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鸳鸯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云三见我神色凝重的样子一时间也不敢多问,发动车子便向金大发的住所开了过去,半路才忍不住问我:“你怎么了?是不是金大发出什么事了?”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只是有点不正常,不过还是亲眼过去看看最好。”

当车子到了金大发家门口的时候,我匆匆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只是在金大发的门口我却看到了不才道人。

不才道人正坐在地上,眯着眼似乎在打瞌睡,今天的太阳很毒,将马路都烘烤的滚烫。炎热的温度让不才道人的脸上流满了汗水,但不才道人却不为所动,依旧靠着墙根,坐在地上酣然大睡。

正当我想过去问问不才道人,金大发今天有没有出门的时候,我身后却有一个女人越过了我,她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蹲在不才道人的面前用手点了点他的胳膊。

“师傅,起来了,这天这么热,您也不去找个地方凉快凉快。”姑娘语气有些埋怨的道。

不才道人睁开了眼,看到那个姑娘顿时笑了笑,道:“小宋来啦,没事,我不热。你今天过来,是不是下午没课呀?”

那个宋姑娘摇了摇头,将水递给不才道人后,道:“下午有课,就是顺道过来看看您。您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回头我真怕那天知道您死了的消息,快,把这瓶水喝了。然后赶紧找个凉快的地方歇着去,我晚上给您带饭。”

不才道人伸出黝黑的手接过矿泉水,却半响都没拧开,他从身旁蛇皮袋里掏出一个饮料瓶,对着宋姑娘晃了晃瓶子里的半瓶自来水,笑道:“你说你花这闲钱干嘛,我这有水,这水你留着去学校喝吧,你家里也不富裕,以后别乱花钱。”

宋姑娘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再不富裕,一块钱还能没有?我说您也真是的,天天守在那个胖子的门口,您说他对您这么坏,您还这样做,值不值呀?”

不才道人感慨的叹了口气,满脸笑容的道:“你不懂,值,太值了,别说他对我不好了。就是他要我的命,我也得给他,这是我欠他的。”

一脸无语的宋姑娘又和不才道人聊了会,好说歹说不才道人才同意换个凉爽点的地方去歇着,当宋姑娘点着头。一脸满意的走了后,刚站起来不久的不才道人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呦,你们来了呀?”不才道人看着我笑道。

我挠了挠头,走上前去犹豫了半响,道:“金。金大发他在屋里吗?”

不才道人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道:“在呀怎么了?他今天一天都没出门。”

“没出门?不可能吧。”我想了片刻,接着按了按门铃,但等了会屋里并没有人应,我皱着眉耐着性子继续按。过了半天院内的房门才被人从里打开,金大发一脸不耐烦的伸出头来,道:“你个老家伙,说多少……”

看着一脸懵逼的金大发,我心里火气蹭蹭的往上腾,二人相视良久,我深吸口气,道:“怎么,这是不打算让我进去了?”

金大发一拍脑袋嘿嘿一笑,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道:“哎呀。我说今天一早喜鹊怎么在叫呢,原来是初三来了呀,来来来,快进来快进来!”

金大发打开房门后,我回头看了眼不才道人,问道:“您进来坐坐?”

不才道人看了眼我身旁的金大发,笑着摇了摇头,摆手道:“不了不了,你们进去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和金大发走进去后,我才坐在沙发上不满道:“你今天手机怎么关机了?你知不知道你吓了我一跳?”

金大发愣了愣,道:“手机关机?没有呀……等等,我去看看!”

金大发跑回里屋,回来时一脸懊恼,道:“昨晚手机放床上。一翻身压关机键压关机了,恰巧昨晚喝了点酒,今天还没缓过神,一直没看手机。”

我看了眼客厅茶几,上面满是茅台和啤酒。看到这我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天天就知道喝酒喝酒,早晚得溺死在里边。”

金大发挠了挠头,干笑两声,道:“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不快走了吗,所以我想趁着最后的时间放纵放纵,你放心,干正事我绝对不会给你掉链子的。”

说到这,金大发又看了我一眼。问道:“初三,今天你这么急着找我,是有什么事吧?”

我点了点头,因为金大发给我的解释让我比较满意,毕竟喝酒放松压力也是人之常情。于是我也不再冷着脸,正色道:“临漳那边有消息了,今天我就是来支会你一声的,你趁着这几天准备准备,咱们过几天等小夏哥回来就直接出发。”

“有消息了?究竟是怎么回事?!”金大发精神一震。看着我连忙问道。

我整理了下思绪,将这件事的经过告诉给了金大发,说罢又讲解了下姚九指的分析,听完后金大发一脸兴奋的拍了拍手,道:“龙窑瓷?好家伙,不管最后能不能找到曹操墓,光这一件东西就能让我们不白跑一趟了。”

我眉头一跳,忍不住问道:“我说金大发,你眼中除了钱还有什么?”

金大发看着我,一脸严肃的道:“以前年轻。相信爱情,现在长大了,我就只想赚钱了。”

强忍着暴打金大发一顿的冲动,我坐在沙发上,忍不住想找个话题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道:“不才前辈的身边有个姓宋的小姑娘,我来时见到她了,你知道这人吗?”

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有些不屑的笑了笑,道:“见过。怎么能没见过,她天天来给不才老头送饭,因为有一次她走夜路的时候遇到了小流氓,多亏不才老头及时赶到才给她解了围,因为这事。她都快把不才老头视为再生父母了,要不是不才老头长的寒颤了点,我估计她以身相许的可能都有。”

金大发的话虽然有些不中听,但他这次没把不才道人称呼为老家伙,我就勉为其难的不去骂他,而是继续问道:“那这小姑娘挺好的呀,知恩图报,长的还挺漂亮的,听他俩的谈话,这小姑娘应该还是个大学生。大发,你就没有想法?”

我说这话自然是想试试能不能撮合金大发和那个宋姑娘,如果可以的话,我就直接去找不才道人商量去了。

金大发犹如拨浪鼓般的左右摇头,不假思索的道:“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这小丫头片子太幼稚了,根本就不是我的菜,而且人家是大学生,我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这思想层次就不在一个境界上,都说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道不同不相为谋,初三,你就别给我瞎点鸳鸯谱了。”

我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没错。你是没上过什么学,但你这道理说的一套一套的,光凭这点,你就不比人家小姑娘差,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我先回去了,等小夏哥回来一起再聚一聚,你记得安排一下。”

从金大发家里出来,我坐在车上忍不住叹了口气,这金大发这个看不上眼,那个不对胃口,光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呀,毕竟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终身大事再拖下去,这一辈子可就真成个孤家寡人了。

想了半天,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身上都一堆的事情,我竟然还有空去为别人的终身大事着想,有时候仔细想想,我这个人也挺奇葩的。

“你怎么了?从金大发家里一出来就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他欠你钱不还了还是咋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