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人字/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话让众人又是一阵默然,过了许久,金大发苦笑一声,看着我有些埋怨的道:“初三,早知道就不让你说了,你这一说,我怕这几天都睡不上个好觉了。”

我无奈的摊了摊手,道:“是你非要让我说的,别说是你了,我今天醒来满脑子想的也都是这些事。”

“对了。”这时。一旁的墨兰忽然道:“你们别忘了,铜莲台下一个指引的地点在哪。”

我微微一愣,接着心里砰砰直跳,自从醒来后,我一直没时间去想这些事情,可是经墨兰这一提醒,我激动的浑身都打了个寒颤。

灭发丘满门的人是曹操,他的动机一直让我很疑惑,虽说九世铜莲牵扯甚大,可他真的有必要这么忌惮吗?

孟如龙出山以来召集隐士组建发丘,几十年来发丘四处挖坟凿墓,为曹操收敛了无数金银,也算是劳苦功高,可到头来却落了个凄惨下场,即便曹操铁石心肠,但他不怕此事传出去后,天下再没有人会替他卖命?身为上位者,在没有成事之前,是不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的,因为得人心者得天下。

唯一能解释这一点的,只有是在九世铜莲之后,曹操经历了什么,或者说看到了什么,唯有这样才能使他下定决心,不顾天下人非议来杀灭发丘满门。

如今我们将要去的下一个地点很有可能是曹操的主墓。或者说疑冢之一,也许我们能从里面得到什么和此事有关的线索也不一定!

想到这,我深吸了口气,看来明天要尽早去看望姚九指了,不止是为了把孟如龙的情况告诉他他,还要问下曹操墓的探测进展,这么久过去,也不知道姚九指派过去的那些人有没有得到什么线索。

抛开孟如龙的事情暂且不谈,我们又喝了会酒,一直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江家两兄弟才要起身告辞。

“小夏哥,回头别忘来个电话,什么时候结婚记得说一声,到时候我们提前准备准备,都给你当伴郎去。”分别之际,金大发对着江夏笑道。

江夏干咳两声,尴尬道:“这个,回头再跟你们说,总之我先走了,初三。如果九爷那边有消息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我点了点头,江夏见状戴上面具也就和江思越走了。

见这二人走了,我也心生离意,向金大发和墨兰说了声后。我就醉意朦胧的走出了门,慕容云三将我送回当铺,我上楼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才精神饱满的起了床。

匆匆吃完早饭,我坐车来到了姚宅门口。轻车熟路的走到后院,最终在书房遇到了姚九指。

姚九指穿着一身白色修道衣,正站在书桌前提笔练字,我往宣纸上看了眼,只见上面正写着一个人字。

这个人字不似姚九指的以往作风。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不飞扬张狂,也不含蓄内敛,只是很寻常的一个人字,但带给人的感觉却如同上面正画着一个已知天命的老人,带着一股暮气和被磨尽棱角的沧桑。

“你知道什么字是最难写的吗?”姚九指忽然抬头问我。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但姚九指却轻笑一声,指着宣纸感慨道:“字有千万,但最难写的却是一个人字,虽只有寥寥两笔,但一笔前半生,一笔后半生,一笔写进,一笔写退。就和这人一样。”

说罢,姚九指放下手中的毛笔,看着窗外忽然像是被触动了心事,低声喃喃道:“这人字呀,变化有许多种。每个书法大家写出来的感觉都不一样,有人写出来的人字像个慈祥的老者,有的却像个童心未泯的老顽童,知道人字为什么难写吗?因为这两笔之间,就写透了一个人。”

“都说字如其人。这句话看似没有道理,但有书法精深之人,只要看一眼别人写的人字,就能大概明白这人的性子如何,虽然字可以练。但人的天性是改变不了的,这字写下去的精气神也不同,初三,你看我这人字,你能品出些什么来?”

姚九指的话听的我云里雾里的。当下也只能无奈摇头苦笑道:“九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到大就没用毛笔写过几个字,您让我看,我能看出什么来呀?”

姚九指轻笑一声。点头道:“我也就逗逗你小子,我这字,别说你了,就是这天底下,能看出其中蕴意的也没几个。”

我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却莫名其妙,怎么今天刚一来,就感觉这姚九指状态有点不对呢?

正当我暗自寻思的时候,姚九指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笑道:“江家禁地的事我都听说了。今早墨兰给我打电话,说你会来告诉我些事情,怎么?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我收敛心思,接着整理了下脑海中的思绪,随后开始将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给了姚九指。当这一这番话说完的时候,姚九指面色平静的给我倒了一杯茶,我将其一饮而尽后,才松了口气,道:“九爷,总之就是这些了,关于孟如龙和九世铜莲的事情,您怎么看?”

姚九指沉吟片刻,面不改色的道:“什么该怎么看?往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就行了吗?”

我微微一愣,过了老半天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您是说,我们什么都不用管?……”

姚九指点了点头,但我却按耐不住自己,急忙道:“九爷,孟如龙曾说过,九世铜莲就是一个陷阱,难道您就不心急吗?”

姚九指沉默片刻,道:“我心急有什么用?你不也说了,孟如龙为什么会说九世铜莲是个陷阱的原因连你也不知道,那我们该怎么做?难道从此以后不再寻找九世铜莲了?”

我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感觉无言以对。

姚九指忽然叹了口气。轻声道:“初三,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事到如今,你想抽身已经晚了,九世铜莲的这个局里已经牵扯了太多太多的人。不止是冥土那边的秦皇,就连你,就连我,就连你爷爷也在推动车轮的前行,现在你想抽身。只会被洪流碾压成尘。”

说到这,他又沉默了会,才有些感慨的道:“还记得吗,你我刚见面的时候,我问过你。是不是要跳进这个局里,当时你义无反顾的跳了下来,事到如今,即便是我让你停下,可你自己会停下吗?”

我终于沉默了,因为姚九指说的没错,就算他如今让我停手,可我也不会停的,因为这不仅关乎我的命运,还关乎到我爷爷。龙一,这些人努力了这么久,如果九世铜莲真是一个泡影,没人能够接受。

别说九世铜莲只是可能,就算它真是一个陷阱,我也要跳下去,看看这设局者的目的是什么,飞蛾扑火也许能形容此刻的我,但身负太多使命和枷锁的我,此时早已经没了选择。

我深吸了口气,接着揉了揉脸,苦笑道:“您说的对,现在纠结九世铜莲是不是个陷阱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就像个把全副身家压进局里的赌徒,即便现在收手也会一无所有,就算我想走,可是秦皇他们也不会同意的,因为没了我这把钥匙,他们恐怕永远别想找到九世铜莲。”

姚九指点了点头,道:“既然你知道,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话是这样跟你说,但这件事你肯定还是需要注意的,毕竟里面有太多疑点了。”

说到这,姚九指犹豫了下,道:“你可以多留意下江家那边的动静,江诚是江家第一代家主,他死后很有可能会留下些和当年有关的东西,如果能找到,那说不定能解开一些谜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