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这天,也定惧我三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兄,你说曹公同意了?”

病床上,刘千面有喜色,看着孟如龙问道。

孟如龙点了点头,道:“曹公已经说了,只要我们三个人不跑,他就可以放过发丘其余门人。”

刘千松了口气,点头道:“这就好,发丘其余的那些老弟兄,是跟着我们一起出山的。我们死不要紧,但他们却该有个好晚景。”

孟如龙回身看了眼影长空,道:“长空兄,门人都通知完了吗?”

站在一旁的影长空点了点头,道:“我没告诉他们具体原因,只是说发丘解散,让他们各自寻找出路,但正因为如此,有很多人都表示要你出来给他们个说法,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走。”

孟如龙眉头一皱,轻叹道:“绝对不能把真正的原因告诉他们,不然他们中的一些人是绝对不会走的,这样,你就告诉他们我已经走了。这样一来,他们也该死心了。”

影长空刚点了点头,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着一个中年人推开房门,看着影长空焦急道:“师傅,不好了!”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影长空不满道。

那个中年人面色通红,大声道:“驻地外面忽然来了大群官兵,他们一言不发就冲了进来,见人就杀,我们许多门人猝不及防下都中了招。师傅,门主,曹公向我们下手了!”

孟如龙身子摇晃了下,忍不住踉跄后退了两步,他扶住衣柜,眦目欲裂的道:“竖,竖子!安敢欺我!”

影长空此时也有些六神无主,只能下意识的问道:“孟兄,曹公不是说了,只要我们三人受死,他就放我们门人一条生路的吗……”

孟如龙惨笑一声,面如死灰的道:“这只是缓兵之计,他上午才给我答复,下午就立马出手,好毒,好毒呀!他要杀的不是我们三人,还有我们发丘满门!”

此时,门外已经隐隐传来了阵阵喊杀声,床上的刘千忽然抓住孟如龙的手,眼含热泪的道:“孟兄。你和长空兄快走!别留在这里白白陪我送死,出去后,哪怕你伺机为我们报仇,也绝不能留在这里,快走。快走!”

孟如龙眼眶渐渐红了,但他到底是个人物,犹豫了会,才转身对着影长空咬牙道:“收拢剩余门人和我准备突围,出去后我一定要血债血偿!!!”

说罢。二人最后看了刘千一眼,才咬牙转身离去。

屋外,已经能看到漆黑的狼烟冲天而起,四周惨叫声此起彼伏,惊慌失措的发丘门人在四周奔逃。孟如龙和影长空很快便收拢了一批门人,接着一群人向外突围,在孟如龙的带领下,沿途来拦截的官兵根本不是一合之敌,一群人顺着大道而行,眼看着便要突破包围圈了。

忽然间,孟如龙停住了脚步,在他面前不远处,李自训带着一批身穿白色道服的老人静静的看着他们,孟如龙面色复杂的看着李自训,道:“李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自训面上波澜不惊,淡然道:“不过是受人之托罢了,孟如龙,我念在你我相识多年的份上。给你一个痛快,还请你不要让我难做。”

孟如龙还没说什么呢,影长空就怒不可遏的道:“李自训!你还有脸说和我们相处多年?!这么多年来你不问门中事务,又一副清高孤傲的模样,但我和孟兄从未因此而排挤过你。没想到你居然内有反骨,身为四大隐龙之一,你居然背叛我们,你对的起你身上的那块隐龙令吗!?”

李自训忽然笑了笑,他从身上掏出隐龙令,接着自顾自的看了一眼后,手上一用力,便将那块隐龙令给捏的粉碎。

拍了拍手中的木屑,李自训看着面前愣住的众人,淡然道:“不过是一块从死人身上摸下来的木牌而已。你们有必要这么看重吗?”

“从死人身上摸下来的木牌?你什么意思?”影长空惊道。

孟如龙伸手拦住了影长空,接着他扭头看向李自训,疑惑道:“其他事我如今已经不想多问,但你既然这么不看重隐龙身份,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出山和我们一起组建发丘?”

李自训笑了笑。道:“因为,我无聊了太久太久,所以想找点乐子,当你找到我,和我说出你那一番长篇大论的时候。虽然我感觉很可笑,但确实有了一丝兴趣,仅此而已。”

说罢,他又扫了眼李自训身边的发丘门人,不屑的道:“这么多年以来。我说过不止一次,我和你们不是同类,但你们偏偏拿我当自己人,如今却又说我背叛你们,真是何其可笑。”

面对李自训轻蔑到了极点的话语,李自训并没有动气,反而放低姿态的道:“李兄,真的不能放我们发丘门人一马吗?这其中不少孩子都是你亲眼看着长大的呀!放过他们,我可以任你处置。”

“孟兄!你不必求他,你我联手。还怕他做甚?!”影长空在一旁急道。

“井底之蛙,何以言天?”李自训看着影长空不屑的说道。

“真的不行吗?”孟如龙看着李自训,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李自训沉默片刻,道:“我只对你二人出手,其余人我不管,他们若是跑了,我也绝不会追杀。”

孟如龙松了口气,点头道:“多谢了。”

说罢,孟如龙看着身边众人,皱眉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跑!”

“门主,我们不走!”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们发丘荣辱与共!”

“对,荣辱与共!”

“荣辱与共!”

“荣辱与共!”

身边人愤慨不已,孟如龙虽然感动,但还是呵骂道:“留在我身边。我只会因为你们而分心,你们若是为了我好,若是还认我这个门主,就立马给我跑,分开跑,能走一个就走一个!”

由不得孟如龙不急,因为此时四周的官兵越来越多,眼看着就要对这边再度发起合围,在孟如龙的呵斥下,众人沉默片刻,接着才向着四周跑去。

发丘门人一哄而散,李自训身边的白袍隐卫也纷纷追击而上,一个个发丘门人倒在血泊中,让我的心也有些颤抖,虽然天官传承我得来的比较偶然。也没有太多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但看到同门被屠戮,我心中还是有些难受。

但紧接着,我忽然看到了些不寻常的东西,每当有发丘门人死去的时候。尸体上就会冒出一道黑线,这些黑线最终汇聚到孟如龙的腰间,准确的说是曹操赐给孟如龙的发丘印里。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异样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才能看到,而孟如龙对此好像全然不知。他此时看着门人一个个被杀,内心不由焦急,对着身旁的影长空便大声道:“速战速决!”

早已按耐不住的影长空立马点了点头,二人身形化作一道黑线,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向还站在原地不动的李自训冲了过去。

战斗发生了,只是孟如龙和影长空的实力虽然非常强,强的出乎我的意料,几乎可以和没显露真身的慕容云三相比,但在李自训的面前,这二人竟然好似一个孩童一般,被压制的近乎毫无还手之力。

影长空一记掌心雷打在李自训的身上,但李自训毫发无损不说,自己的掌心还变的一片焦黑,退后两步,影长空不敢置信的道:“他明明连道法都不会,但为何会这么强!”

被李自训打中一掌,嘴角渗出一丝鲜血的孟如龙此时眼中也一片迷茫,他摇了摇头,喃喃道:“不,不可能呀!他怎么可能仅凭借肉体,就将你我二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看着面前二人,李自训并没有乘胜追击,他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抬头看着暗沉的天空轻叹道:“我若是能修道,纵使这天,也定惧我三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