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醒来/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坚硬的山石上,被孟如龙生生抓出几道指痕,甚至整块山石都有摇摇欲坠之势。

“把那块石头固定一下,别让它掉下去了。”李自训对着一个白袍隐士淡然道。

白袍隐士看着李自训,小心翼翼的道:“仙师,恕在下多言,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只要把那块山石推下悬崖,此獠定可根除!”

李自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让你做你就去做。不要多问。”

待白袍隐士走后,李自训来到军队后方的一个营帐中,旁若无人的走了进去,却只见营帐内的上首坐着一个虽须发斑白,却极有威严的枯瘦老人。李自训敷衍的微微一弯腰,拱手道:“曹公,计划进行的一切顺利,如今只差最后一步了。”

已入晚年的曹操面容有些憔悴,一看就知道这段时间被折磨的不轻,曹操挥了挥手,对着左右侍卫吩咐道:“快,给上师上座。”

侍卫搬来了一个椅子,李自训还真就大大方方的坐了下去,曹操见状面不改色的捋着胡子,语气担忧道:“上师,难道就真的不能根除此獠吗?此獠不除,我寝食难安。”

李自训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孟如龙死后,尸体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其尸变后的实力即便是我应付起来都十分勉强,它如今的躯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以常理根本无法根除,唯有将它封印起来,才能保你一世安平。”

曹操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既然上师都这样说了,那也只能这样了,只是,依上师之计,如果那孟如龙脱困之后根本就不认那个江诚,那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吃过一次亏后,此獠以后就很难再中计了。”

李自训面露不悦,道:“孟如龙神智所剩无几,只知道一些最本能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向曹公寻仇,意在报发丘满门之仇,江诚是发丘仅存的一人,也是孟如龙几十年来朝夕相处的弟子,只要他出现,孟如龙就肯定会相信他,这点我十分肯定。”

曹操松了口气,道:“行,既然这样,那就全依上师的意思。”

李自训点了点头,接着便悠悠的转身走出了门。他一直走到孟如龙的身旁,看着孟如龙仇恨疯狂犹如野兽般的眼神,李自训轻轻一笑,道:“你确实很强,我杀不了你。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松开手,然后掉下去。二,依旧抓着石头不放。最后等愈来愈强的天道雷劫将你打成劫灰,具体怎么选要看你自己。”

说罢,李自训就径直转身离去了。

夜深了,军队已经渐渐回了营,只有几队兵士在山崖上巡逻。以防有人刻意接近孟如龙,当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来到了孟如龙的身边,这人自然就是许久未见的江诚。

“师傅,师傅!”

看到孟如龙的惨象,江诚眼眶一红顿时热泪涌出,而孟如龙听到呼唤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江诚时,他猩红的眼眸中有些惊讶,原本的疯狂和仇恨渐渐褪去,眼神中竟还蕴藏着一丝惊喜。

江诚跪在地上,低着头哽咽道:“师傅,徒儿不孝,徒儿来迟了,那日我探家后。忽闻门中噩耗,我惊悲之余只能举家奔跑,如今安顿好家中事务后便立刻打听师傅的消息,没想到,没想到终究还是来迟一步……”

孟如龙张了张嘴。发出一阵犹如野兽般的低吼,似乎是对江诚的回应。

江诚也不管孟如龙能不能听懂,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说到末尾时,他愣了片刻。接着从身后掏出一把三尺青锋,看着孟如龙便道:“对了,师傅我还是赶紧救你吧,您站着别动,我将锁链斩开。”

说罢。江诚提气蕴神,呵的一声大喊,手中青锋斩下,竟将成人大腿粗的锁链斩断了两根。

江诚一剑又一剑,渐渐将孟如龙身躯上的铁链一根根斩断,当孟如龙脱困而出的时候,他看着江诚沉默了半响,接着便转身要走。

“师傅,别走!”

江诚叫住孟如龙,接着他看着孟如龙诚恳道:“师傅,我知道你是不想连累徒儿,但如今天色渐晚,如果师傅此时去报仇,恐怕再过不久就会招来天道雷劫,不若先去徒儿那里去避一避。到了第二天一早再走也不迟!”

孟如龙沉默许久,最后忽然点了点头,接着便一起去了江诚一家老小的藏身处,那是一栋毫不起眼的民宅,二人进去后,江诚指着后院道:“后院有一冰窖,师傅可去那里待上一夜,以此来躲避雷劫。”

当这二人来到那个所谓冰窖的入口时,江诚率先爬了进去,而孟如龙也不疑有他,直接跳进了洞口内。

冰窖内部很大,大的出奇,孟如龙看着四周,忽然紧张的发出了一声低吼,再想去找寻江诚的身影时。却只听不远处传来了一声高呵。

“孟兄,我在此等候多时了,阵起!”

随着地窖里传来一声满含怒火的咆哮,这一副画面至此而终。

“一切,都结束了?”

地窖中,地面上遍布大战后的痕迹,江诚看着正中一口已经停止颤抖的青铜棺,不禁喃喃道。

李自训轻叹了口气,看着身边的江诚,问道:“他以此以后恐怕会恨你一生。你不后悔吗?”

江诚轻轻的摇了摇头。

李自训眯了眯眼,道:“你这样包庇这个祸害,日后家族肯定会发生横祸,甚至会祸及子孙,你真不后悔!?”

江诚笑了笑,只是眼眶不知不觉间红了,道:“他是我师傅,没了他,我恐怕早死在这乱世之中了,是他给了我重生的机会,让我成为人上人,给了我爹娘般的照顾,你感觉我会后悔吗?”

李自训沉默片刻,道:“你师傅是我杀的,你难道就不恨我吗?”

“恨。”

“那你为什么不动手?”

“我恨不得你早点死。我恨不得你下地狱,但是我有自知之明,我不会去送死的。”

看着已经咬着牙,泪流满面的江诚,李自训笑了笑,随即一边转身向外走,一边叹道:“尽管恨我吧,因为你的仇恨在你死后终会化为土灰,而我,和你们不同。”

画面到了这里的时候忽然猛地一黑。接着我犹如堕入了悬崖一般,一股失重感让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下意识的坐起了身,但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间病房之中。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我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脑海中还在回忆刚刚看到的画面,过了许久,我躺在枕头上,内心陷入了沉思之中。

从目前来看,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病房里,但看在我的面子上,孟如龙应该不会为难江夏他们,只是当我想起刚刚的回忆时,内心不禁陷入了沉思。

孟如龙,他为什么说他装了千年?这点我至今不得其解。

还有,孟如龙他为什么刚一出来就说有人要杀他?这点我也不是很明白,而且当初孟如龙到底对江诚请求了什么?这点在画面里也并没有出现,本能的,我感觉那些像是一部电影的画面,中间缺失了很多部分,像被人生生剪断了一样,正是少了这些经历,才导致了我如今的疑惑。

深吸了口气,我特想抽一根烟,虽然我很多疑惑已经解开了,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疑惑,其中最让我在意的,无非就是九世铜莲了。

为什么孟如龙会说,九世铜莲是一个骗局?而且杀灭发丘满门的曹操,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这么想把发丘满门灭口?真的仅仅只是因为忌惮吗?我感觉不是,因为这太过夸张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九世铜莲消失后,曹操一定经历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