其是孟如龙,神色中更是有些绝望。

“没想到,他居然拒绝了我们,而且拒绝的不留一丝余地。”

床上的刘千惨笑一声,看着面前二人低声道:“我们几十米来,为他找寻了多少金银珠宝?多少发丘儿郎身上沾满了罪孽,可以说,我们就是他手里一把在臭水沟捞钱的铁钩,可如今他势大了。不再需要我们给的这些金银了,于是就对我们弃之若履,果然是成大事的人呀……二位兄长,是我连累你们了。”

孟如龙摇了摇头,轻叹道:“我们三人乃结拜弟兄。说这些太过见外。曹公乃是一国隐君,和我们不同,顾虑自然颇多,知道九世铜莲真面目的人不止是我们,曹公也是知情者之一,此事处理不好,恐伤大魏国运,曹公做的没错,只是我们也不能再在此地待了。”

影长空面色一变,道:“孟兄。事情真的这么严重吗?”

孟如龙苦笑一声,低声道:“以曹公性子,如果他想隐瞒此事,那么即便我们不提这事,估计再过不久也难保性命。何况如今我们还请求他将此事列入书中,为后人知,他自然将我们视做了烫手的山芋,为了不引火烧身,我们是必须死的。”

影长空冷哼一声,道:“他不仁,休怪我们不义!不若我们先下手为强,召集高手将他除了!”

孟如龙面色一变,忙摆手道:“此事不可,曹公一死,魏国必定大乱,到时候蜀吴又岂会不动于衷?这些年来已经死了多少人了,多少地方千里无了鸡鸣?不能因为我们,再招使天下生灵涂炭,况且曹公隐卫里也不乏高人,即便是我们出手,能不能成功且还是两说。”

影长空无奈的点了点头,道:“那孟兄你说,我们现在应当如何?”

孟如龙沉吟片刻,语气决然道:“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身?魏国既然不能待了,那我们就去吴蜀!日后再不过问天下事,从此隐居山野,至于门人,把消息告诉给他们吧。想归家的让他们归家,愿意跟我们一起走的就一起走!”

影长空点了点头,不过他犹豫了下,还是道:“孟兄,我们门下弟子里。有不少都是曹公送来的人,这些人,可万万不能通知呀,不然恐会生变。”

孟如龙面色变幻,过了会他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也罢,我们走时,让他们也各自逃命去,不过准备的时候,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了。”

影长空点了点头。道:“孟兄的办法不错,虽然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到曹公耳中,但这些人跟了我们这么多年,想来曹公也是不会放过他们,临走前让他们逃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孟兄,你我的弟子怎么办?”

正在二人议论之际,床上的刘千忽然看着孟如龙问道。

孟如龙面色一僵,半响他叹了口气,道:“他如今有家有口,再和我们流浪天涯显然是不大合适,我临走前告诉他一声,师徒一场,如今也正好了结。”

刘千忍不住想说些什么,可最后却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深夜,孟如龙和已成了中年男子的江诚坐在房中,孟如龙端起桌上的茶水浅饮一口后,才轻声道:“诚儿,为师这次叫你来,其实是有话想对你说。”

江诚神色恭敬的点了点头,道:“师傅请说!”

看着江诚,孟如龙神色有些复杂,忽然道:“你可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不像父子,反而像师徒。”

江诚微微一愣,下意识的道:“恩?师傅,您的意思是?……”

孟如龙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道:“没什么,这次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声,我要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