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送灵/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沉默片刻,我将禾刀收起,道:“行了,都别这么紧张,我只是说它们出来了,没说它们现在会过来和我们决一死战。”

金大发挠了挠头,一脸疑惑的道:“那这阵阴风是怎么回事,吹着玩的?”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是一种警告,警告我们不要再踏入墓中。”

“不踏入墓中?可以呀,把铜莲瓣交出来,让我们掉头就走都行。”金大发笑道。

我撇了他一眼,一边往墓道里走一边打趣道:“行呀,你去和它们谈判,让它们把铜莲瓣交出来。”

金大发嘿嘿一笑。紧接着也追了上来。

因为机关已经被触发,所以这次我们心里的压力小了很多,顺着墓道往下走了一会,面前的墓道终于走到了尽头。

墓道的尽头一片狼藉,地上满是碎石。我看了眼不远处静悄悄躺在地上的巨石不由咂了咂嘴,这巨石滑落所产生的万钧之力,直接将断龙石撞的稀碎,这时候我心里甚至不由还有一丝庆幸,如果没有那块巨石的话。有断龙石的阻碍我们想进来还真得花上一番手脚。

“初三,怎么样?四周有阴气吗?”墓道口,江夏警惕的向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阴气,不过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我感知的范围有限,如果它们突然袭击,我很难及时提醒你们。”

江夏点了点头,接着我们一行人就踏出了墓道,来到了另一条有些怪异的通道之中。

之所以说它怪异,是因为这条墓道和其它墓道不同,说它是墓道还不如将其称为通道比较合适,因为这条通道没有一丝人工修建的痕迹,像是天然形成的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金大发踏了踏脚下的泥土,对着我们充满疑惑的道。

我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按理说走出墓道后,应该就正式进入陵墓之中了,可这四周,或者说这条通道根本就没有一丝陵墓的样子,难道我们走错了?

正当我暗自疑惑的时候,却发现身旁江夏和墨兰的神色都不太好,我犹豫了半响,问道:“小夏哥,你现在怎么看?”

江夏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脸阴沉的道:“初三,我问你,墓室尘封千年后,墓里会有什么?”

我微微一愣,想都没想就下意识的道:“肯定有浊气呀,诶!我知道了。”

我一拍脑袋。暗骂自己愚蠢,要知道浊气这种东西土夫子们都避之不及,因为一旦沾染上浊气就很难除去,等干这行时间长了以后,身上浊气就都能钻进肉里了。而寻常小鬼,对身上有浊气的人都异常怨恨,这也导致了寻常土夫子很难得善终。

当初我刚找到姚九指的时候,姚九指在四龙头会事上被南北两城共同发难,可谓地位危险到了极点。但我和金大发等人从南京带回来净龙水后,姚九指不仅困境顿消,还用净龙水招募了许多人才,由此可见净龙水有多么珍贵,土夫子们又对浊气多么的深恶痛绝。

但最关键的事在于。我进来之后,除了感觉空气有些沉闷和不新鲜外,竟然没有感受到丝毫浊气,也就是说,这里根本就没有陵墓!

“卧槽!不会中计了吧?!”金大发一拍大腿。看着我们急道:“我们现在赶紧上去吧,不然我怕万一上面再落下道断龙石来,我们就得活活困死在这里!”

一行人纷纷看向江夏,江夏沉思片刻,摇头道:“我感觉这不是个陷阱,你们想想,如果只是想困死我们的话,在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它们就可以这样做了,根本没必要再挖出这条通道出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仔细一想,发现也是,想困死我们根本没必要如此大费周折,于是我抬头看向江夏,问道:“那你的意思是,陵墓就在前面?”

江夏摇了摇头,轻叹道:“还不知道,总之,先进去再说吧。”

江夏说完后,我们又在原地等了一会,确定身后的墓道没有传来什么声音。后路尚在之后,我们才继续顺着这条通道往前走。

越往前走,我就越发现这条通道不可能是人工修建的,因为通道里不仅碎石密布,而且还左拐右拐的,不时还能碰到条岔路口,可以说走向是越来越复杂了,如果这是人工修建的,那绝对可以给修建陵墓的监陵大臣打上一个虚耗人力的板子了。

面前又出现了两条岔路口,我们停下脚步,趁着金大发在做记号的时候,我有些忧虑的看向江夏,道:“小夏哥,再往前走,想回去的时候就难了,这里地形太复杂,而且不止有我们,我担心这些记号起不到作用。”

一路走来,那些阴尸都没有露出丝毫马脚,但它们愈是如此,我心里就愈是担忧,很难说它们在背地里是不是在谋划些什么,就我们一路留下的这些记号,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它们肯定会在我们的背后清除。

江夏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看了眼左右,接着在我耳旁轻声道:“放心吧,路我都记着呢。”

我有些诧异的看了江夏一眼,要知道因为岔路比较多,我早就忘了回去的路应该怎么走了。可没想到这江夏的记性居然这么好,能将来路都默默记在心里,这可是一样不小的能力。

因为江夏都已经说了,所以我也就不再做声,等金大发用地上的石块垒成一个简单的标记后,我们正想继续往前走,可身旁的岔路口却传来了异动。

“你们听到了吗?”金大发在我身旁轻声道。

我凝重的点了点头,那条通道深处隐隐传来了男男女女的抽泣声,而且我灵堂也开始微微刺痛,我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当下对着众人认真道:“它们来了,都当心点!”

一行人纷纷抽出自己的武器,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甚至还感觉到了一阵轻松,如果它们继续藏着。我说不定还会因此头疼,但它们既然敢出来,那威胁无疑会小上许多。

哭声越来越近,终于,在灯光下黑暗中出现了一支队伍,当看到这支队伍的时候,我愣了一下,连拿着刀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这支队伍男女老少都有,且披麻戴孝,队伍中间八个壮汉抬着一个棺材。队伍头有男人手持灵旗,女人掩面抽泣,且无论男女老少,服饰皆如古制,只有最前头一个不断撒着纸钱的小男孩例外。

因为它们面貌和常人无异。所以我愣了半响都没回过神来,只是愈发刺痛的灵堂却在不断提醒着我,面前的这些全都是死人。

屏住呼吸,我紧紧握着禾刀,因为它们的面貌。所以我始终不忍率先动手,而金大发和江夏等人也在克制着自己,看来是抱有和我一样的念头,当那支队伍走到我们不远处的时候忽然停了,且停的十分诡异。犹如一部电影被按了暂停一样,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我们,让我头皮都隐隐有些发麻。

这种被死人注视的压力很大,让我忍不住想要率先动手,可是让我颇为意外的是,这些人看了我们一会后,居然转身走进了我们面前的岔道之中,让我们半响都没反应过来。

“它,它们这是怎么了?”金大发愣愣的说道。

此时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按理说这些阴尸看到我们后应该迫不及待的冲上来才对呀,可这转身就走是个什么意思?

“你是李小根吗?”

忽然,我身旁的江夏对着送灵队伍前头的小男孩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