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阴九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看到密林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因为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下,只有极少数植物可以生长,而这些密林里的植被,每根都绿荫如盖,生长的极为粗壮,而那浓郁的异香,就是从中散发而出的。

“这是什么?”江思越面色有些迷茫的道。

没人说话。但我身旁的金大发却忽然摘下薄巾,贪婪的深吸了几口气,接着语气粗重的道:“香,太香了!这种东西我必须得移一颗回洛阳,就栽在我家后院,这样我就能天天闻了!”

看着如痴如醉的金大发,我也忍不住摘下了薄巾,大口呼吸着充满浓郁异香的空气,吸着吸着,眼前的一切景象居然开始扭曲。犹如水波一般,这让我浑身身子骨发酥,整个人飘飘欲仙的犹如要升天了一样。

这种奇艺的快感,是抽烟乃至喝酒都没有让我体验过的。

渐渐的,所有人都神色迷离的摘下了捂住口鼻用的薄巾。并不自觉的向密林缓缓走去,当靠近了些,我终于看见了这片密林的全貌,只见组成密林的是一颗颗桂树,也正是民间流传的九里香,只是这九里香个个生长的极为粗茂,那朵朵桂花的颜色也并不是黄色的,而是紫色的!

更为惊奇的是,这些桂树上还生长着根根犹如藤蔓样的枝条,它们从树枝上垂落而下,有的都长到了地上,总之,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九里香。

警惕刚在内心滋生,却立马被强烈的贪婪所吞噬,本能告诉我,让我快点走向那片密林,里面有我想要的一切。

随着越来越靠近密林,我忽然看到了密林里站着一些人,他们让我感觉分外的熟悉,我擦了擦眼睛,只见这些人居然是我爸妈,还有张大牛,刘峰等人,我先是一愣,接着有些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可是再睁开眼时他们依旧没有消失,反而站在原地,微笑着看着我。

看着向我缓缓招手的亲人朋友,我失了魂一样向密林跑去,脑海中除了他们的身影外再无旁物。可等我走到密林的跟前时,之前的那些人却仿佛化作了泡影一般,转眼便消失不见,只剩下面前那一颗颗有些怪异的九里香。

我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心里面充满了迷茫。可没等我再做出什么动作,我就忽然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味道,我刚下意识的皱眉,可浑身却猛地一软,力气犹如潮水般褪去。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刚倒在地上,四周桂树上那一根根藤蔓忽然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它们抖动着,犹如条条毒蛇一样向我席卷而来,我下意识的想要逃。可是浑身却无一丝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将我包裹在其中。

转瞬之间,我被包裹的犹如个粽子一样,而且浑身传来一股剧痛,仿佛有无数根针管插进我的身体里。并往外抽血一般,仅仅过了片刻,我就眼前发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被抽空一般。

剧烈的疼痛让我下意识的惨叫出声,在我精神一片恍惚的时候,我忽然感觉从左手中指处传来了一股凉意,这股凉意迅速扩散至我的全身,让我的灵魂都仿佛被冻结了一样。

与此同时,我忽然看到了一股黑火腾空而起,这股黑火将我包裹起来,我却体会不到一丝温度,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黑火退散的时候,我的眼前一片漆黑,犹如到了阴曹地府。

轻轻的动了动手指。我发现身上的束缚好似被解开了一样,但可能因为失血太多的缘故,所以我身上依旧没有半分气力,只能绝望的躺在地上,等待即将到来的命运。

这时,忽然有一只手捏住了我的鼻子并捂住了我的嘴巴,强烈的惊慌感让我想要挣扎,可动弹不得的我犹如刀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就在我受强烈的窒息感,将要昏过去的时候。那两只手忽然从我脸上拿了开来。

本能让我犹如干岸上的鱼一样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但随着空气一起涌入我身体的还有失去了很久的理智和思绪。

“初三,你感觉怎么样了?”耳边,传来了墨兰熟悉的声音。

听到墨兰的声音,我心一下子安稳了下来。缓了会,我有气无力的道:“还,还好,你们呢?你们没事吧?”

墨兰听到我的声音忍不住松了口气,她一边帮我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轻声道:“幸亏你是跑过去的,比我们先到阴九香林,它们在吸食你的时候触碰到了灾血,于是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阴九香?”我有些疑惑的道。

墨兰恩了一声,有些后怕的道:“阴九香是一种仅在传说中出现过的植物,老一辈人常说,阴九香产于地府,能释放出摄人心魄的致命香味,能让人不知不觉间便受其控制。受阴九香控制的人会忍不住走向阴九香,当两者距离够近了的时候,阴九香会释放出另一种香气,和之前的那种香气一混合,便成了一种能瓦解人力量的瘴毒。当受害者失去抵抗之力的时候,阴九香便会将其吸食。”

“曾经我一度以为,阴九香只不过是一个传说,因为只有我们族中的一本残破秘典里记载有一些和它相关的资料,但这么多年过去,我们族中从未有人碰到过阴九香,所以我便认为阴九香根本就不复存在,可如今看来我还是想错了,以阴九香的手段阴损,见过它的人恐怕早已遭了殃。根本就没机会逃出来向世人宣告阴九香真的存在。”

说到这,墨兰顿了顿,紧接着又连忙安慰我道:“不过你也别担心,阴九香的毒其实很容易解开,只需要捂住一个人的口鼻使其临近晕眩便行。”

听到这。我忍不住苦笑一声,道:“也就是说,幸好我身体里有灾血,不然咱们全得玩完是吗?”

墨兰点了点头,问道:“那种感觉再来一次,你感觉自己能够抗拒吗?”

我想了想,随即摇头道:“不能,我想即便是白粉,成瘾性都没它强。”

墨兰笑了笑,道:“据说以前有人专门养了棵阴九香,为的就是满足自己的私欲。”

我心里一动,忍不住问道:“那人最后怎么样?”

墨兰沉默半响,道:“据说是死了,致幻后翻过了防护措施,被阴九香吸食致死。”

听到这我心里一凉,内心对阴九香的最后一丝期望也破灭了。

缓了一会,我的身体总算有了一丝气力,这时候江夏等人也找到了我俩,一见面,金大发就扑了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初三,我对不住你呀!”

被金大发压的差点背过气的我咳嗽几声,忍不住骂道:“你特么轻点,我还没死呢。”

金大发愣了愣,紧接着连忙往后挪了挪屁股,瞠目结舌的道:“什,什么?!你没死?!”

我愣了愣,下意识的想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揍金大发一顿,结果浑身的剧痛还是让我的想法破灭了。

“嘶……初三,我劝你一句,回头千万别照镜子。”金大发脸色发白的道。

我先是一愣,但一想到那无数针管样的物体刺入我的体内,我就浑身发寒,头皮也阵阵发麻。

“别说了,初三没事就万幸了,不过也幸亏是初三,不然我们怕是在劫难逃了。”江夏轻咳道。

休息了会,我终于有了些力气,金大发将我搀扶着坐了起来后,我却看到了一副异常苍凉的景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