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再遇李老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三,为什么我和墨兰姐都会中招,就唯独你好好的呢?”金大发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挠了挠头,同样十分不解的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说实话,我也很好奇为什么自己没事。”

这时,墨兰忽然一把将我腰间的天官印给摘了下来,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身体似乎出现了异样,胸口仿佛连抽了三根烟一样发闷。心里面也开始有些发毛,虽然还不到无法忍受的境地,但也并不好受。

“现在原因找到了。”墨兰将天官印扔给我,笑着说道。

拿着天官印,我心里有些感慨,道:“这天官印还真的不一般呀,不愧是始皇打造出来,代替天之权柄的信物。”

说罢,我犹豫了片刻,接着将天官印递到墨兰的面前。道:“你拿着吧,这样也能让身体舒服一点,我没事,我能抗。”

墨兰撇了我一眼,摇了摇头,笑道:“我要是会阴眼,魂归兮我就用了,拿着吧,这种地方鬼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天官印在你手里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墨兰说的也确实是实情,想到这我不再矫情,将天官印又系到腰上后我想了想,道:“你们说,思越和小夏哥会不会就在那个方向?”

墨兰皱了皱眉。道:“有可能,他们也没有天官印,而且离那个方向要比当时的我们都近的多,再加上江夏身有伤势,二人并无防备之心,猝不及防下还真有可能中招。”

“别想了,他们绝对在那,你们想想,如果当时江思越和小夏哥听到我们的求救声,他俩会不会过去?”金大发说道。

我愣了愣,接着忍不住苦笑一声,这个问题确实没有悬念,就犹如我们听到江思越的求救声,随后毫不犹豫的掉头回去一样,江夏和江思越听到我们的求救声肯定也会毫不犹豫的过去。

想了片刻,我对着金大发和墨兰说道:“我有天官印,那种神秘力量影响不了我,我可以过去看看,但你们不一样,你们如果中招失去理智就很难处理了。这样吧,我一个人过去,你们留在这里等我消息。”

见面前二人还有些犹豫,我忍不住拍了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吧。我有魂归兮和天官印,真遇到了什么敌人,即便打不过也能全身而退,反倒是你们要小心一点,别被暗中的那些小鬼给阴了。”

知道此时此刻只有这一个办法。墨兰和金大发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并嘱咐我路上小心。

时间紧迫,我没那么多时间告别,匆匆拎上背包便向金大发之前所指的那个方向飞奔而去,这一路上如一开始所预料的那样。我身体和精神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可正当我心里焦急,想要快点找到江夏二人的时候,面前的石笋上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我停下脚步,当我借着灯光,看清那人是谁时,内心却猛地一震。

那个白色的影子,居然是之前被拖入井中的李老汉!

李老汉站在石笋上,它头歪着,脖子软趴趴的仿佛没了骨头。而且四肢也有些扭曲,看起来极为不协调,甚至就因为这种不协调感,而让我看的有些头皮发麻。

“李大爷?”

我看着李老汉有些心虚的喊道,虽然不相信刚死没多久的李老汉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威胁。但我依旧有些心虚,这种心虚来自于欺骗,我们答应了李老汉不会进入旱井下面的那个墓里,最终却食了言。

李老汉一双眼睛不带丝毫生气的看着我,正当我心里发毛。想要绕过他的时候,李老汉却近乎像是从嘴里挤出来了几个字。

“快,快回去……”

李老汉声音和他此时的外形一样别扭,犹如将死在床榻上的暮年老者的临终遗言一样,充满了挣扎和一丝不甘。

深深地吸了口气。我看着李老汉摇头道:“李大爷,我现在不能走,我承认,我撒谎了,我们是盗墓贼,不是什么考古系的学生,不过您相信我们,我们来这不是为了寻找什么财宝,只是为了一样东西,一样对我们很重要的东西。如果没了那样东西,我和很多人都会死的。”

说到这,我顿了顿,想了想又继续道:“您给我们的那个龙窑瓷,我们会上交国家的,捐赠人会像当初向您承诺的那样,填您侄子的名字,您让我走,但我现在还不能走,不止因为要寻找那件东西,还有我的两个朋友现在也生死不明,我必须去寻找他们。”

李老汉静静的看着我,这让我心里有些紧张,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不想向它出手。所以我还是希望它能让开一条路,让我过去。

“现,现在它,它们过不来,所以它们在,在等,你们不走的话,所有人,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李老汉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居然像是遇了热的巧克力一样在融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便已经不成人形了,但即便如此,它还是挣扎的道:“初,初三,你们。你们当初没抢,没抢我的瓶,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你们如,如果非要留在这里。记得帮我劝劝我侄,侄,侄儿……”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李老汉便犹如烈日下的一滴水一样,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和这个倔强的老汉相识不过一天,但他死后都在好言相劝,他是真的不想有无辜的人死去,这种人,可怜,可爱,可敬!

跪在地上,我向着李老汉的方向磕了三个头,随即站起身继续往前跑去。虽然我不可能走,但李老汉的话还是提供给了我不少帮助,它们过不来,它们在等?它们指的应该就是害死李老汉的阴尸,那它们到底为什么过不来呢?之前它们不还能出去,把井外的李老汉害死吗?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出来了呢?

更让我疑惑的是,同是阴尸的李老汉为什么能出来?不对,李老汉出来没说几句话便死了,所以他说的是对的,现在这个溶洞。对阴尸而言是禁区!

怀揣着种种疑惑,我向前又跑了会,最终在一处平地上看见了江夏和江思越的身影,不过这二人的样子都有些奇怪,他俩低着头。愣愣的看着下面,而且一动不动看的十分入神,犹如木偶一般。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他俩的身旁,接着发现他俩的面前有一处向下修建的笔直墓道,这墓道采取的是斜坡样的而不是最常见的阶梯款式,而且墓道宽达五六米,高也有两米有余,乍一看深邃无比,一眼根本不能看到尽头。

最关键的是,在墓道中央,在江夏二人的面前,有一个一人高的石台,石台上放着一把短剑,石台上也刻有几个字。

取剑而回,人财两得,取剑入陵,人财两失。

喃喃的念出石台上所刻文字的大致意思后,我犹豫了片刻,接着才走到江夏的身旁,道:“小夏哥?小夏哥你在干嘛?”

江夏一动不动,对我的呼唤也不予理睬,我忍不住推了推他,但他依旧对我的行为没有一丝反应,最终我发现,这二人的眼神居然全都落在了石台上的那把短剑上,似乎那把短剑有什么魔力一样。

我想了想,最终伸手想要将那把短剑从石台上拿起来,但刚刚还一动不动的江夏却猛地抽出干将莫邪,斩向了我伸出去的那只手。

“卧槽,小夏哥你疯了?!”

我被吓得惊叫出声,但好在我反应及时收回了手,不然我左手恐怕还真就报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