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周公吐脯,天下归心/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还茂密的阴九香林,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满地的灰烬,看着这些犹如地毯般的灰烬,我有些迷茫,道:“这,这些全都是被灾血杀死的阴九香?”

墨兰神色有些敬畏的点了点头,道:“之前你可能没有看到,冲天的灾火吞噬了阴九香林里的一切。不得不说,这种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就连江夏此时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神色凝重的道:“有时候我会很担忧,也会很忧虑,灾血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这简直就是上帝的权杖,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世间会燃起滔天的黑火,将所有的一切全都吞噬殆尽,就犹如圣经里的那场大洪水一样,也许,灾血就是上天清理世间的手段,但这种手段却被凡人给窃取了。”

江夏的话语让我内心有些沉重,不得不说,每一次用灾血时,只要灾血能够准确的命中目标,那无论对方是谁,最终都会被黑火吞噬成灰烬,这种力量确实太过可怖,和这种力量相比,得到它的条件未免显得太过廉价,太过轻易了点。

众人沉默了许久,最后金大发轻咳一声,道:“先不说这个了,总之我先给大伙道个歉,要不是我的话,咱们也不会来阴九香林,要不是运气好,估计我就把你们全都害死了。”

金大发刚一说完江夏就摆了摆手,笑道:“不关你的事,当时那种情况,所有人都中了阴九香的瘴毒,即便没有你,也总会有人提出和你一样的提议的。”

江思越点了点头,道:“谁也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阴九香,如果不是墨兰姐的话,连我都不知道有阴九香这种东西存在,话说曹操这厮也太阴险了吧,居然用这种恶毒的手段。”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轻咳了两声,道:“那什么,咱现在是在刨别人的坟呀,暗地里这样说别人不太好吧。”

江思越愣了愣,随即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休息了会,在金大发的搀扶下我们继续向前行进。踏在松软的灰烬上,看着四周的黑色大地,我心忍不住在轻轻颤抖,仅凭这些东西,我就已经能够想象出当时的情景有多么骇人了。灾血的背后,究竟还隐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

正当我低头沉思的时候,队伍前面的江思越忽然大声说道。

我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不远处的黑色大地上出现了一块空地。在空地的中心有一个小小的土包,虽说那个小土包乍一看没什么异常的,但在此时却显得有些诡异。

“那是,一座坟?”金大发愣了愣,道:“不对呀。这如果是曹操的墓,那应该不会再出现别人的墓冢才对呀,墓中墓可是风水大忌,只要不是傻子这个道理就都懂。”

江夏眯着眼看了会,随即轻声道:“别太早下定论。只是一个土包而已,是不是坟还不一定呢。”

“要不,过去看看?”金大发小心翼翼的建议道。

江夏犹豫了会,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金大发的建议,一行人格外小心的走到那个小土包的跟前,寻找了许久却没有发现一丝线索。

“不应该呀,这如果真是个坟的话,即便没有墓志铭也该有些痕迹才对呀,不会真是个小土包吧?”金大发挠了挠头,一脸疑惑的道:“要不,要不咱们刨开看一看?”

江夏没有说话,他回头看了眼我后就,对着金大发摇头道:“还是别生事了,大家的状态都不怎么好,我和初三的身上还挂着伤。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江夏说的有道理,还是再往里走走吧,这里即便真埋有一个人,里面也绝不会有太大的收获。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除了九世铜莲瓣外,其余的一切都可以舍弃。”金大发还没来得及说话,墨兰就率先开口道。

有这二人的意见,我们只能绕过这个土包继续往里走,即便我们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那个小土包确实在我们心里扎下了一根刺,其实仔细想想,小土包深藏在阴九香林里,那阴九香林的作用是不是就是为了保护它呢?

这个问题来不及想太久。因为在灯光下大地的远处出现了一个巍峨的黑影,当我们渐渐靠近它的时候,最终都被其深深地震撼到了。

一座高台拔地而起,离地足有数十米之高,台上有一古楼。依稀可辨高愈五层,这建筑整体磅礴大气,迎面而来的庄重和雄伟让我不由窒息。

“铜雀台……”身旁的江夏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有些激动的喃喃道。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传说铜雀台共有三台。前为金风台,中为铜雀台,后为冰井台,三台中又属铜雀台最为雄壮,眼前这座,应该就是三台中的铜雀台了。”

我忍不住点点头,根据史书记载,铜雀台最盛时台高十丈,台上又建五层楼,离地共27丈。

按汉制一尺合现在市尺七寸算,也就是说铜雀台高达63米,在楼顶又置铜雀高一丈五,舒翼若飞,神态逼真,在台下引漳河水经暗道穿铜雀台流入玄武池,用以操练水军,可以想见当时的景象之盛。

“铜雀台为什么会在这里?”金大发有些迷茫的问道。

江夏耸了耸肩,无奈道:“很明显,曹操生前不舍铜雀台,于是在自己的陵墓中也修建了一座铜雀台,这样死后也可以寻欢作乐。”

金大发咂了咂嘴,道:“还真特么是大手笔呀,那么曹操的主墓室呢?不会就在这里面吧。”

江夏摇了摇头,道:“这点暂且还不知道,但铜雀台既然在这里,曹操的主墓室应该离的不会太远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江夏的话征得了所有人的同意,等我们急匆匆的走到铜雀台的面前时,所有人都不禁仰头观摩着这个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厚一笔的建筑,虽然因为灯光问题所以最上面的东西看的还不是太清楚。但仅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部分,就巍峨雄壮到了极点。

“传说曹操击败袁绍后修建铜雀台,在上面网罗了天下美女供自己行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身旁的江思越轻声道。

江夏深深地吸了口气,语气凝重的道:“无论是不是真的。这一路都不会风平浪静,我们上去吧,都小心点。”

踏上通往最高处的阶梯,我们缓缓来到了高台之上,在这里,我们才终于看清了高台上那一栋楼阁的全貌。

这是一栋方形的阁楼,整楼有五层,每层有斗拱承托的挑檐,其上置平坐阳台,满足遮阳、避雨和远眺的要求。造型凹凸有致,虚实相生,正是典型的汉式建筑风格。

“看到它,我有点相信曹操对汉室的感情了。”江思越咂了咂嘴,有些感慨的道:“其实仔细一想。曹操对汉室的感情应当还是有的,这点从他发迹前和发迹后的一些细节就能够看出,不过身处在他那个位置,一些事情确实由不得自己做主,如若不是曹操生前三国未定。恐怕他早就被手下人推出去黄袍加身了。”

看着眼前雄伟却带着一丝苍凉的铜雀台,我心里也有些复杂,似乎转眼间,我还能看到那个在高台上纵情高歌的一代枭雄,其实对于曹操这个人和他对汉朝的感情,我觉得只一篇《让县自明本志令》就能够解释了,或者再加一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