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忘了这一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沉默半响,忍不住问道:“慕容前辈,您说那位是人是鬼?”

“肯定不是人。”慕容云三斩钉截铁的道:“初三,你要记住,一个人是不可能获得永生的,永生是个禁脔,谁都无法触碰,也许修道有成可以延寿数百载,但一个人是不可能获得永生的,绝不可能。那位与天博弈之人,他布局千载,这样的存在只可能是冥土中的某位,而不可能是个活人。”

我低着头一言不发,但脑海中却想到了秦皇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他说他曾亲眼见过有个人获得了永生。也就是因为亲眼所见,所以秦皇才会如此疯狂,如果慕容云三说的是对的,那么这又该如何解释?

我正想问,可抬头的时候却发现慕容云三已经走了。我想了片刻,索性回去直接睡觉。

第二天的时候,我是被人摇醒的,等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时,只见蒋明君还在晃着我的肩膀,我有些迷茫的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了?现在几点呀……”

蒋明君指了指墙上的挂钟,颇有些无奈的道:“都快十点了,快下去吃早点吧,还有,江夏他来了。”

“小夏哥?”我愣了愣,道:“他今天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蒋明君摇了摇头,轻笑道:“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不过看他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应该是有喜事。”

听到这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多半是江泽给江夏订好了日子,想到这我连忙穿衣下床,连洗漱都顾不上就匆匆跑下了楼。

到了客厅,只见江夏正坐在沙发上和雅静闲聊,见我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神情居然变的有些扭捏。

我笑着走了过去,坐在江夏身旁就搂着他的肩膀笑道:“小夏哥,今天这么早就来了,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呀?”

江夏干咳两声,双手有些不知所措的在身上摸了摸,摸了半响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红喜帖,将其递给我后尴尬道:“这个,我要结婚了,所以来发张喜帖,到时候你和明君准备准备,都给我当伴郎伴娘。”

说罢,江夏又掏了一张出来,将其递给雅静后,笑道:“这张是你的。如果到时候有时间的话请务必捧场。”

我挑了挑眉,看了眼日期后,惊讶道:“九月初九,这不大后天吗?时间这么紧你们能准备好吗?”

江夏笑着点了点头,道:“这是我爸决定的。而且结婚也没那么麻烦,时间够用,九月初九是个黄道吉日不说,关键是离的不远,结婚后的一个星期我们就能出发了。”

我愣了半天。问道:“一个星期不够用吧?我们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你可以和南宫姐出国度个蜜月,毕竟结婚是头等大事,仓促不得,如果不是明君身份有些不方便的话。我还想带她去马乐代夫呢。”

江夏摇了摇头,道:“行了,你就不用劝我了,这事我已经和小可商量好了,其实耽误了一个星期,我们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毕竟现在的局势你也清楚,我们要争分夺秒。”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能再劝江夏什么了,坐着又聊了一会。江夏拿起面具站起身来对我笑道:“好了,我就先走了,还要赶着给大发墨兰送喜帖呢,你忙吧,别送了。”

我点了点头,将江夏送到门外看着他走远后,我才拿着喜帖美滋滋的回到了客厅。

“怎么了?看你样子比自己结婚都还要高兴,至于吗?”雅静在一旁道。

我嘿嘿一笑,有些如释重负的说道:“你不懂,在我所有朋友里,我最担心的人就是小夏哥,他那张脸因为早年经历全毁了,以前我们一直担心他这辈子的姻缘应该怎么办,现在看到他要和个爱自己的女人步入婚姻殿堂,我心里自然高兴。”

雅静一听这话撇了撇嘴,不满且幽怨的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问你,我是你朋友吗?”

我愣了愣,接着有些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都一大把年纪了,当你奶奶岁数都快够了。怎么平时没见你为我操心过?”雅静道。

我打量了雅静一眼,随即一边转身一边打趣道:“你的事我不管,因为你全都是自己作的~”

“张初三!你个王八蛋!!!”

身后,传来了雅静歇斯底里的怒吼。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间便已经来到了江夏大婚的那天,因为江家人脉广,需要宴请的宾客众多,所以酒宴的地点选在了一个酒楼里,上午我们陪着江夏东奔西跑,晚上又各种帮江夏挡酒,所以等到酒宴快要散场的时候,我和金大发已经是醉醺醺的了。

看着场内所剩无几的宾客,我和金大发站在一起,一人嘴里叼着一根烟,都在为江夏能够解决终生大事而发出祝福和感慨。

“初三。要不你先回去吧,这都快十一点半了,你要再不回去明君该着急了。”聊了会,金大发抖了抖烟灰,笑道。

我看了眼手表。虽然心里早就生出了离意,但看金大发还没有一丝想走的意思,我不禁说道:“你呢?你也和我一起走吧,这里也没什么事了,我让慕容前辈开车送我们回家。”

“家?”因为喝高了,所以金大发面色有些潮红,他叼着烟自嘲的笑了笑,低声道:“初三,你说我的家在哪?我有家吗?”

金大发的话语让我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想了半天也只能委婉的说道:“你今天喝多了,回去后好好睡一觉,第二天起来就什么事都没了。”

金大发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后,摆着手笑道:“不不不,你先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在这待会,初三,你们不懂我,你们谁都不懂我。”

看着金大发嘿嘿傻笑的样子。我心里莫名生出了些火气,道:“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没有家,难道我之前就有?你没有家人,对,这没错,但我呢?我村里发生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但那段时间我还不是一个人挺过来了?金大发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金大发脸上的笑意忽然渐渐褪去,他抬头看着天花板,过了老半天才低声道:“初三,你真的不懂,我一直以来都很羡慕你,最起码你能和你爱的,也爱你的人走到一起,而我不能,我真的不能。我没有你那个本事。”

听到这番话,我总算明白金大发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明白归明白,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劝他,毕竟感情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勉强不来。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现在你,小夏哥都结婚了,这么多人里还剩下我和江思越以及墨兰姐,江思越因为白灵那事。一时半会怕是走不出来,不过我不担心他,因为那小子迟早有一天能遇到他喜欢的人,我不一样,我走不出来了。初三,我真的走不出来了。”

说着说着,金大发已经泪流满面,他咬着烟屁股,任凭脸上的泪水流淌而下,十分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说我这个人怎么这么没出息呢?也难怪会没人喜欢,但我真的想忘记以前的那些事,如果没有那些事,如果墨兰姐当时没有那么护着我的话,老子早特么从里面走出来了,以我的性子,绝对会娶个小娇妻,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初三,你知道吗?有时候我会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忘了这一切,或者干脆死了该有多好?一个人熬了这么多年,我累了,我想我爷爷了,他一个人在下面,一定很孤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