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龙窑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扭头看了慕容云三一眼,道:“您感觉他肚子里面有什么苦水?”

慕容云三摇了摇头,道:“他不说,没人会知道。”

我点了点头,随即靠在座椅上感觉脑子里乱乱的,我真的没想到,只是送金大发回趟家而已,居然能发生这么多事端。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十一点半才起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我便拿起手机给金大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电话没响多久便接通了,金大发在电话里笑了笑,率先开口问道:“初三,你起床起这么早呀?”

我轻叹了口气。问道:“你昨天喝了这么多酒,今天身体怎么样?不难受吧?”

金大发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初三,不是我跟你吹,我这体质无论喝多少酒。第二天起来保准什么事都没,要不是昨天太高兴一喝酒就上头,凭那点小场面怎么可能灌的倒我。”

听到这我心中不禁生出了些怒火,道:“昨天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电话那头的金大发瞬间就没声了,过了片刻才干笑两声,异常心虚的道:“初三你也该知道,这人一喝醉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昨天晚上我确实做的不对,我承认错误。”

说罢,他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道:“还有呀,今早我给那个老家伙买了早点,那老家伙嬉皮笑脸的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后面认错的话愣是没说出来。”

我眉头忍不住一皱。道:“我说了多少次了,要叫别人老前辈,金大发,别怪我没提醒你呀,如果你以后再对那个老前辈不客气,还跟昨晚那样的话,我就当没你这个兄弟。”

我话音刚落,金大发就连忙叫屈道:“初三,我说初三呀!咱俩虽不是从小玩到大穿一条裤裆的发小,但好歹也是同生死,共进退过的兄弟呀!现在你为了一个外人就这样威胁我,你不感觉太伤我心了吗?”

一听这话,我顿时气不打一出来,道:“你特么现在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我是为了谁好?我还不是为了你好?那个老前辈这样对你,金大发你但凡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该知恩图报。”

金大发顿时不作声了,过了半天才轻声嘟囔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其实你真不知道我心里的感觉。我也知道他对我很好,可我一见他就是一肚子气,哪怕心情再好,见了他都感觉跟杀父仇人一样,你说我和他上辈子是不是有仇呀?怎么这么邪门呢?”

说罢。金大发就压低音量,哀求道:“初三呀,我这事可以听你的,但有一件事你也得听我的,那就是昨天晚上我在酒店对你说的话。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行吗?”

我沉默半响,最终轻轻恩了一声。

挂断电话,我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为金大发的感情而有些忧心。另一方面又对那个不才道人产生了浓烈的好奇。

这个人到底和金大发是什么关系?平白无故的他不可能这么维护金大发的呀,被人狂扇耳光都能毫不在意,但凡有点尊严的人都不可能这样的。

当然了,我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不才道人没有尊严,而是在不才道人心中,金大发的地位可能比尊严还要高,但别说这二者之前无亲无故,就算是以我和金大发的关系,他要是敢扇我一个耳光还给不出理由的话,我也得狠狠削他。

这金大发和不才道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呢?

而且,另一点让我非常困惑的是,不才道人说了,九世铜莲是一个陷阱,但我却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探寻,这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呢?想到这我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一种武器,那就是反战车地雷。

反战车地雷和反步兵地雷的作用大致相仿,只是前者的存在是为了杀伤装甲车辆,而后者的存在是杀伤步兵等有生力量,当一个人踩到反战车地雷的时候,因为重量原因所以地雷是不会爆炸的,只有装甲车辆开过时,地雷才会被引爆。

也许,九世铜莲就是一个类似反战车地雷的东西,而我就是一个步兵,不才道人之所以让我放心大胆的去探寻,究其原因只是因为陷阱针对的目标并不是我。

如果陷阱针对的不是我的话,那么究竟会是谁呢?想着想着,我心跳越来越快,也许。这个陷阱针对的人是那个幕后黑手,也许,这个陷阱针对的人是秦皇一派的不甘阴灵……

想到这,我眼神不禁有些迷茫,秦皇和那个幕后黑手,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吗?秦皇也许不知道,但那个幕后黑手绝对知道,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供依据,但我就是无比的确信,因为他可与天博弈,因为他是慕容云三口中最不可思议的一人……

除此之外,如果幕后黑手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还要往下跳的话,那我实在不明白,难道永生的诱惑就这么大吗?难道他就不怕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吗?为何那个幕后黑手还要亲手策划这一切呢?九世铜莲,究竟还隐藏了多少我所不知道的东西?

这个问题暂时得不到答案。所以庸人自扰了会,我也就放弃了。

当江夏带着南宫小可去外地旅游的第三天,姚九指忽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扬言曹操墓有了线索,我再三确定消息的准确性后。立马乘车赶到了姚九指家,一路上的心情是既忐忑又兴奋。

匆匆走到书房,坐在书桌后的姚九指冲我哈哈一笑,道:“初三,这次你可没的抱怨了吧?我派的人,这次还真给我们找出了些线索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九爷,您就别打趣我了,赶紧说说事情是怎么回事吧,之前不还说没有半点收获。怎么现在就有了线索?”

姚九指神秘一笑,他拉开书桌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信封,将其递给我后便开口道:“你自己先看看吧。”

我看姚九指的样子,不知道他葫芦里要卖什么药,犹豫了片刻我拆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了一叠照片,这些照片上都只有一个器型端正的瓷瓶,从不同角度照的十分全面,我一张张的看着。只是越看眼睛就越亮。

“看出什么了吗?你跟着老爷子好几年,这点眼力劲应该还是有的吧?”姚九指笑问道。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这罐子胚胎减薄,胎质细腻,釉色晶莹,看样子应该是越窑产的,而且以这个罐子的样式来看,应该是东汉时期的越窑产,如果是真品的话,那真是个无价之宝了。”

“没这么简单,这个罐子的价值,比你想象的还要高,你知道最早的瓷器是在哪个窑子里面烧成的吗?”姚九指问道。

我先是一愣,紧接着神情一变,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九爷。您可别跟我说这是龙窑瓷呀?!”

姚九指哈哈一笑,道:“确实是龙窑瓷,我派人已经鉴定过了,真品无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兴奋的点了点头。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要知道越窑是我国古代最受欢迎的青瓷窑系,而最早的,能真正称之为瓷器的第一件瓷品就出产于越窑中的龙窑中,从此以后。龙窑出产的瓷器就专供于皇室,很少流落在外,所以在我印象中,龙窑瓷每现世一次,都能拍出一个天价。是真正的天价!

最关键的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龙窑瓷发现的地点应该是临漳,而临漳发现龙窑瓷这种专供于皇室的东西,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