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只是你们都看不出来/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在我身旁肆意发泄着,我只能默默的一边抽烟一边陪着他,其实金大发的心意不止我明白,江夏江思越甚至墨兰都心里清楚,只是我之前已经说了,感情勉强不来,金大发执着倔强的结果就是自寻痛苦。

说到最后,金大发打了一个酒嗝,一边摇摇晃晃的向外走,一边摆手道:“我,我走了,嗝……初三,你回去吧,我说的那些话你别当真,就当我放了一个屁。今天我酒喝多了,发了酒疯,你别往心里去呀。”

我连忙扔下手里的烟,跑上前搀住金大发,道:“我知道。我知道,但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金大发甩开我的手,含糊不清但却异常坚定的道:“你别管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想一个人回家,你别管我呀!不然我真生气了。”

看着金大发,我心里有些无奈,出了酒店后我上了车,不等慕容云三说话我就率先开口道:“慕容前辈,金大发喝醉了,但他说什么都不肯让我送他回家,我怕他路上发生什么意外,你远远跟在金大发的后面,陪我看着他回家吧。”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一边启动车子远远跟在金大发的身后。一边有些纳闷的道:“他今天怎么了?无缘无故不可能这样呀。”

我苦笑一声,含糊其词的道:“没什么,只是为情所困罢了。”

慕容云三笑了笑,道:“为情所困罢了?小子,你可知道古往今来多少英雄都倒在了这一个情字上,别的不提,就说你的前世,还有那个叫蒋明君的小女娃娃,你看他们被这个情字害的是有多惨呀?”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连忙求饶道:“行行行,是我错了,您老饶过我一回行不?专心开车,金大发都走的没影了!”

慕容云三哼了一声,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马路旁,金大发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他时而放声大笑,时而对身旁急驰而过的车辆大骂出声,有时候骂着骂着就忽然呕的一声吐了一地,路上的行人见到此情此景纷纷犹如避瘟神一样离金大发远远的,但金大发却毫不在意。依旧哼着歌跌跌撞撞的向家走着。

“这小家伙,受刺激受的不小呀……”看到金大发的疯样,慕容云三忍不住轻声说道。

我轻叹了口气,看着金大发的背影是即无奈又心疼,但感情的伤疤只有自己才能治愈。旁人说再多也无用。

终于,金大发走到了家门口,见到这我松了口气,刚想让慕容云三调头回家,就只见巷口出现一个人影向着还在门口翻找钥匙的金大发走了过去。

这人背着一个蛇皮袋。浑身脏兮兮的,仔细一看正是之前在金大发家里见到过的不才道人。

不才道人见到金大发,连忙扔下手中的蛇皮袋走了过去,蛇皮袋掉在地上,有几个塑料瓶从里面滚了出来。不才道人快步走到金大发的身边,扶住快要跌倒的金大发后,看着他一身的呕吐物不禁心疼道:“你,你今天是怎么了?喝了这么多酒,是要成仙吗!?”

金大发一把将不才道人推开,骂骂咧咧的道:“你个老东西,跟块狗皮膏药一样黏着老子不放,你赶紧滚!听到没?快滚!”

不才道人一声不响的从金大发手里拿过钥匙,要替金大发开门,但金大发嘿了一声。甩手就给了不才道人一个大耳刮子,骂道:“老东西,老子是给你脸了是不是?还敢抢老子东西,你特么是不是穷疯了?诶?!你看什么看?再看老子还特么抽你丫的!”

不才道人一边捂着脸,一边看着金大发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他的眼睛在路灯下格外明亮,里面蕴含了一种让我为之窒息的情感,像痛心,像愧疚,像溺爱,又像是无奈,种种情绪掺杂在一起,看了竟让我有些窒息。

金大发也愣了半响,他摇晃着身子,盯了不才道人许久才嘟囔道:“你,你再看一眼试试,真以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

不才道人扭过头去,依旧在翻找着能打开房门的钥匙,可这一举动却好似激怒了金大发,他一脚踹在不才道人的屁股上。将他踹倒在地后又翻身骑了上去,一巴掌又一巴掌的甩在他的脸上,一边打一边骂道:“你个不怕死的,让你找,让你找!你特么的想让我回去?老子回去能干嘛?有人给老子煲醒酒汤吗?有人给老子递热毛巾吗?老子的家人都死了!都死了你特么知不知道?!”

看到这我终于回过神来,连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冲到金大发身旁后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初,初三……”

地上,金大发愣愣的看着我,表情心虚犹如做了错事的孩子。

“你特么是不是疯了?!”我对着金大发怒吼道。

金大发沉默半响,泪水忽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张着嘴,手里比划半天,哽咽道:“我,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初,初三,我真的不知道……”

说罢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扶起一旁的不才道人后,低声道:“不好意思。我,我今天真的喝多了,要不,要不你也打我几下解解恨?”

不才道士的双颊高高肿起,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求饶样的看着我,道:“您别跟他计较,我没事的,我真的没事,这孩子今天喝多了,以往他对我还是很好的。”

我看着这两个奇葩。握紧双拳只感觉内心十分无力,从不才道人手里拿过钥匙后,我打开房门扶着金大发走了进去。

刚进去,不才道人就直奔卫生间,我将已经昏昏沉沉的金大发扶上床,转身却只见不才道人正站在我的身后,他手里拿着一条雪白的热毛巾,双手洗的十分干净,和黑色的手腕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

“您,您给这孩子擦擦脸吧。这样他睡的也能舒服点。”不才道人憨笑道。

我叹了口气,接着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不想问不才道人为什么不亲自去帮金大发擦脸,因为我感觉这不才道人十分可怜,而且还有着自己的秘密,我不想去探究他的秘密是什么,我只需要知道他对金大发非常好就够了。

给金大发擦完脸,我们二人摄手摄脚的从房里走了出来,出来后的不才道人走到他之前扔下的蛇皮袋旁,将散落的塑料瓶一个个的重新装回蛇皮袋里后便背着要走。

“我送你回去吧。”看着不才道人的背影,我有些不忍的说道。

不才道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摇头笑道:“不了不了,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我自己回去就行。”

说罢,不才道人面色有些犹豫。似乎内心在挣扎什么,半响他终于忍不住轻声对我说道:“今天的事,还真是多谢您了,另外我还要多告诉您一声,九世铜莲确实是个陷阱。但您可放心的去探寻。”

不才道人的话让我内心一震,下意识的想要追问,但抬头却只见不才道人已经转身走了,犹豫半响我终于没有去追问他,因为上次的事告诉我。有些话是不能多说的。

不才道人这样冒险的奉劝我,其实已经是在回报之前的事情了,如果我再追问的话,那就显得太不近人情,因为有些话说多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才道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街角。见他走远,我怀揣着一肚子的疑惑回到了车上,但刚关上车门,就只听身旁的慕容云三轻声叹道:“这个人有故事呀,他肚子里装满了苦水,只是你们都看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