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我只要一千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常理来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此时应该面不改色才对,但有些时候,恐惧真的和经历无关,可能李老汉的侄子对我们造不成什么威胁,但听到李老汉的描述,幻想自己在当时那种环境下,我心中依旧会升起一丝恐惧。

经验再丰富的捕蛇人,内心深处也会对蛇充满畏惧和防备。

干咳两声,我又递了一根烟给李老汉,并轻声安慰道:“您别急。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

李老汉接过烟却半响没点,他眼睛看着大门口良久,最终才喃喃道:“当时我是又喜又惧,看着我侄儿半响都没说出话来,我侄儿站在门口盯了我一会,最后一扭头的功夫又不见了。”

“从那以后,它就隔三差五的回来,也不跟我说话,就站在门口看着我,我一过去它就走,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看到它来就远远的跟它说几句话,这娃娃也真是的,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能有什么放不下的呀?早点去投胎,来生奔个好人家,不比什么都强吗?”

说到最后,李老汉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对着我们叹道:“说了这么多,想必你们应该也听明白了,旱井下的那个墓不是善地,如果我公之于众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在里面,而且这么久了。我侄儿的尸骨也早就寒了,我心里也早认命了,你们说的对,我抓着这个瓶不放,不是因为它价值连城,是因为这个瓶,就是拿我侄儿的命换来的!”

说到这,李老汉忽然扭头走进了屋里,过了半响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模样有些粗糙的瓷瓶,正是那个价值连城的龙窑瓷。

“你们大老远的过来,也不能让你们空手而回,这个瓶你们就拿回去吧,我一辈子没做过啥好事,也没做过啥坏事,算是无功无过,现在这个瓶既然能对你们什么考古研究有很大帮助,那你们就拿回去吧,功劳记在我侄身上就行了,我侄儿叫李小根,当初人都这么起,说贱名好养活,结果起了个贱名,也没见我侄好过到哪儿去。”

说到最后,李老汉将龙窑瓷塞进江夏的手里,一边哭一边叮嘱道:“记着,功劳一定得记在我侄头上,让他也有点功德,判官下笔的时候也能留点好!”

起初,我们想要这个龙窑瓷是想从中获取一些线索。但李老汉告诉我们那个墓的准确所在地后,龙窑瓷的作用就可有可无了,再看李老汉,我们着实有些不忍,不忍将这个对他而言含意极重的物件拿走。

江夏有些为难的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也一脸苦恼的时候。他叹了口气,接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叠钱,递给李老汉后轻声道:“李大爷,多谢您的帮助了,这钱您拿着,不多。但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李老汉把江夏手里的钱拍开,有些恼怒的道:“给钱干啥?给钱像什么!?我现在要钱有什么用?你是不是不想把功劳记在我侄儿头上了?!”

看着这个倔强的老头,江夏默默的点了点头,道:“钱您不要,我不逼您,您放心。这个龙窑瓷我们上交的时候,捐赠人一定写您侄儿的名字,您放心!”

李老汉笑着点了点头,神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似乎卸掉了一件耿耿于怀的心事。

“行了,我家没什么东西,也就不招待你们了,你们快点走吧,以后再也不要来了,记得,千万不要去那口旱井的下面,千万别去!”李老汉摆手送客道。

从李老汉家里出来。一路上我们十分沉默,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的意思,等到了村外,赵北平伸了伸懒腰,看着我们笑道:“忙了一天,有些乏了。我先到车上等你们。”

赵北平走后,金大发咂了咂嘴,道:“这人以前不愧是跑江湖的,倒是挺识趣的。”

我摇了摇头,有些苦恼的指着龙窑瓷,问道:“这个怎么办?还是要给赵北平?”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没声了,刚开始我们打算把龙窑瓷买过来后,直接将其送给赵北平,以嘉赏其对九爷的忠心,但现在发生了李老汉的事情,我们心中都不免有了些犹豫。

“这倒是有些难办了……”金大发苦笑着挠了挠头。道:“咱老金一辈子亏心事没少做,但咱从没坑过老人的钱,如果真把这个瓶子交给了赵北平,我这几天恐怕睡觉都睡不踏实。”

我听完看了眼江夏的神色,但发现他并没有什么表示,想了半天,我将这个龙窑瓷从江夏手里抱了过来,接着向赵北平走了过去。

车上,赵北平坐在驾驶座上正在抽烟,我上车后向他讨了一根烟,接着将龙窑瓷递给了他,赵北平并没有伸手接。反而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道:“小,小张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道:“龙窑瓷是你发现的,按照道上的规矩。这龙窑瓷本该是你的,可你却第一时间将这件事禀告给了九爷,但无论如何,规矩就是规矩,这龙窑瓷是你的了,你要是不拿。以后道上的人会怎么评价九爷?”

赵北平犹豫了半响,最终接过了龙窑瓷,只是他面上的表情却有些沉重,似乎不大开心。

“赵叔,您卡号多少?”我笑着从怀里拿出手机,随即对赵北平问道。

“恩?”赵北平愣了愣,有些纳闷的问道:“小张爷,您要我卡号干嘛?”

我指了指他手里的龙窑瓷,道:“这个龙窑瓷我想买下来,虽然并没有明确的价格,但我愿意给你一个九位数的价钱。”

“您,您这是?”赵北平苦笑着问道。

看着赵北平。我神情严肃,道:“规矩就是规矩,所以这个龙窑瓷是你的,但我既然答应了李大爷的要求,那我也必须办到,不然我们都不会安心,所以您也别以为我是要强买强卖,我说这个数,那就是这个数。”

赵北平惦着龙窑瓷看了半响,接着才转头看着我笑道:“一个亿可不是个小数目,东城的账上有那么多现金?”

我皱了皱眉,道:“再怎么样。这点钱我还是能拿出来的,一句话,卖不卖?”

赵北平笑着将烟头扔到窗外,接着他将龙窑瓷递给我,又说了一串卡号,正当我想给李梦洁打个电话过去。让她汇款的时候,赵北平却按住了我的手机。

“赵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疑惑道。

赵北平耸了耸肩,道:“没什么意思,钱你还是要给的,只是数目要改一改。”

“改一改?你想怎么改?”

“减掉一个零吧。这样就很合适了。”

“减掉一个……”我愣了愣,看着赵北平半响都没能说出话来。

赵北平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道:“我这条命,是九爷给的,别说一个龙窑瓷了,就是九爷要我的命。我也会还他。你刚刚有句话说的没错,规矩就是规矩,不能改,所以龙窑瓷是我的,但这个数目太大了,很不合适,所以我要让你改一改。”

说着,赵北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苦笑道:“你给我一个亿,让我怎么花?就是现在金盆洗手,也够我花个十辈子的了,我心没有那么大,我老婆孩子都没了,孤家寡人一个,要那么多钱没用,你给我一千万,就够我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

我缓过神来深深地吐了口气,看着赵北平摇头道:“赵叔,这样不合适,您知道的,这笔钱对东城来说还不算什么……”

“我知道,你现在可是个大富翁了,别说东城了,就是老爷子留给你的那一大笔遗产。就够你轻松买几件龙窑瓷的,但我说了,我只要一千万!”说着,赵北平伸出了一根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