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李老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头,其实让江夏做队伍指挥是我的主意,因为江夏这个人性格冷静谨慎,由他带领我们绝对能规避不少风险。

“不到迫不得已不能来硬的?那就是说可以用硬的咯?”金大发歪头问道。

江夏无奈的看了眼金大发,解释道:“用硬的不是不可以,但也要注重方式方法,到时候你不用管,交给我处理就好了。”

吩咐完后,我们一行人就出了酒店上了车,接着在赵北平的引领下前往白桑村。赵北平一开始说白桑村在一个山沟沟里,我还不以为然,但紧接着我就发现赵北平一点都没有夸大事实。

白桑村坐落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而且因为道路太过崎岖,所以没有水泥路全都是黄土路,因为临漳前两天下了一场雨,所以车辆走在其中极为颠簸,没坐多久我就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呕吐感。

“我说赵叔呀,您是怎么摸到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来的呀。这路都能把人颠死吧?”金大发一脸苦涩的看着赵北平问道。

赵北平回头看了眼金大发,笑着解释道:“你要知道,越是这种没人愿意来的旮瘩,有宝贝的几率就越大,像我们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就我年轻的时候,骑个自行车风餐露宿,连续几个月在各个村子里面晃悠,就因为那时我比谁都肯吃苦,比谁都肯拼命,所以我发了财,他们没影了。”

说到这,赵北平有些黯然的叹了口气,道:“如今想想,也许是是祸非福,像我这种性子的人,藏不住财,若非如此,我也沦落不到今天,也幸亏九爷给了我东山再起的机会,不然我怕早就和那群人拼命然后进牢子里了。”

我和金大发互视一眼,谁也没忍心接赵北平的这个话茬。

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总算看到了白桑村,白桑村从远处看仅有二三十户人家,算是一个比较小的村子了,当车子驶近白桑村,我才看到村口有一颗老树,不高却极为茂盛,粗大的树身最起码要两人才能合抱。

“我去,这特么不会是桑树吧?”金大发看着村口的那颗老树渍渍称奇道。

赵北平笑着点了点头,道:“这颗桑树已经有三百多年的树龄了,在白桑村人的眼里简直和图腾神树没什么区别了,也正是因为这棵树,这个村子才叫白桑。”

金大发咂了咂嘴,道:“桑树能长的这么大。我还真是头一次瞧见。”

车子到了村外便停下了,我们下车后在老桑树前站了一会,最后才跟着赵北平找到了那个李老汉的家。

白桑村因为道路不便,所以基础设施很差,即便是村民住的房子。大部分都是黄泥,稻草,糯米混合垒成的泥胚房,其中有不少泥胚房年久失修,所以墙上都长满了枯草。看起来格外破败。

如果说白桑村中谁的房子最破,那应该就是李老汉的房子了,可能因为年老体衰不能打理的原因,所以房外院墙已经倒塌了一截,即便是李老汉住的房子。都有一面墙在外用木头撑住,不然摇摇欲坠的墙体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这特么就是那个李老汉的房子?!”金大发摘下墨镜,有些难以置信的问身旁的赵北平。

赵北平点了点头,苦笑道:“即便穷成这副德行,那个李老汉始终不愿意卖掉龙窑瓷,这下你们总该知道他有多棘手了吧?”

说罢,赵北平看了眼天色,道:“现在他应该还在家里,我们就直接进去吧。”

赵北平直接推开院门走了进去,倒不是他不敲门。只是因为房门根本没有锁,所以敲不敲门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穷成这样也确实没必要上锁,小偷来这得活活气死,偷什么?这里能偷的只有泥巴。”金大发在我身旁低声嘟囔道。

趁着还没进屋,我低头对着金大发认真道:“来了这。一切都得放客气点,李老汉这种人倔,不能逆着来,你可别跟我耍性子,懂吗?”

金大发撇了撇嘴,不过最终也点了点头。

“李大爷在家吗?”

走到堂屋门口,赵北平笑着向里大喊道。

过了半响,斑驳腐朽的已不成样子的堂屋大门被人从里推开,一个穿着破灰褂子,手里拿着一杆铜烟枪的老人从里走了出来,他面色灰黑,脸上布满了皱纹,犹如干旱多年大地上的条条沟壑,仅从第一眼印象来看,这个李老汉像极了黄土高坡上的庄家汉,因为风土地貌被环境折磨的已不成样子。

“说了多少次,那个瓶我不卖,现在不卖,以后也不会卖,你们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老汉操着一口乡土味十足的方言,出来后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地上,头也不抬的对我们说道:“要真想要那个瓶,你们也甭花钱买了,等我死了,你们自己上家来拿就得了。但我活着的时候,这个瓶我说啥也不会卖的。”

我和赵北平互视一眼,接着我走到李老汉的身前,蹲下身恭敬的道:“李大爷,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买您那个瓷瓶的,就是想问您一件事。”

“事?”李老汉抬起头撇了我一眼,笑道:“你们能有什么事问我?我一辈子在土里刨食吃,你们该不会是要问我怎么种庄稼吧?这我倒是在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老汉笑着笑着不禁咳了起来,我连忙拍了拍他的背,等他缓过神来,我才继续道:“李大爷,您别这么紧张,您不想卖那个瓷器,我们不逼您,我们来就是想问问,您这个瓷瓶是怎么得来的?您可别跟我说这个是您们祖上传下来的,别说我们了,说这话恐怕您自己也不信吧,这个瓷瓶我实话告诉您,是个宝贝,是个了不得的宝贝。”

李老汉沉默半响,忽然笑了笑,咧着一口黑黄的牙齿对我冷笑道:“我就说嘛,怎么我家成了三宝殿,隔三差五就有人来,你们想知道那个瓶的下落,看来你们是贼,土里刨食的贼,我就明着告诉你们,瓶从哪里来的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有本事你们就杀了我,没本事就一边呆着去。”

李老汉的话让我心头一震,他这番话看似没什么,但蕴藏着的信息却让我大为振奋。

李老汉仅仅因为我们想得知龙窑瓷的下落。就判定我们是盗墓贼,那么也就是说,李老汉的这件龙窑瓷得来的不正常,很有可能也是从地下刨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白桑村四周,恐怕还真藏有一个陵墓,一个很可能是曹操真陵的墓!

深吸口气,我看李老汉情绪有些激动,就沉默着点了点头,带着一群人从李老汉家里退了出来,在村中闲逛的时候,我强耐住内心的激动,对着众人道:“你们也都听到了吧?”

金大发笑了笑,道:“这个李老汉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说我们是贼?哼,我就知道,这个龙窑瓷的来路一定不正常。”

说到这,金大发急切的看了我一眼,道:“初三,事到如今你还在犹豫什么?那个李老汉软的不吃我们就跟他来硬的,我就不信这个人能这么倔,总有办法能把他的嘴撬开。”

我摇了摇头,内心深处还是不想对李老汉动粗,当了土夫子也有几年了,可我始终迈不过心中的那道坎,或者说,一个人做事得有底线,如果连底线都没了,这个人也就不能称之为人了。

“赵叔,事到如今您怎么看?”想了半天,我向身旁的赵北平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