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黑色影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话音刚落,就看到我身旁墨兰冰冷的目光,他愣了半响,最后干笑两声,道:“我,我也就开个玩笑,初三你别当真呀,千万别当真!”

“下午再去白桑村,你们先跟着我去酒店前台调监控,有些事需要你们也了解一下。”墨兰对着众人说道。

“调监控?”江夏微微一愣。道:“怎么回事?初三东西被人偷了?”

墨兰摇了摇头,道:“跟这没关系,是其他地方出了问题。”

见墨兰不肯细说,一群人只能跟着我们来到了酒店前台,前台妹子本来说什么都不肯让我们调监控,但关键时刻江夏从怀中掏出了一张证件,放到前台妹子的身前后笑了笑,道:“我是警察,有桩刑事案件需要你们酒店配合调查,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让你们经理去所辖派出所进行咨询。”

前台妹子看着戴着面具的江夏半响都没说出话来,最后也终于点头答应了下来,同意带着我们前往监控室。

去往监控室的途中,我走到江夏的身旁有些惊奇的问道:“我说小夏哥呀,你这张警察证是怎么搞的?不会是假的吧?”

江夏笑了笑,对着我低声道:“有时候,普通警察的证件比总参证件更容易博取民众信任,这是我们总参的标配,人手一张,还有呀。这可是真的,即便真去派出所,也是能查到档案的。”

我点了点头,心里总算有些理解了,毕竟普通民众知道总参的没几个。但人民警察的形象却早已深入人心,所以和民众打交道,自然是警察证更为好使。

到了监控室,前台妹子指了指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大叔,道:“有什么问题你找他就行了,我要先回去,不然没人给顾客开房间。”

江夏点了点头,待前台妹子走后,江夏刚想询问,就只见墨兰走到那个保安大叔的身前,道:“大叔,您教教我们怎么调监控吧,教会之后请您先回避一下,这是国际刑事案件,您还是不要牵连进来的好。”

说罢,江夏也很配合的摆了摆手中的警察证,因为有前台妹子再加上警察证的威慑,所以中年大叔忙点了点头,教会我们调监控后,就匆匆离开了监控室。

“墨兰姐。事情有这么严重吗?还需要特意把人支开,到底是什么事呀?”金大发不免有些疑惑的问道。

墨兰没有说话,只是专心致志的调我那个房间的监控,见墨兰不搭茬,金大发咂了咂嘴。道:“没想到呀,这每个房间居然还有监控,这要是让那些小情侣知道了,还不都得闹翻天?”

闻言江夏笑了笑,道:“这些屋子的监控保安是不能调的。平时只是储备起来,定期会销毁,这样做即能保护顾客的隐私,也能在发生命案的时候,给警方提供证据。洗清酒店的嫌疑,所以只要是个大酒店,大多都会安监控的,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

江夏给我们解释的时候,屏幕上也出现了我那个房间的监控画面,画面上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四十五分,那时候我还在床上睡觉,墨兰把播放速度调成五倍后,没过多久我就从睡梦中惊醒,紧接着我便下床和金大发交谈。交谈结束后,我重新回到床上,墨兰也把播放速度调成了正常水平。

监控画面中,我回到床上后便开始一脸惆怅,没过多久便抱着头蜷缩着身子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烦恼,又过了不久,我将被子拉在身上,整个人在被子后面轻轻的颤抖,似乎在畏惧着什么,但只有我知道。那个时候我是在心中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恐惧,所以才会出现那种反应。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副让我异常惊恐的画面。

监控里,只见从我的身躯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形的黑色阴影,就好像影子一般趴在我的身上。没过多久这个黑色的影子居然伸出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被子里的我也犹如溺水的人一般拼命挣扎,但就在这时,影子忽然往门口看了一眼,但紧接着又回过头继续掐着我的脖子。似乎不把我置于死地就绝不罢休。

关键时刻,一个人撞开房门走了进来,那人正是墨兰,黑色影子见墨兰来了,立马又缩进了我的身体里,但这转瞬即逝的瞬间却被墨兰给看到了,墨兰站在门口呆了半响,紧接着立马冲到了我的身边,并拉开了我身上的被子。

被子拉开后,监控室里的人都忍不住惊叫出声,因为监控中的我浑身皮肤颜色漆黑,布满了黑色的条纹,而且我面色痛苦,双手紧紧捂着脖子,似乎身处无形的深水之中一般。

墨兰先是晃了晃我,但发现没有用之后又将我抱在了怀里,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脑袋,这让我心里一动,情不自禁想起了在最关键时期,耳边所听到的那一阵呢喃。正是那阵呢喃,才让我最终得以逃出生天,如果没有墨兰的话,我现在简直不敢想象事后会发生什么。

最终,我身上的漆黑魔纹如潮水一般缓缓褪去,我也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当看完这一切后,众人沉默了许久,江夏忽然叹了口气,抬头看着我道:“初三。这一切到底是……”

我心中有些无奈,尽管一些事情不欲让众人知道,但我知道此时已经无法隐瞒,于是将我夜晚睡觉所做的梦,还有我醒来后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给了众人。众人听完后先是沉思良久,最后金大发语气有些阴森的道:“我感觉是有人想害初三,那个黑色的影子应该就是一具阴尸,只不过在行害初三的时候被墨兰给撞破了,不得已下才放弃了计划。”

金大发说完后,江夏又看向了我,问道:“金大发说的不是没有可能,那时候初三正处于精神极度脆弱的时候,所以才被人当做是个机会,初三,你当时难道就没有感觉四周有阴气袭来吗?”

我果断摇了摇头,道:“绝对没有,如果有的话,我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江夏愣了愣,紧接着又分析道:“那个黑色影子是从你体内出来的,会不会是天官印中的英灵?”

我犹豫了下,坦白的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只有天官印中的英灵才能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触我,但我的感觉告诉我不是英灵,除了相信这些同门前辈不会害我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英灵想杀我,那么我早就死了,在英灵附体的时候,它们完全可以操纵我自杀。我也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所以综合各方各面来看,那个黑色的影子绝不可能是英灵。

听完我的分析,金大发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道:“照这样说的话。那个黑色的影子不可能是英灵,也不可能是阴尸,那么究竟会有谁能在初三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近他的身呢?要知道,初三可是有阴眼的,对阴气的敏感性绝对是我们这些人中最高的。”

没人能回答金大发的这个问题,就连我自己也不能,过了许久,墨兰抬头看了我一眼,道:“这事你还是先给九爷打个电话吧,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

犹豫良久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不信姚九指能对我目前的境遇提供什么帮助,但除了这条路外,现如今似乎也没什么好办法了。

拿出手机,我独自走出监控室,找到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后便给姚九指打了个电话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