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脚斗术/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伴随着李老汉的话语,夜风越来越大,渐渐将他的话语淹没,正当我们静静的坐在远处,想等着李老汉走后再去旱井下面瞧瞧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只见李老汉身后的旱井口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脑袋,与此同时之前还呼啸而过的夜风也停了,四周又变的一片死寂。

正在抽烟的李老汉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他愣愣的回过了头。当他看到井口的那个脑袋的时候,他张大着嘴,犹如一只被人捏住了脖子的鸭子。

“你不……”

李老汉话都没有说完,从井口便伸出了两只细长的手,并一把抱住了李老汉的脑袋。

李老汉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整个人便被拖进了井中,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手心已满是冷汗。

“李,李老汉,他怎么会被……”金大发看着旱井,断断续续半天,都没能将之后的话说出来。

“那个人影,应该不是李老汉的侄子。”江夏皱眉想了片刻,道:“你们注意到没。李老汉刚刚话都没有说完,只来得及说出你不两个字,我想,他的意思很可能是想说你不是我侄子。”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神色有些自责的江夏。不禁安慰道:“你说的没错,不过你也别想太多,就我们这个距离,即便一开始缓过神来,也根本来不及去救李老汉。”

江夏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不感觉很疑惑吗?为什么之前李老汉还好好的,今晚他就突然遇害了呢?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墨兰凝重道。

听完后,我脑海中不断回想李老汉之前说过的话,猛地,我想到了一句话,有可能就是那句话,才让李老汉丧了命!

“你们说,会不会是井里的东西听到了李老汉说他把龙窑瓷给了我们,这也就相当于泄露了墓葬的秘密,正是因为这点,它们才要杀李老汉?”我激动道。

墨兰想了想,接着点头道:“有可能,之前李老汉看到他侄子对他摇头,很可能就是想让他保守秘密!”

正当我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金大发站起身来,道:“行了,现在讨论这个还有什么用?先过去看看吧,万一李老汉没死呢?”

我们点了点头,虽然李老汉生还的可能性不大,但无论如何也确实要过去看看。

一群人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旱井旁。江夏从包里掏出两根信号棒,折叠几次待它释放出强烈的红光后,才将其掷入井中。

向井里望了一眼,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口井确实被打的很深。但井底却并没有李老汉的尸体,或是他口中那些‘夜明珠’。

“不对呀,李老汉呢?人间蒸发了吗?”金大发看着井底有些纳闷的道。

“你们看,这井底并没有通往陵墓的裂口,李老汉是不是在骗我们?”江思越皱眉道。

众人沉默了半响。最终江夏摇了摇头,道:“他没理由骗我们,这里面不会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准备一下,我们下去。”

“下去?”金大发苦笑一声。指着井口比划道:“你自己看看,这井口这么小,除了墨兰姐外,咱们几个有谁能下得去?”

江夏皱了皱眉,随即从包里拿出几根雷管,金大发一见连忙按住了他,道:“小夏哥,你用雷管不怕把井炸塌了?”

江夏看着金大发,反问道:“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金大发愣了愣,接着也只能无奈的放开了手。

江夏拿着雷管深吸了口气。看着我们道:“雷管就放在井口,破坏力应该不足以将井炸塌,只要把井口炸掉,我们就能够下去了。”

墨兰看着江夏,沉思片刻。道:“爆炸声如果把村民引来了,那怎么办?”

江夏想了想,道:“我给上级打个电话,让他派最近的派出所干警过来,封锁现场后那些村民也接近不了。况且现在是深夜,造成的后果未必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

墨兰点了点头,随即退到了一旁。

见所有人都没有意见,江夏将雷管放到了井壁上,点燃引线后,所有人飞快的向后退去。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都狠狠地震了几震,不顾面前的浓烟,我们又来到了旱井前,只见旱井之前高离地面一米的井壁已经消失不见了,剩下的井口虽然还是很小,却足以让一人下去。

之前的爆炸,让井里充满了浓烟,金大发往井里看了一眼后忍不住皱了皱眉,道:“烟太浓了,现在下去跟瞎子一样,万一出来个什么鬼东西可就全玩完了,等烟散了再进去吧。”

江夏没有说话,他往山下的白桑村看了一眼,发现村中亮起了几点灯火后,他眉头一皱,摇头道:“不行,要尽快行动,都戴好护目镜,我第一个下去,初三跟在我后面,如果感觉到了阴气,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犹豫了下,道:“还是我先进去吧,这样感觉到阴气我还能反应迅速一点。”

江夏摇了摇头,指着旱井对我笑道:“在这种地形里面战斗你不擅长,还是我来吧。”

说着,江夏从背后拿出干将莫邪,将刀鞘抽开后,用绳子将剑绑在了自己的左腿上,只露出了一截刀锋。

“脚剑?小夏哥,你的脚斗术现在练的如何?有没有生疏呀?”金大发眼睛一亮,看着江夏笑道。

江夏没有说话,一旁的江思越却看着金大发不屑的撇嘴道:“我哥的脚斗术绝对比你强,你这么多年只知道喝酒取乐。恐怕连剑怎么绑的都忘了吧?”

金大发冷笑一声,道:“要不回洛阳后咱俩找个场地比试比试?”

“输了怎么说?”

“谁输谁裸着去跳一回洛河!”

“从人最多的那条大桥往下跳!”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看着这二人,我有些哭笑不得,对着一旁的墨兰轻声问道:“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劝劝?”

墨兰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反问道:“劝。怎么劝?他俩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就这样看着?”

“当然不能就这么看着了。”

“那该怎么办?”

“回头去桥上给大发找个位子,完事后别忘捞他就行。”

我嘴角一抖,再看向金大发的眼中不禁充满了怜悯,连墨兰都这么不看好他,这货是跳定洛河了。

将一切工作准备好。众人也都默契的正经了起来,江夏用手拽了拽绳子,确定其稳固性后,才回头看着我道:“初三,你别忘了,感应到阴气的第一时间就得通知我。”

我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出了差错我把头割给你。”

“行动前别说不吉利的话!”江夏笑骂一声,接着顺着绳子便爬进了井中。

不顾四周的烟尘,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也跟在江夏的身后爬了进去。

这个井打的确实十分狭小,刚进去我就有种异常憋屈的感觉,而且洞里的烟雾还未散去,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于是我索性就直接闭上了眼睛,用感觉和耳朵去体会四周的动静。

随着距离越来越深入,我感觉四周的阴气也愈发的重,就连身体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无论这个井的下面到底有没有墓,这井里也肯定有阴物盘踞,不然阴气绝不可能这么重。

正当我心里暗自思索的时候,我天庭忽然一阵刺痛,同时脚下也有一股寒气袭来,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想都没想。就对江夏大声道:“小心,下面有东西上来了!”

江夏恩了一声,沉着冷静的道:“知道了,别担心。”

随着寒气愈发向我逼近,我也忍不住看向了身下的江夏。想要看他会怎么应对,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江夏的身体不知为何居然猛地一抖,紧接着闷哼一声,声音十分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