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众人相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我吃完饭后坐着车来到了皇朝酒吧,进门径直走向包厢,但还没进去呢,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歌声。

推开门,正在拿着麦克风的金大发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还没等他说话呢,我就连忙摆了摆手,道:“兄弟,先把麦克风放下行吗?”

金大发无奈的放下麦克风。伸手把我招了过去,拍着我的肩膀笑道:“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道:“身体没什么大碍,今天下午就出院了。”

金大发嘿嘿一笑,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快说,你昏过去的时候都看到了什么?别说你不知道。”

我想了想,道:“犹如蝶梦庄周一样,有时候想想我似乎陪孟如龙渡过了一生,但又像是做了个梦一样。这种感觉很奇怪,不过具体的经历一时没法细说,还是等人都来了吧。”

金大发没有再逼我,两个人一边闲聊一边喝酒,当我两瓶啤酒下肚之后。人也总算是到齐了。

最后赶来的江家兄弟一人拿着一个酒杯,倒满酒后,江夏才一脸郑重的看着我,道:“都是自家兄弟,我知道说这些太过见外,但初三,我这次还是要感激你,如果没有你的话,也许就和慕容前辈说的一样,我们家族的枷锁永生永世都无法被打开。”

我摆了摆手。站起身和这二人喝了一杯后,才抹着嘴问:“对了,你们家族现在怎么样了,应该没事了吧?”

还没等江夏回答,一旁的江思越就笑嘻嘻的道:“这要看你问的是什么了,如果是我爷爷的话,他已经被我们送去医院了,还有我二叔公也已经出来了,估计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前往禁地了,如果你要问的是双生子的话,那我就不知道了,这个答案只能交由我哥来回答。”

江思越话音刚落,就吃了江夏的一个爆栗,看着江夏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我不禁调笑道:“这个问题很迫切,需要尽快回答,小夏哥,你和南宫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

“呦,你不知道,今天南宫姐来我们家了。虽然她没说什么,但我们家里人都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所以我们出来前我爸也已经说了,让挑个吉日把这喜事办了。”吃了一个爆栗的江思越不以为意,依旧笑嘻嘻的说道。

听到这我忍不住挑了挑眉。看向江夏一脸惊喜的道:“小夏哥,这事是真的吗?”

江夏干咳两声,罕见的扭捏了半天,道:“恩,恩……毕竟现在已经不存在我和思越谁去禁地了。所以我爸才会这样下决定。”

“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我连忙追问道。

江夏看着我们,吞吞吐吐的道:“我,我是没意见呀,毕竟人家等了我这么久,不过说实在的。我心里还是有点犹豫,毕竟九世铜莲还没找到,谁知道中途会发生什么。”

听到这话我板起了脸,严肃道:“我不也是一样要寻找九世铜莲,但我和明君该结婚不还是照结婚?小夏哥,这种瞻前顾后的作风可不像你呀。”

说罢,我想了想,又异常认真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小夏哥,你和南宫姐结婚后,也算是有家有室的人了,以后这九世铜莲的事你就别插手了,行吗?”

听到这话,江夏脸上笑容渐渐褪去,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江夏的变脸在我意料之外。我有些措手不及的挠了挠头,道:“没,没什么意思呀……只是南宫姐和明君不一样,如果你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以后让南宫姐怎么办?小夏哥。我这是为了你好。”

江夏面容严肃,依旧寒声道:“你之前为什么帮我?”

我沉默片刻,道:“因为我拿你和思越当兄弟。”

江夏忽然一笑,道:“巧了,我也拿你张初三当兄弟。所以现在让我撒手不管,你感觉我会同意吗?还有,我现在的身份依旧是洛阳区的总参参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即便我走了。还是会有一个人要插入你们的队伍之中,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兄弟间联手做事,这样把后背交给自己人也放心。”

我轻叹了口气,也放弃了继续劝说江夏的想法。因为这货的脾气和江思越一样,犯起倔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众人坐下后,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又拉着身边的江夏问道:“小夏哥,忘记问你了,既然现在禁地的事情已了,那以后你们江家的家主位置交给谁坐?”

江夏看了眼身边的江思越,无奈的摇头道:“这事我已经和我爸商量过了,以思越的性子,确实不该强迫他继承家主位子。他就该和我二叔公一样,无忧无虑的潇洒一生,所以过阵子我打算辞去总参里的职位,全身心的接手家族事务。”

我点了点头,笑道:“这样就好。整天看着你们两兄弟你推我,我推你的,你们不烦我们都烦了。”

江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就没有再打趣他,五人酒过三巡后。金大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初三,这下人都齐了,你也是时候说说了吧?”

我放下酒杯点了点头,想了许久。我开始徐徐讲述在梦中所经历的一切,这一段故事很长很长,足足讲了两个小时,众人也被我的故事所吸引,期间愣是没人发出一声异响。

说完后,我连忙端起杯子喝了口啤酒,之前那种口干舌燥的感觉才算好了一点。

看着众人沉思许久,最后金大发率先长叹口气,喃喃道:“没想到,这里面的故事竟然这么离奇。”

“确实呀,这孟如龙也真是一个可怜人,为了天下苍生,以一种众人都不能理解的方式在暗中操作,就为了最终能平定东汉末年的战乱,可惜他最后还是失败了,即便是死后,除了在我们同行人眼里,发丘都是一个浑身污点的名词。”江思越感慨道。

这二人说完后,墨兰皱眉道:“初三的话里有许多疑点,可我最不解的就是孟如龙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认为九世铜莲是一个陷阱?”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孟如龙在九世铜莲里的经历我并没能看到,像被人生生截断一样,这点暂且还是一个迷。”

墨兰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此事事关重大,必须尽快告诉九爷。”

众人沉沉的点了点头,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了九世铜莲付出了不少努力,这几年耗费的光阴也就罢了,可是其中还倾注了我爷爷一生的心血,即便是姚九指如今都还在亲手操劳,如果九世铜莲真的是个陷阱,那对我们所有人的打击都是致命的。

“这样吧,我明天一早就去拜会九爷,到时候我把这事好好跟九爷说说。”想了片刻,我对墨兰说道。

墨兰犹豫片刻,接着才点了点头,道:“也好,毕竟你是亲身经历者,由你来向九爷解释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暂且揭过这点不提。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江夏皱着眉头,非常不解的道:“江诚为什么要背叛孟如龙,根据你的话语,他和孟如龙师徒情深,根本就不可能背叛他的才对呀?除非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我深吸了口气,点头道:“没错,这其中肯定有隐情,恐怕李自训和江诚暗中密会过,李自训向江诚讲述了些什么东西,不然江诚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说罢,我犹豫了片刻,又道:“而且,孟如龙曾经向江诚提出过一个请求,我暂且还不知道这个请求是什么,但孟如龙刚出来的时候说过,他装了整整千年,他到底在装什么我们也并不知道,所以李自训和孟如龙之间,谁是胜利者还真不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