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一心求死/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诚面色一愣,接着忙问道:“走?师,师傅,您要去哪?”

孟如龙吸了口气,苦笑道:“九世铜莲的事情,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一听这话,江诚立马露出一副忌讳莫深的样子,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也知道,为师出山帮助曹公,为的就是寻找九世铜莲,想要以它的力量。结束这动荡的乱世,只是没想到九世铜莲竟然是一个陷阱,于是你刘师叔对我说,让我去求曹公帮助,将这件事记载成册,让后世想要找寻九世铜莲的人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可是曹公拒绝了我。”孟如龙轻叹道。

江诚虽不似孟如龙人老成精,但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面色震惊,喃喃道:“师傅,曹公要向您下手了?!”

孟如龙沉沉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看着江诚,犹豫良久,道:“你自幼喜欢儒学,懂得忠君爱国之道,为师知道这点,所以从不反对你和曹公接触。为师甚至知道,你是曹公埋在我身边的一根钉子。”

江诚神色忽然变的有些惶恐,颤抖道:“师,师傅,我向您发誓,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孟如龙又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这孩子的脾气,所以我从未怀疑过你什么,这么多年以来,你从未让我失望过,无论是修行还是品行,你都让我非常满意。如今我要走了,这段师徒情,也是该告一段落了。”

说罢,他从怀中掏出一块有些斑驳的令牌,有些怀念的看了眼后,才将其递给江诚,道:“这是我师傅传给我的,如今,我把它传给你,我师傅说希望我有朝一日能真正有资格去拥有这块令牌,最终我做到了,如今我把它给你,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能不辜负这块令牌的分量,含义。”

说罢,孟如龙站起身来要走,可江诚却大声喊了句师傅,孟如龙回头看向江诚,却只见江诚神色坚定的道:“师傅,徒儿自幼没有爹娘,不知道有爹有娘的感受,可是自从跟了师傅后,师傅待我视如己出,徒儿愚笨。虽心中感激却不知如何报答,求师傅给徒儿一个机会,如果师傅想托我跟曹公说些什么,那徒儿定竭尽所能,努力说服曹公,说不定。说不定师傅就不用走了。”

孟如龙摆手刚要拒绝,可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他犹豫片刻,道:“没什么需要你帮的,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孟如龙刹那间的犹豫被江诚看在了眼里,江诚站起身。道:“师傅!我这就去面见曹公,求他放过我们发丘一门!”

“你疯了!?以曹公心性,你要是为我求情,他绝对不会留你!”孟如龙拉住江诚,他叹了口气,道:“也罢。为师就交由你一件事,而这件事,你办则最为合适。”

正当此时,画面又是猛地一黑,我先是一愣,随即心里不禁有些跟猫挠的一样难受,这孟如龙和江诚到底在商量什么?为什么孟如龙不想让我知道,或者说,他想让我知道,却被某种力量给阻拦住了!

更让我内心生疑的是,以这二人目前所表露出的关系来看,江诚是绝不可能背叛孟如龙的呀!这里面绝对有猫腻……

正当我沉思之际,面前的画面又浮现而出,这次依旧是那个房间,不过看气氛像是这二人的讨论已经进入末尾,江诚看着孟如龙,一脸震惊的道:“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师傅,我不会这样做的!”

孟如龙看着江诚,凝重道:“你如果想帮我的话,就必须这么做!”

江诚沉默了许久,才一脸哀伤的道:“师傅,为何您要一心寻死?”

孟如龙叹了口气。苦笑道:“九世铜莲沾惹不得,但偏偏我已经深陷其中,就算曹公不杀我,估计我也难得善终,我也不瞒你,我感觉我大限将至,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只死我一人,发丘的其他人都是无辜的,我不能害了他们。”

说罢,孟如龙有些歉意的看了江诚一眼,道:“说起来。还是为师对不住你,如果你真像我说的那样做了,恐怕也会天降横祸,所以为师不勉强你,此事就都由你来抉择。”

江诚深吸了口气,道:“师,师傅,您想好了?”

孟如龙沉沉的点了点头。

江诚脸上紧张尽褪,洒脱的笑了笑后,道:“既然师傅您都不怕,我又怕什么?”

画面到了这里便又戛然而止,这次我却没有太多的思考空间,因为转眼间画面便又浮现而出,孟如龙和影长空站在刘千的床旁,三人的气氛很微妙,刘千和影长空都紧紧的盯着孟如龙,而孟如龙微低着头,似乎有些不敢面对这二人。

“孟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忽然,床上的刘千轻声开口问道:“说好一起走,你却要自己留下来,莫不是孟兄嫌我累赘?”

孟如龙摇了摇头,道:“我的意思,二位兄弟再明白不过。又何必问我呢。”

刘千轻轻的点了点头,叹道:“我发丘如今家大业大,以我们三人的能力,逃出魏国不难,但其余人恐怕便要遭遇追杀,所以孟兄想以我们几人的性命。换取其余门人的安全,孟兄,我说的对吧?”

孟如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不,向曹公请求将九世铜莲记载成册的人是我。所以曹公最想杀的人其实也是我,只要我死了,曹公未必不会放你们一马。”

影长空冷冷的看着孟如龙,寒声道:“孟兄将我影长空看成了什么人?!我岂会让结拜弟兄代我去死,而我一人苟活于世?!”

刘千也点了点头,道:“我如今已成废人,即便要走又能去哪?即便最后伤好了,可是这江湖若是没了二位兄长,那又该何其无趣!也罢,我累了,不想再走了,孟兄。黄泉路上你我同行吧。”

孟如龙看着面前二人,颤抖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可影长空直接摆手不耐烦的道:“闲话休提,总之既然你要留在这里,那我们就一起赴死。”

刘千点了点头,大笑道:“孟兄,枉你聪明一世,可最后却怎又糊涂一时了呢?我们三人年岁已大,如今已朽朽老矣,还能有几年好活?即便是死,难道你我还有什么遗憾吗?”

说罢,刘千想了片刻,又对着孟如龙凝重道:“孟兄,你我三人死了无妨,但你我的弟子却不能受我们牵连,你回头便和曹公说,我们三人可以受死,可我们的弟子却绝不能被牵连进来。”

孟如龙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无奈的点了点头,道:“二,二位兄弟,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影长空拍了拍孟如龙的肩膀,笑道:“怪只怪你我几人相识的太早,现在就算要撇下你,我也不忍心!你要是跟那个李自训一样,我才不会管你死活呢!”

“说来也怪,已经有许多天没有见过李自训了,他人呢?”刘千问。

孟如龙摇了摇头,道:“自从那日之后,李兄弟好似出了山门。这些日子都没有再回来过,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有事?”刘千不屑的笑了笑,道:“怕是他早就跑了,再不会回来。”

孟如龙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一声,没有再言语。

画面到了这一幕又是一黑,我看完后内心彻底有些凌乱了,不是说孟如龙是被江诚给害死的吗?怎么现在一看,分明就是这孟如龙一心求死的呢?

转念一想我又感觉有些不对,要知道孟如龙一心求死为的是保全发丘的门人,可是历史上,发丘满门可全都被曹操血洗了,也就是说,这件事情还有隐情。

想到这,我沉下心,耐心等待下一幕场景的出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