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睡美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道:“如果江诚真的留下了什么东西,江泽不可能不知道,当时情况这么急迫,他没道理会瞒着我,所以这点希望应该不大。”

姚九指摆了摆手,道:“所以我只是让你去盯着,现在江家那俩小子和你关系不错,江夏又是下一任江家家主,你回头让他留意下,其他的又不需要你操心。”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这次来找我,除了告诉我这些事情外,应该还想问下邺城那边的情况吧?”姚九指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这么久过去。那边有没有传来什么消息?”

姚九指苦笑一声,道:“没有,几近一无所获。”

我虽然心里已经有些预感了,但听到结果还是心生失落,当下心中不免有些怨气,道:“我说九爷呀,以往每次得到地点的时候您都会派人过去,可是事实证明这样根本就没有什么用,您派过去的人往往一点线索都找不到,以后干脆就别派人了。也省的浪费时间。”

姚九指看了我一眼,摇头解释道:“你想想,如果曹操墓真的这么好找的话,这千年光阴流逝至今还轮得到你我?我之所以派那些人过去,是因为那些人都是饱经世事的人精,去一个地方很快就能打探到当地的风土人情如何,而且我也会一直把他们留在那里,当你有需要的时候能用得上他们,至于让他们找到曹操墓,我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

我仔细一想。感觉姚九指这番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可我心中苦闷不减,继续抱怨道:“也就说,我们还是要去邺城,从无到有的一点点寻找线索?可您怎么就能确信我一定能找到曹操墓呢?”

姚九指轻笑一声,道:“你自己不也说了吗,你是能不能找到九世铜莲的关键,也是一把钥匙,所以你一定能找到的,以往的经历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我挠了挠头,苦笑着说道:“行,等我处理好洛阳的事情,就去邺城看看,不过我估计短时间内不行,因为江夏近期很有可能要结婚了。”

姚九指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道:“他要结婚了?和谁?”

“一个叫南宫小可的姑娘,也是总参的人。”我说道。

姚九指有些感慨的点了点头,道:“结婚了好,结婚了好呀,不知道江思越那个小子什么时候结婚。他的性子和江逍遥挺像的,都是孤苦一人的命。”

我轻叹了口气,听金大发说,江思越好像从小到大就没对女孩子动过心,唯一有些异样的。就只有那个已经彻底消失的白灵,虽然长平之后江思越表现的并没有什么异样,但他的性格注定他内心即便有再大的波澜,面上也一如往常,根据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一时半会恐怕很难从里面走出来。

江思越和白灵的感情,看起来有些虚幻荒缪,但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明天。你陪我去老爷子坟前看看吧,给他报个平安,也省的他在天之灵还要担心你,以后你要经常去,多陪他说几句话。”正当我沉思之际,姚九指轻声对我说道。

我愣了愣,随后沉默着点了点头,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一想起那个老人。我心里总会有些梗塞,有些人即便是死去,也会在你心里刻下一道疤痕,那个疤痕只有你自己才能看到,里面的故事也只有你自己才能体会。

见我同意,姚九指起身指了指门外,说要和我一起吃个午饭,他起身时扇起的风吹开桌上的宣纸,露出下面垫着的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已经有些泛黄,上面站着三个人,我都很熟悉,一个是龙一,一个是姚九指,另外一个则是我爷爷。

看到这张照片,我瞬间明白今天姚九指为什么会有些反常了,转念间我忽然感觉姚九指有些可怜,他和龙一一样,终生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嗣,最为亲近的长辈和最能信任的兄弟已经离去,留下他孤身一人,和我相比,他才更像是个天煞孤星。

看到我的模样,姚九指自嘲的笑了笑,他从桌上将那张照片拿了起来。看了片刻后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笑道:“今天忍不住拿出来看了看,有些触景伤情,这还是前几年我和你爷爷一起照的呢,那时候他还说没必要,结果这就成了我们和老爷子一起照的最后一张照片了。”

姚九指笑着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像是要哭,又像是要笑,看起来让人心酸无比。

我揉了揉鼻子,强笑道:“行了九爷。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出去吃饭吧。”

姚九指点了点头,起身要和我往外走,结果我看着桌上的那幅人字忍不住犹豫了片刻,道:“九爷。这幅字能给我吗?回头我裱起来挂墙上。”

姚九指愣了愣,接着笑着点了点头,连声道:“行行行,你喜欢就拿去吧。”

吃完饭,我拿着从姚九指那里要过来的字便回到了当铺。中午吃完饭,我擦着嘴起身要走,桌上的雅静用筷子敲了敲碗,语气不善的道:“吃完饭就想走,不知道把碗洗了?”

我愣了愣。接着有些尴尬的道:“我去医院看看唐果,有好些日子没去了,不知道她情况有没有好转。”

听到这,一直坐在旁边陪我们吃饭的蒋明君也点头道:“小雅,就让他去吧,回头碗给我洗。”

雅静本来就面色好转了许多,听到蒋明君的话她连忙摆了摆手,道:“姐,碗我来洗,我就是以为他还要出去鬼混。心里才替你着急。”

我心里不大舒服,没好气的道:“我媳妇都没说什么,你倒是先管起我来了,我说雅静,这有点不大合适吧?”

雅静愣了愣。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只能咬着嘴唇恨恨的瞪着我看。

“行了,你就别招惹她了,快去吧。”蒋明君轻声笑道。

在心里感慨一声媳妇最好后,我心情不错的出了门。慕容云三送我到医院后,我便走进了唐果所处的病房里,不出意外,唐宇还在唐果的床旁看护着她,许些日子不见,唐宇似乎老了十几岁,连打扮都有些不修边幅起来,当我进去的时候,他还胡子拉碴的坐在椅子上,手捧一本书看了半天却一页未翻。

沉默许久,我轻吸了口气,将路上买的一束花放在桌上,对着唐宇轻声道:“唐大哥,我来了。”

这一次,唐宇没有再给我脸色看。他恩了一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道:“你有好几天没来了,是有什么事吧。”

我点了点头,道:“有点,不过已经处理完了。”

唐宇也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一时间房内的气氛有些尴尬,我犹豫半响,问道:“唐果……她情况怎么样了?”

唐宇摇了摇头,道:“还是老样子,医生说她已经过了最初最有可能醒过来的时候,以后醒过来的可能性不大,估计一辈子都要在床上渡过了。”

我愣在了原地,紧接着不禁看向了病床上的那个姑娘,她紧闭着双眼,犹如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一般,只是那脸色的苍白却破坏了意境,但饶是如此,也仿佛只要亲她一口,她就能从睡梦中醒来似的。

莫名的,我眼眶有些湿润,内心生出了一股懊悔,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唯有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以前唐果还没出事的时候,我总感觉她是一个麻烦,所以从未主动去找过她几次,如今仔细一想,自己做的却未免太有些过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