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门外站着我侄/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当李老汉听到江夏的话后,他面上猛地一抖,随即冷笑一声,道:“帮?你怎么帮?人都死了,你再帮我能有什么意义?”

江夏沉默片刻,道:“所以您打算让您侄子死的毫无意义,一生守着这个拿他命换来的龙窑瓷?”

“我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李老汉歇斯底里的大吼道:“我,我们家穷,没钱供他到外面读书,所以那孩子从小到大都只能给别人放牛,是他发现了那个地方。我也确实想从里面拿点东西,换钱让他去上学,可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李老汉的话让我们心头一震,这附近果然有个规模不小的陵墓!

待李老汉冷静下来,我从兜里掏出了一盒利群,递给李老汉一根,我轻声问道:“您,能和我们说说吗?”

李老汉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接过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待他吸了半根烟后,才声音有些沙哑的道:“说?其实也没啥好说的,三年前,我侄晚上放完牛兴冲冲的回来,说后山那口旱井,里面藏有宝贝,那口旱井我知道,是早些年间,村里人想在后山开几块耕地,所以凑钱打的井,只是井打了二十米深都不见水,所以最终只能无奈放弃。”

“听说井里有宝贝,我还以为是我侄昏了头,也就没当一回事,只是我侄脾气倔。非要拉我过去看看,我拗不过他,只能跟哄孩子一样,陪他到了后山一趟。”

“那天晚上很黑,山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我侄把我拉到那口井旁,我往下一看,只见井底居然有些东西在发光,绿油油的,一个个跟珠子一样,漂亮的紧!”

“我当时心里一咯噔,知道下面多半是有夜明珠,而但凡有夜明珠的老坟旮瘩,都是些皇帝老儿,亲王贵相的陵寝,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后山下面肯定是有一个大墓!”

“从后山回来,我心眼就活了,说实在的,我活了大半辈子,是穷习惯了,哪怕吃糠咽菜,我也不怕,只是后半生我唯有一个念想,那就是我侄,我穷不怕,只是我侄不能跟我一样,我家祖上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家汉,到了他这一代,他总不可能也和我一样去地里刨食吃呀?所以我就想从下面拿两件宝贝上来。换了钱送他去外面念书,让他将来能有大本事。”

说着说着,李老汉夹烟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了,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吸了吸鼻子,继续道:

“可是老天爷不保佑呀!当时回到家后我一琢磨。干脆就带了根绳子,和我侄到后山想趁着天黑先把事情办妥,但那口旱井为了防止人掉下去,是口细肚宽,一般人根本就钻不进去,我犯难的时候我侄就说让他下去。这孩子从小没人教,除了我外是天不怕地不怕,我当时嘀咕了好久,本来我说什么都不想让他下去的,但除了他外我也下不去,不得已下就只能点头同意了。”

“下去半响。我一直在叫他,生怕他突然没了声,但好在这孩子还是顺利上来了,上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你们要的那个瓶,我不识货,感觉这玩意不值钱,就问他怎么不拿夜明珠,我侄当时声音有点慌,说他在下面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这把我给吓了一跳,就让他赶紧上来,物件再值钱也没有人值钱。可是这孩子,这孩子……”

我轻叹了口气,忍不住拍了拍李老汉的肩膀,李老汉一个人发泄了许久,最后才抬头看着我们,道:“我不管你们是警察也好。盗墓贼也罢,可那个地方真的不能去!去了人就没命了!”

见我们不说话,李老汉摇了摇头,继续道:“我侄心眼倔,看我的样子以为我是不满意,就顺着绳子又爬了下去,结果这一下去就没人影了,我在上面等了半天,忍不住把绳子提溜了上来,但绳子轻的很,没人,我又在井口叫我侄儿的名。可下面就是没人应,就这样,因为一时贪心,我这辈子最后的念想也没了。”

说到最后,李老汉又哭了起来,可一旁的我忍不住疑惑,道:“李大爷,那您回来后就没想过报警?”

李老汉的哭声戛然而止,过了半天才轻声嘀咕道:“报警?报什么警?人都没了,再报警有用吗?”

看着李老汉的神情,我心里断定他绝对是撒了谎,或者说隐瞒了什么事情。

看明白这点的不止我一人。江夏蹲到李老汉的身前,犹豫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李大爷,我说了,我就是警察,这样吧,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侄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但都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回去准备一下,回头直接去那口旱井里面。看能不能找到您侄儿。”

“不准去!”李老汉站起身来大吼道。

江夏看了眼我,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对着一脸激动的李老汉说道:“老大爷,您就算不让我们去,可也得给个理由吧?最起码,您不能再瞒着我们。”

李老汉愣了愣,接着他沉默着又坐到了地上,低头想了许久,才猛地抬头看向我们,幽幽道:“你们,相不相信这个世上有鬼?”

看着李老汉的眼神,我后背有些发寒。但我还是点了点头,道:“我信,您继续说。”

李老汉有些意外,他盯着我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后才道:“你居然信?我这个问题问过我们村好多人了,但没人信不说,我还被人当成了精神病。”

我笑了笑,解释道:“您也知道,这世上总有些东西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咱们老祖宗信奉了几千年的东西,总是有些道理的,不可全盘否定。”

李老汉点了点头。最终还是缓缓说出了之后的事情。

“在井口我哭嚎了半天,快天亮的时候才想起回村里找人帮忙,可是我转身刚走几步,就感觉背后有人看我,我当时忍不住回了头,结果看到那个细细的井口伸出了半个脑袋在直直的看着我。当时天蒙蒙亮,我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可我感觉那人就是我侄,我想冲过去将它拉出来,但腿麻了,走不动路。就只能对它喊,可我侄却突然对我摇了摇头,接着就没影了。”

“我这时脚下才有了力气,冲过去往井口一看,里面黑漆漆的哪有什么人呀?回到村,我当时想找人去旱井捞我侄。但不知怎地,一想到我侄对我摇头的事情,我就心里没底,鬼使神差的就没有去喊人。”

“我在家待了整整一天,没心思吃饭,也没心思下地,一个人躺在床上只知道流泪,一时贪心作祟,结果害死了一个孩子,每当我想到这的时候,都恨不得掐死我自己!”

“结果晚上的时候,我眼睛都肿了还没睡着,可是忽然间,整个村的狗忽然跟疯了似的,一个命的叫,但唯独我家的狗例外,你们不知道,叫的惨极了,跑到我门前就不停的刨,不停的挠!死命的想逃进来!”

听到这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初我爷爷刚走后没多久的那一夜,那一夜也是这样,我家大黄狗刨我的房门。而当时的我在门外,看到了一个人影!

想到这,我心里已经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了。

在我们的注视下,李老汉的表情似哭似笑,沉默了半天,才断断续续的道:“开,开门的时候,我看到院门被人打开了,门外,门外站着我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