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地下溶洞/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夏哥,你怎么了!?”

因为江夏遮挡住了我的视线,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江夏缓了许久,才对着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们先下去吧。”

江夏面色有些苍白,但因为刚刚那股阴气已经退去,现在正是下到井底的最佳时间,所以我也顾不得问,只能让江夏小心一点。

因为这口旱井是上细下粗。所以等我们降到井底的时候,井底居然能够容纳我们五个人并肩而立,刚下来的时候,我还注意到西南角的井壁上有个裂口,大概能容纳一人爬进去,我来不及多看,身旁的江夏就发生了异状。

“哥!你没事吧?!”

只见刚下来没多久,江夏就半跪到了地上,他两手抱着自己的左腿,手缝中还有鲜血流淌而出。

江思越匆忙从包里拿出药给江夏包扎,包扎好后,江思越犹豫了片刻,道:“哥,在上面的时候你到底怎么了?”

江夏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过了会他忽然似有所感的抬起了头,目光看向了我们的身后。

我也下意识的顺着江夏的目光扭过头,却只见那个裂口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的脑袋,它面色苍白,双眼冰冷的看着我们。过了会才缓缓消失在黑暗中。

“看到了吧,那还是个孩子。”江夏苦笑道。

听到这,我们总算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江思越按住江夏的肩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孩子怎么了?它已经死了!你不杀它,它就会杀你!哥,你在洛阳待了这么多年,连这点道理都没看透吗?”

江夏沉默片刻,最终点头道:“这个道理我也懂,只是刚才下意识的犹豫了下,以后不会这样了,我向你们保证。”

听到江夏这样说,我们总算是松了口气,万一江夏说什么都不肯让我们对那个阴尸动手,那事情就麻烦了。

从地上站起来后,江夏对着我们笑了笑,随即指着西南角的那个裂口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墓的入口就在那里了,这裂口在井壁上,我们在上面自然看不到,大家调整调整,准备进去吧。”

我有些忧虑的看着江夏,道:“小夏哥,不行的话你就先上去吧,这里我们四个人也应付的来。”

江夏摇了摇头。拍着自己的左腿保证道:“放心吧,只是些皮外伤而已,疼是疼了点,但不妨碍后面的行动,更何况思越给我敷了药。这点伤很快就好了。”

我忍不住看向了江思越,江思越无奈的对我点了点头,见江思越都同意了,我也只能让江夏继续随队前进。

因为江夏负伤,所以打头阵的人便换成了我。本来江思越想和我调换的,但我知道他的脾气,所以便让他跟在江夏的身旁,这样危机来临也能有个人来保护江夏。

站在裂口前,我一手持着禾刀。一手拿着手电筒,调整好心态后便一头扎了进去,一开始我还比较紧张,怕有什么东西会趁着我无法自由移动的机会来袭击我,但爬了一会我就发现自己是多虑了,因为四周不仅没有什么动静,连稍强烈点的阴气波动都没有,这也就表示我身边没有阴尸。

爬了一会,我发现前方的通道向下而行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最终道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洞口。我爬到洞口前在身旁摸索了会,捡到一块小石子后便将其掷入了洞中。

石子落进去,片刻后便传来了异常清脆的响声,我心里一喜,这个从金大发那里学来的小技巧在此时派上了用场。从声音来看,下面的空间不会很小,很可能就是陵墓的某一块区域!

感知到下方没有阴气,我正想跳下去,可是灵堂却一阵刺痛。我犹豫了片刻,接着冒着暴露已身的危险将手电筒伸进了洞中,当看清下面有什么后,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内心庆幸自己刚刚没有直接跳下去。

因为在洞口的下面,就立着三根尖而长的石笋,刚刚我要是跳下去,现在身上保准会出现几个通透的窟窿!

虽然心里纳闷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石笋,但我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了,将身体伸进洞内。我双手攀着洞沿,随即借力跳到了一块空地上。

“下来吧!不过小心点,下面有石笋!”

确定四周没什么异常后,我对着上面的金大发等人说道。

金大发闻言探了个头出来,看到下面的石笋后缩了缩脖子。郁闷道:“特么的,刚才还纳闷你为什么在前面半响都没动静呢,原来下面有这玩意呀,初三,四周的地形如何呀?”

我用手电筒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只见这里是个地下石窑,洞顶长满了钟石乳,地面上也有密密麻麻,千奇百怪的石笋,但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环境并不潮湿,甚至可谓是异常干燥。

伸手摸向身旁的一根石笋,我手上一用力,就将其掰成了两截,拍了拍手中的石粉,我大致可以断定,这个地下溶洞因为地理变化,已经变的和当初大不相同,而且让我有些不解的是,难道曹操墓,或者说那个不知名的陵墓,就修建在这样一个地下溶洞之中?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金大发等人已经等不及所以直接爬了下来,墨兰站在我的身边,当她看到地面上的碎屑后,不禁凝重道:“小心头顶上的那些石乳,这些石乳和石笋已经变的十分脆弱,如果有一根石乳掉下来,其威力不亚于一支劲箭。”

金大发抬头看了眼头顶上密密麻麻的石乳,随即苦笑道:“墨兰姐,你别说的这么吓人行吗?搞得我现在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墨兰没理金大发,而是看着我和江夏,问道:“现在往哪走?”

我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就连江夏也皱眉道:“如果陵墓真的修建在这里,那我们以往所依赖的那些常识就全都无用了,因为墓中的那位苦主绝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说罢,江夏看了眼这个地下溶洞,苦笑一声后,道:“我宁愿我们是走错了,总之先四处看看吧。如果陵墓真在这里,那总会有些线索的。”

我看了眼江夏腿上已经有些嫣红的绷带,不禁担心道:“你伤势没事吧?不如你休息会,让思越陪你,我和大发墨兰去四周看看。”

江夏也不是一个逞强的人,如果再不顾伤势剧烈运动的话,说不定伤口会进一步恶化,那时候问题就大条了,即便出去后得到了有效治疗,日后也会留下病根。

“行,那就麻烦你们了。”江夏有些歉意的道。

“没事。”我笑着摇了摇头,随即看着江思越便嘱咐道:“你好好看着你哥,万一四周有什么动静,第一时间先喊我们。”

江思越点头答应后,我和金大发三人便向前走了过去,走了会,金大发扭头看了我一眼,道:“要不咱仨分开,然后到四周看看?这样效率也高些。”

我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了,这种地方虽然表面平静。但暗地里却波涛汹涌,别的不说,就之前见到的那几个阴尸现在都不见踪影了,我用屁股想都知道它们绝对在背地里观察我们,并伺机寻找机会。在这种关头还分散兵力,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走了会,四周的石笋越来越大,有的甚至和洞顶的钟石乳相连,变成了一根石柱,在这种复杂异常的环境下金大发二人只能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因为稍不留神,三人也许就会走散。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金大发停下脚步忽然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