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老黑来访/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唐果这件事里,我有错,唐宇有错,但唯一没有错的人是唐果,换句话说,唐果是无辜的,结果我和唐宇之间的无奈斗争中,受伤最深的人恰恰就是唐果,虽然如今明白了,但未免也太晚了。

正当我沉思之际,却只听身旁的唐宇惨笑一声,道:“初三,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

我沉默着摇了摇头。

唐宇从怀中掏出一盒烟,刚从里面抽出一根,就迅速将其碾断。他一边碾,一边抬头看着天花板,道:“这段时间里,我每天都在等她醒过来,等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很多,一开始我恨你,很恨你,恨的恨不得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拿枪把你崩了,可是后来我又恨自己。你说我没事管这么多干嘛呀?我闺女苦了十几年,如今遇到一个能让她开心的人,我为什么还要从中阻挠呢?我到底为了什么?!”

“恨自己的时候,我都想把自己给杀了,可我又在想,我万一死了,我闺女怎么办?谁能照顾她?所以我硬生生熬了过来,初三,你说我们两个人是不是都错了呀?你说明明一开始我们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可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呢?你说为什么错的人是我。最后受罪的却是我闺女呢?”

唐宇的话我没法回答,最后两个人沉默许久,我只能揉了揉有些麻木的脸,低声道:“唐大哥,对不起。”

唐宇摇了摇头,道:“现在说对不起又有什么用?何况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也许我们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看着唐宇憔悴至极的神色,我有些担忧,不禁问道:“唐大哥,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唐宇面色木然,道:“我说了,我要守着我闺女,她一天不醒,我就守着她一天,她一辈子不醒,我就守着她一辈子。”

唐宇面色透出一股毅然,看的我心里有些难受,唐果的死。真的是对唐宇造成了极大的打击,我怕如果再过段时间,也许唐宇会被自己内心的愧疚给逼疯也不一定。

想了想,我决定撒一次谎,于是我拍着唐宇的肩膀。道:“唐大哥,实不相瞒,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的,我有办法让唐果醒过来。”

唐宇面色一震,整个人仿佛忽然活了过来似的。他抓着我的手,因为太过激动,所以双手如铁钳一般握的我手心生疼。

“说,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闺女醒过来,快说。快说呀!”

我苦笑一声,道:“具体的办法暂且不能告诉你,即便告诉你了也没用,因为你帮不了我什么,你也知道我的职业,所以也该明白我能接触到一些常人接触不到的东西才对,你放心,我这个办法绝对能让唐果醒过来,只是……”

见我面有难色,唐宇抓着我的手连忙问道:“只是什么?快说!只要我能帮到你的哪怕我倾家荡产都行。就是你要我这条命我也给你!”

我连忙摇了摇头,道:“只是这个计划还要等上一段时间,短则一年,长则两年,唐果就绝对能醒过来了。”

唐宇愣了愣,接着他死死地盯着我,道:“你没有骗我?!”

我面色郑重,道:“我发誓,我没有骗你。”

唐宇面色一松,面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道:“好,好,好!初三,我真是多谢你了,我就知道你不会看着唐果这样而不管的,我知道你这个人的性子,我一直都知道。”

从医院里回来的时候,我心情非常沉重,我不知道这样骗唐宇到底好不好,先是给了他希望,但以后也要再把绝望施加给他,这样做是不是对他太残忍了一点?

不过最终我还是决定一错到底,因为以唐宇如今的状态,恐怕再过不久就会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但是有了希望之后。我相信他会重新振作起来,这一两年的时间里,我会帮助他从阴影里走出来。

对于唐宇这个人,我是十分敬重的,因为这个人实在有情有义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之后的事情,我和他恐怕会成为一个至交好友,即便如今关系有了裂痕,但我也不想他有个凄惨的结局,至于最后怎么收尾。我也只能寄望于九世铜莲了。

满怀心事的回到了当铺,夜晚我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睡不着觉了,看着身旁的蒋明君,我轻叹了口气,接着轻手轻脚的起身披了件衣服。一个人来到了后院。

坐在后院的椅子上,我抽着闷烟心里毫无头绪的在想些一直困扰我的事情,正当我心事重重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我心里一惊,下意识的以为是雅静或者是蒋明君。但回头却只见一个模样五六岁,身穿黑色西装的正太正向我走来,他模样可爱却一脸坏笑,虽然给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我心里却暗自警惕起来。

“你是谁?”

站起身。我看着这个小男孩皱眉问道。

小男孩笑了笑,用清脆稚嫩的嗓音问道:“小伙子,不过才多久没见,你就已经不记得我了?”

我微微一愣,但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只猫的身影,我有些不敢置信的指着他,道:“你特么是老黑?!”

小男孩面上一抽,拉下脸没好气的道:“你再叫我老黑,信不信我把你的狗头打爆?”

我干咳两声,尴尬道:“不叫你老黑叫你什么?”

小男孩愣了愣。紧接着才有些扭捏的道:“这个嘛……算了,你叫我黑先生好了。”

我此时非常有种把老黑吊起来打的冲动,不过计算了下双方的战斗力后,我还是明智的放弃了这个打算,尤其是当我想到以前将老黑扔下楼时的场景时。我更是接连后退两步,警惕道:“那什么,你突然回来找我不会是为了报仇吧?”

老黑脸色瞬间黑了下去,但却显得十分可爱,他磨着牙。强忍着心中的冲动,道:“虽然我现在很想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体会下我当年的痛苦,但念在你本心不坏,加上我这次有正事来的份上,就暂且先不和你计较。”

这一番话虽说的老气横秋,但那稚嫩清脆的嗓音却实在没有半分威慑力,我有些好奇的指了指老黑,道:“话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了?”

老黑低头看了眼自己,很是苦恼的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呀,化形后就是这副模样,我也更改不了,不过你不要在意那么多就是。记得我比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要大就行了”

我咂了咂嘴,心里有种痛扁这熊孩子的冲动,但最后还是按耐住了这个念头,因为老黑说的确实没错,它的真实年龄,大的足以让人咋舌。

深吸了口气,我颇为牙疼的道:“行了行了,不要说这个事情了,你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吧。”

这是个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坦白的说,我此时内心十分犹豫,在最一开始,我真的想用这个愿望去成全老黑,可如今有了唐果的意外,我实在不知道该在这二者之间如何抉择。

选择了老黑,唐果就可能永远无法醒来。

选择了唐果,老黑的千年修行就毁于一旦,余生也就可以等死,终生止步于八尾冥猫。

看到我的神情,老黑颇为臭屁的哼哼一笑,道:“哎呀,废话就不要说这么多了,我来的目的你心里清楚,龙二那小子应该早就告诉你了,初三,我现在问你,你准备好了吗?你准备好接受我赐予你的这个愿望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