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它们出来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星刀的刃薄背宽,刀背刚好可以镶入黑龙的嘴里,墨兰将天官印扔给我后,笑道:“重是重了点,但你还是戴上吧,回洛阳再把七星刀摘下来。”

我颇为无语的看着天官印和七星刀,其实天官印不仅大,而且还挺重的,所以一开始将它挂在腰上我还不习惯,只是后面便慢慢习以为常了,但如今天官印上多了把七星刀,不仅重量增添了许多。而且看上去还颇为不伦不类。

硬着头皮将天官印挂在腰上,我对着众人勉强一笑,道:“没事,挺好的。”

“初三。如果天官印的磁场和七星刀的磁场中和了,那你的秘技怕是不能够再用了吧?”坐在地上的江夏不免有些担心的道。

我微微一愣,接着试着去沟通天官印中的英灵,发现天官印果然已经变的毫无反应,虽然暂时失去了魂归兮这一个秘技,但我的阴眼却依旧可以使用,只是不能够再驱使英灵当我的眼目罢了,阴眼对阴气的敏感度却还在。

将结果告诉给众人,江夏点了点头,接着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我们道:“石台之下应该就是陵墓的入口了,我们现在就进去吧。”

江思越皱了皱眉。忍不住说道:“哥,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没必要急于一时吧?”

江夏摇了摇头,面色凝重的道:“你之前没听初三说,李老汉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吗?之前有磁场在,那些阴尸不敢靠近溶洞,但现在磁场已经没了,想必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遭受到袭击,还不如趁着现在赶紧进入陵墓,到时候也好应对一些。”

我忍不住点了点头,溶洞里石笋和钟石乳太多,施展不开手脚不说,反而还能为那些阴尸提供隐蔽,对我们极为不利。

江思越面色变了又变,最终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越过那个石台,虽然谁都没有说话。但石台上的那句警告却还是在我们心底留下了一丝阴影,曹操墓里绝非善地,曹操生前就不是一个按套路出牌的人,想必他死后的陵墓也是如此。

其实这点在之前就有预示。例如陵墓外毫无风水可言,将陵墓修于地下溶洞之中,以及通往陵墓的这个墓道,居然是斜坡状的。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何,但我心中就是有一丝不安。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向下而行,虽然斜坡不是很陡,但依旧要小心失足滑落下去。因为墓道里一览无余异常空旷,所以连喘息声在这里都显得异常的清晰粗重。

“我怎么感觉心里毛毛的呢?”金大发轻声道。

“毛毛的?”我回头看了金大发一眼,很是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你这是?”

金大发苦笑一声,道:“就是这个斜坡。总感觉像个一个陷阱。”

我想了想,道:“你要是怕的话,就把包里的铁罗衣拿出来撑上吧,不过现在千年光阴已逝,墓里的大部分机簧应该已经坏掉了才对呀。”

金大发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道:“初三,你知道吗?那些老土夫子们,他们最怕的不是那种精巧的机关,而是流沙,落火,这些虽然简陋,但却大巧若简的陷阱,这些陷阱可以延续千年,而且一不留神就会中招,中招后几乎没有活路!”

金大发的话让我忍不住陷入了沉思,其实仔细想想,为什么这条向下的墓道采取的是斜坡式而不是阶梯式呢?以曹操或者说古人工匠的思路来看,显然不可能是无用功,这其中必然藏有什么猫腻。

再联想到墓道口那个石台上所刻的警告,我额头上已经不知不觉起了层冷汗。

“初三,你怎么不走了?”江思越回头问道。

我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众人轻声道:“我们先回去吧,其实我和金大发一样,心里也有些不详的预感。”

众人沉默了片刻,接着什么都没有问,一起和我掉头往回走,当我重新回到地下溶洞的时候,心里竟然有股劫后余生的庆幸。

“现在应该怎么办?”墨兰问道。

我扭头看着金大发。道:“大发,你对陷阱最有研究,你怎么看?”

金大发扭头看了看四周,当他看到不远处一根又粗又大的石笋时眼睛一亮。走上前将其掰断后,又和我们一起合力将它搬到了墓道口。

“大发,你确定这样有用?”江思越有些担忧的道。

金大发嘿嘿一笑,道:“有没有用总要试了才知道。来,把它推下去试试。”

我们将那块石笋推入墓道之中,在重力的影响下,石笋渐渐加速,飞快向墓道尽头滑去,过了片刻,墓道深处忽然传来轰的一声闷响,甚至让我脚下的大地都轻微的抖了一下。

“这是什么。机关?!”江思越有些咋舌的道。

江夏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道:“看这动静应该不是机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是断龙石落下来了。”

江思越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江夏就不可思议的道:“断龙石?这怎么可能!断龙石在墓主下葬之后不就应该放下来了吗?”

江夏摇了摇头,有些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但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们的疑惑很快便被解开了,随着断龙石落下来后没多久。我们面前不远处的墓道顶就抖了抖,紧接着一块方形巨石从天而落,这方形巨石几乎塞满了整个墓道,在重力的影响下缓缓向下滑落。紧接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很快便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听着巨石向下滑轮的轰隆声,我们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金大发的腿更是有些发抖,声音颤抖的道:“这,这特么也太狠了吧,还好我们出来了,不然留在下面绝对一点活路都没。设计这个机关的人究竟是谁?手段未免也太毒辣了吧。”

“轰隆!”

金大发话音刚落,从墓道深处便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比断龙石落下来的声音还要大几十倍,而且因为剧烈的撞击。整个地下溶洞都轻轻颤抖了一下,碳酸钙沉淀物形成的钟石乳有许多都断裂掉了下来,其中有几根甚至落在了我们的身边。

“这么大的石头滑下去,估计断龙石都碎了吧。”金大发看着墓道深处忍不住咋舌道。

这时,因为撞击所产生的烟尘已经通过墓道涌了上来,我们退后几步,看着滚滚烟尘溢出时内心都有些战栗,刚刚如果不是金大发的提醒的话,我们多半还会继续往下走,到时候触发机关引发断龙石下坠截断去路,上面再落下块百吨巨石,这样的局面即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我们。

“大发,这次你救了我们一命。”江夏转身看着金大发,认真道:“好样的!”

听到夸奖,金大发居然罕见的有点害羞,走到我的身旁拍着我的肩膀笑道:“过奖了过奖了,没了我,初三早晚也能看出不对劲。”

我笑着正想要说些什么,但灵堂却猛地一阵刺痛,我下意识的看向墓道口,因为我感觉到了一股浓烈至极的阴气从下涌了上来,我刚转过头,墓道中浓郁的烟尘便被一股呼啸的阴风席卷一空。

“小心!”江夏后退两步,抽出身后的干将莫邪对着我们大吼道。

我没有江夏那么激动,因为那股阴气之后,墓道里又归于平静,静的没有一丝声息,静的非常诡异。

“刚,刚刚那是什么?”过了许久,江思越咽了口水,对着我们轻声问道。

我嘴里露出一丝苦笑,道:“它们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