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后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神色坚决的赵北平,我犹豫了片刻,接着才拿起手机,打电话让李梦洁给赵北平卡上打了一千万,挂断手机,赵北平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意,道:“这样不就行了吗?”

我看着手中的龙窑瓷,再看着赵北平感觉有些无奈,只能点头道:“赵叔,这次。我承你一个人情。”

赵北平听罢挥了挥手,满不在意的道:“这个人情,你要记着便记着吧,说不定哪天我行将就木了,来找你让你帮我处理后事,等到那时候,你可不能拒绝呀。”

我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要回去吗?”赵北平忽然问。

我迟疑了半响,接着摇了摇头,道:“暂且不打算回去,怎么,赵叔您有事?”

赵北平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并感慨道:“老了,身子骨不行了,今天折腾了一天,你们要留在这里我可不陪着你们了。这样吧,我先回酒店,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找我就给我打电话。”

赵北平要走正合我意,陪他说了两句客套话,我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但赵北平的车子兜了一个圈子又开到了我身边,我正纳闷呢,赵北平却打开车窗凝视了我半响,道:“初三,你知道吗?你现在是个合格的继承人了。”

还没等我搞懂赵北平的意思,他就一踩油门跑远了,远处的金大发等人此时都围了上来,金大发看着我怀中的龙窑瓷挠了挠头,有些纳闷的道:“初三,这龙窑瓷你不是给赵北平了吗?”

我笑了笑,道:“给了,又买回来了。”

“又买回来啦?!”金大发瞪大眼,指着我怀中的龙窑瓷半响都没说出话来,最终他狠狠地一拍大腿,看着我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出了多少钱!?”

“一个亿。”

“一个亿?!”金大发被惊的从地上蹦了起来,接着他拉着我的肩膀,急忙道:“你特么是不是傻呀!?赵北平呢?赶紧把他叫回来,他要不把钱吐出来,爷我今天非做了他不可!”

看着激动的金大发我有些无奈,其实众人的惊讶和不解都是有原因的,虽然龙窑瓷确实价值连城,但终究只是一件死物,既然是死物,还价值一个亿,就代表它短期之内很难出手。像国际拍卖行动辄一两个亿的拍卖成交额,其实很多都是炒出来的。

不过这也无法成为金大发动怒的原因,金大发生气的真正原因在于,如果这个龙窑瓷可以卖,那么也没什么。无非就是晚些回本,最终甚至能大赚一笔,但关键在于,所有人都明白我为什么要把龙窑瓷再给买回来,因为我想达成李老汉的心愿。把这件文物上交给国家。

那么,一亿元最终能换来的,也无非就是自我满足和几百块钱外加一面锦旗了。

见到情绪激动的金大发,我知道如果再不解释一下的话,恐怕金大发真会开车去追赵北平。于是我按住他,将前因后果全都叙述了一遍。

听完后,金大发整个人已经愣住了,我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笑道:“你愣什么神呢?”

金大发有些不好意思的干咳两声,道:“这个,这个赵北平,还真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好呀,聪明人的命都长。”

江夏也忍不住点了点头。笑道:“知道我们可能会去旱井下的那口墓里,就自己识趣的走了,确实是个聪明人。”

误会解开,我将龙窑瓷递给了江夏,道:“是你同意了李老汉的要求。所以等回洛阳的时候,这龙窑瓷就你去捐吧,一切都按照李老汉的意思来。”

江夏犹豫了片刻,接着才点了点头,接过龙窑瓷后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道:“李老汉的要求是我同意的,等回洛阳后,钱我给你。”

我并没有拒绝,因为一千万对江夏来说,或者说江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如果非固执的不要,说不定会惹的江夏生气,所以想到这点,我也干脆就同意下来了。

“下午我们在村外侯着,晚上再去那口旱井看看?”金大发问道。

我看向江夏,江夏想了想,道:“晚上暂且不去后山,先到李老汉的家门口蹲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

江夏身旁的江思越一惊,道:“哥,你不会想去看李老汉的侄子吧?”

江夏摇了摇头,道:“李老汉刚刚才把旱井下的那口墓给说出来,晚上我们就直接去了,你就不怕他晚上也到后山去看,然后干扰我们的计划?”

一群人默默的点了点头,因为江夏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李老汉虽然把秘密给说了出来,但心里也还是对我们抱有一定的戒心,所以今晚他很有可能会到后山去看一看,如果被他逮着了,我们的下场绝对会很难堪。

众人开车佯装要离开白桑村,找到离白桑村不远的一处隐蔽之地后便下车吃饭,因为四周不可能有馆子什么的,所以我们也只能吃随身携带的干粮。

盼天盼地,终于盼来了天黑,我们下车徒步向白桑村走去,为了保持隐蔽性,我们的脚步都放的很轻,这晚的月亮也格外的圆,所以旷野上的可见度不成问题,走到白桑村,因为脚步放的很轻,所以沿途没什么狗吠声,就这样,我们一行人摄手摄脚的来到了李老汉的门前。

看了眼左右。江夏伸手指了指李老汉门前不远处的一处小土丘,我们爬到小土丘上,隐蔽好自己的身形后,才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老汉家里的动静。

等了半响,李老汉家里静悄悄的。一点声息都没,我忍不住看了眼手表,发现此时才晚上九点多,于是只能无奈的趴下身继续熬。

“初三,你先睡吧。睡几个小时我叫你起来,到时候你再接我的班。”身旁的金大发轻声道。

我犹豫了片刻,接着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一条毛毯盖在身上,闭上眼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金大发便将我晃醒了,我以为是要换班,于是就有些迷糊的想将毛毯给他,金大发却按住我低声道:“别出声!看李老汉家里!”

我愣了愣,接着下意识的看向了李老汉的院内,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半了,可李老汉家中的灯火却亮了起来,我心里一震,明白李老汉多半是要起来去后山了。

果然,没过多久院门被人推开,李老汉手里拿着一根手电筒,向四周看了几眼确实没人后,才轻手轻脚的向后山摸了过去。

待李老汉走出一段距离,我们也连忙起身跟了上去,幸亏这晚月亮挺大,能见度也挺足,不然在这种情形下还真的挺难跟住李老汉的。

后山虽然有一个字是山,但其实也没有多高,而且上面全是黄土。基本没有什么植被,只能偶尔看见一些荒草,在月光下格外荒凉。

李老汉爬上半山腰后,径直来到了一口旱井的面前,那口旱井因为距离太远。所以看不到具体的情况,但为了以防小孩掉下去,所以特意在上面砌有井壁,离地一米高,可以防止大部分的小孩因为不慎而跌入井中。

看到旱井一切如常,李老汉貌似松了口气,接着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旱井,一边从怀中抽出旱烟枪,一边自语,他的话语顺着夜风,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楚。

“娃,看来那伙人真不是盗墓贼,这样我就放心咯,他们说了,会把那个瓶上交给国家,名字填你的,那个瓶不一般,记你头上肯定也算一笔功德。娃,别惦记我了,赶紧去投胎去吧,来世奔个好人家,这样我比什么都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