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消失的记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嫂,张嫂别打了!再打下去孩子都要被你打坏了,你看,这孩子不是在喘气吗?他在喘,他在喘!”男子急忙道。

“诶,还真是呀,建业,你家孩子还真够邪门的,一生下来不会哭,也会自己喘气。我给人接生十几年,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呢。”张嫂渍渍称奇道。

可能是张嫂的话语不太招人喜欢,男人很不开心的道:“张嫂,您这是什么话?您要说也得说我儿子聪明,怎么能说他邪门呢?”

张嫂嘿嘿一笑,很不好意思的道:“哎呀,你瞧我这张嘴呀,我不会说话,你别生气,不过你看看你家小子,还挺记仇的,这一双小眼睛就盯着我看。”

房内沉默半响,男人哎呦一声,道:“您还别说,这小子好像还真懂些事。您看看,这眼睛瞪的,好像还真记仇了,张嫂,孩子我来抱吧,他在您怀里好像还有些不太乐意。”

张嫂叹了口气,道:“行,孩子交给你了,村里的李二丫刚生完孩子,回头你把孩子抱她那去。让她帮着照顾两天,等你媳妇身子好了,再交给她亲自照顾。”

当张嫂说到这的时候,我身子忽然一轻,似乎从悬崖坠落,整个人从床上猛地惊醒,浑身大汗的我坐在床上有些惊魂未定,房门此时却不断传来敲门声,让我感觉有些格外烦躁。

深吸口气,我起床把房门打了开来,往外一望,只见金大发正站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我,道:“初三呀,昨夜你还说让我们早点休息,早点起床呢,结果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都十点了呀我的哥!你要是再不起床,我们估计只能下午去白桑村了。”

我愣了愣,看了眼手表才发现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我看着金大发歉意的道:“不好意思。今天睡得有些沉,你先下去等我吧,我这就起来。”

等金大发走后,我一个人又慢慢的躺在了床上,满脑子都是睡梦中的那些零星片段。

建业?这不是我爸的名字吗?还有张初三。这根本就是我的名字呀!至于那个张嫂我也不陌生,村里有个叫张翠的女人,我爸每次带我去见她的时候,都说当初我妈生我的时候是她帮我妈接产的,因为这事。所以我们一家都对张翠十分感激。

想到这我不禁有些迷茫了,难道刚刚在睡梦中的一切,都是我妈当初生我时所发生的场景?可是,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人的童年记忆大多是很模糊的,幼稚园时期的事情能记起一两件就很不错了。再之前的事情就绝不可能再记起来,而梦中呢?那时候我才刚出生,难道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能记住自己出生时所发生的一切,然后在几十年后的一次睡梦中再回忆起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难道,这一切全都是我幻想出来的?想到这我忍不住摇了摇头,因为人的睡梦是受潜意识控制的,可我的潜意识里也绝不可能会幻想这些东西,而且,它们是这样的真实。仿佛曾经真实发生过一样,即便是幻想,也不可能幻想的这么细致入微。

想着想着,我愈发迷茫,暂且不去追究这个梦的由来,但梦中,我刚出生时不会哭,连接生的张嫂都说我异常邪门,再加上以前在白马寺,我曾经看过一次有关于自己的童年经历。这两点让我忽然意识到,童年时的我似乎有点不正常。

深吸口气,我开始慢慢回忆自己的童年到底是怎样子的,但我想的头疼欲裂,也只想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例如童年时的我似乎在村子同龄人里很不受欢迎,只有有些傻憨的张大牛才肯跟我一起玩耍,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是我在村里唯一一个同龄朋友。

想到这,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猫腻,要知道乡村不比都市,因为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住的不远的缘故,所以那些小孩彼此之间大多都十分熟络,一群小孩到处乱疯的场景很常见,也正因为童年时的经历,所以这些人长大之后的关系也很好,村子受这些人的影响也愈发团结稳固,但是我呢?我为什么从小到大在村里只有张大牛这一个朋友?

想到这,我不禁闭眼皱眉。仔细回想自己在村中生活时,周围人对我的态度是否有猫腻,想着想着,我忽然感觉到了事情似乎真的有些不对。

从小到大,村中长辈确实对我十分关心维护。但那些同龄人们,他们对我只有一种客气,没错,是客气,那种客套中带着远离的客气。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到外地上学后,和这些人有了隔阂,但如今一想,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到底,我小时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想到白马寺和昨天梦中的经历。我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上似乎被打上了异类的标签,我有些痛苦的抱着头,努力想要回想自己童年时的经历,努力想从中发现些蛛丝马迹,可是想到最后,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有些浑身发冷的事实。

在我上小学之前的童年经历,在那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我竟然连一件也想不起来了,记忆中一片空白。似乎被人生生给抹去了。

我蜷缩在被子里,感觉自己正躺在一片黑暗无光的冰冷湖水中,湖水将我全身覆盖,让我愈发不能呼吸,我喘着粗气。脑海中充斥着杂音,忽然,我感觉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腕,似乎有人要将我拖入湖水深处,永生永世与他为伴。

“初三,初三?初三你怎么了?”

在即将沉入湖底的时候,我耳旁有一个声音在焦急的呼唤着我,我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皮却仿佛黏住了一样,而且抓住我脚腕的那只手也愈发用力,将我迅速拖入湖底。

“初三,别怕,别怕……”

忽然,有一个人将我紧紧的抱在了怀中,那轻声的呢喃,竟让我心中的恐惧如阳春白雪般迅速消散,犹如被人惊醒了一样,我从之前那种魔怔的状态中退了出来,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刺目的光明,还有一双通红,正紧张看着我的眼睛。

我浑身虚弱的往四周看了一眼,只见我依旧躺在酒店的床上,而墨兰正坐在床边抱着我的身子,我有些迷茫的张了张嘴,道:“我,我刚刚怎么了?”

墨兰擦了擦眼角,一脸凝重的看着我道:“初三,你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之前我好像在回想童年的记忆,但想着想着就演变成了后面的场景,其实一直到现在,我还是非常的迷茫,不知道刚刚自己究竟怎么了。

墨兰深吸口气,道:“你赶紧准备准备,等下一起叫上金大发他们,我们去酒店前台找人调监控。”

“调监控?”我愣了愣,道:“有,有这个必要吗?”

墨兰点了点头,道:“有些事情还是你自己看看最好。”

无奈之下,我只能准备起身下床,但清醒过后,我发现自己浑身乏力,而且起了一身的冷汗,累的仿佛跑了十几公里马拉松一样,这让我心中也有些生疑,墨兰这样凝重,我身体也这般诡异,难道刚刚真的发生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诡异事情?

穿好鞋子,我和墨兰走到了酒店的客厅里,并在里面见到了等候多时的金大发等人,见我终于来了,金大发哀嚎一声,道:“我说初三呀,你可终于下来了,我刚刚还在想,你特么该不会死在楼上了吧,叫你之后我们又等了一个多小时,你之前到底在楼上干嘛了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