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受身无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历史终究只是历史,后人除了能在了解那段波澜壮阔的岁月时发出一声叹息外,也做不了任何改变,所以众人感慨一番后,便向那个楼阁走了过去。

楼阁前的不远处有一铜雕,形态为一云雀高展,这也进一步证明了其铜雀台的身份,和枭雄曹操有着紧密的关联。

“看来这里就是曹操真冢了。如果只是一个疑冢的话,没必要如此耗费国力,在地下也修建一座如此宏伟的高台。”金大发看着铜雀感慨道。

一旁的我忍不住点了点头,但内心也不禁有着一丝失落,当年姚九指曾经告诉我,传说曹操曾找到过九世铜莲,并把陵墓修建在九世铜莲之上,这样曹操的陵墓便能和九世铜莲一起穿梭于地下,这也是世人迟迟未能发现其坟冢的原因所在。

但是不久前在江家的遭遇告诉我,九世铜莲和曹操间的关系并不是我们之前想的那样,所以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到了这一刻。我内心还是不免有些失落,毕竟九世铜莲虚无缥缈,一开始我还想在这里找到一些线索呢。

“先进去看看吧,铜雀台虽在这里。但曹操的棺椁未必在这,我们尽快搜寻,如果棺椁不在这里再另作打算。”江夏对着我们嘱咐道。

一行人提高警惕,随即踏进了阁楼里的第一层。在进去的过程中我一直在用阴眼观察四周是否有阴气的波动,但让我颇为疑惑的是,阁楼里面包括这四周都平静异常,让我心中始终有一丝不安。

毕竟从追寻九世铜莲开始,从王莽墓到秦始皇陵,每一个藏匿了九世铜莲瓣的坟冢无不险峻到了极点,经过一次次死里逃生我们才走到了今天,可这曹操墓从开始到现在,虽然也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但未免显得太轻易了点。

更让我忧虑的是,墓里的那些阴尸也十分诡异,除去那个送灵队伍,其余的好像失去了踪影,这让我有些烦躁,不怕狗叫,就怕狗不叫。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并不太好。

“这是什么?”

正当我沉思之际,前面的金大发忽然轻呼一声,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这楼阁第一层异常的空旷。这殿内装潢奢华,但并没有太多的物件,只有一根根需要两人环抱的铜柱耸立在大殿之内。

此时,金大发蹲在地上。他面前的地面上有一道长形凹槽,凹槽里满是黑色的凝固物,金大发犹豫了片刻,接着从包里取出了一副手套。戴上后用手捻了一点放鼻翼下嗅了会,才面色一松,道:“是凝固后的火油。”

江思越眯了眯眼,问道:“现在还能点着吗?”

金大发点了点头。道:“应该能够点着,这火油经过特殊处理,能够长久保存,而且这铜雀台修建在地下,环境幽密,所以虽然费劲了点,但点是肯定能点着。”

看到这我心中不禁一紧,忍不住说道:“还是别多事了。万一这是一个机关,那咱们不就玩完了吗?”

“不是机关。”

正当我们犹豫之际,站在一根铜柱前的墨兰忽然轻声向我们说道,见我们向其看去,墨兰指了指铜柱上的一盏铜灯,道:“你们看,凹槽在地上通往了各个铜柱上的灯盏,所以这应该不是陷阱,是陷阱也不应该修建的这么明显。”

江思越闻言挠了挠头,道:“如果单纯只是照明用的,这未免也太繁琐了吧,而且也并不安全。”

墨兰和金大发听了并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我。我犹豫片刻,接着看向江夏,道:“小夏哥,你认为呢?”

江夏一脸沉思的看着地面上的凹槽。听到我的询问他深吸了口气,接着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信号枪,装填了发信号弹后,笔直对着大殿深处开了一枪。

在此过程中我忍不住想说些什么。但看江夏认真的样子我还是没有出声阻拦,当猩红的信号弹划破大殿深处的黑暗时,我看到大殿的尽头居然有一个造型有些熟悉的铜雕。

“这,这是铜莲?”金大发看着大殿深处。那盏高达五六米的铜莲不禁咋舌道。

“你们看,这些铜柱上的灯盏也是莲花状的。”墨兰忽然道。

我忍不住往四周的铜柱上扫了一眼,发现墨兰所言非虚,这些铜柱上的灯盏个个都是莲花状的,做工也异常精美。

看着这一切,江夏笑了笑,道:“看来,没有得到九世铜莲,曹操心中也有些不甘呀。”

金大发点了点头,道:“传说得到九世铜莲的人能够拥有无上的力量,而且还能够长生不老,当时三国尚未统一,曹操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按理说看到九世铜莲现世后,他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得到才对,但根据初三后来的话来看,他却一反常态的并没有贪占九世铜莲,反而对知情的发丘一门痛下杀手,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行为才这样反常。”

“当一个人饿着肚子,看到颗苹果还能忍住不吃的时候,要么这个苹果有毒,要么这个苹果的后面还盘踞着一条巨蟒,无论是这两种情况的哪一种,九世铜莲都远非我们想的那样简单。”墨兰在一旁淡然道。

提起九世铜莲,众人沉默了会,接着江夏扭头看了我们一眼,道:“过去看一眼?”

我点了点头。接着和江夏他们一起向大殿尽头的铜莲走了过去,当来到那个铜莲的面前时,我发现这个铜莲的造型有些奇怪。

这铜莲做工虽然精美,但莲瓣轻合。莲瓣上还有一个个镂空的人形,这些人形图案形态各异,有些举手仰天似要怒吼,有些匐匍在地似在膜拜,更有掐着自己脖子,体态诡异的人形图案雕刻在莲瓣之上,总而言之,看着这个铜莲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感觉它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邪劲。

正当我想挪开目光的时候,身旁的金大发忽然指着铜莲,道:“你们看最中心的莲台上是不是刻的有字?”

金大发的话语让我下意识的看向了莲台,但看了眼我惊讶的发现。这个铜莲花居然和铜柱上的那些灯盏一样,也是个铜灯,只不过造型和那些铜莲灯不一样,体型也大了许多。

在铜莲正中的莲台上放着一个铜盆,铜盆里装满了已经凝固的火油,而黑色的火油上还刻着一些字,当我费劲的看清了这些字后,内心却充满了迷茫。

“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墨兰喃喃的将火油上的字念出来后,不禁疑惑道:“这不是《涅槃经》第十九卷的内容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无间地狱,乃阿鼻地狱中最苦的一层,受身无间者不老,不死,不灭,要永生永世体会痛苦,折磨。”江夏一边说着,一边眼神带着一丝不解的道:“如果这个铜莲寓意着九世铜莲,那它想要代表的含义又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心里清楚,相传得到九世铜莲的人可以获得无尽的寿元,正因为这,古往今来才有多少人对其趋之若鹜,而这个铜莲如果寓意着九世铜莲的话,那在其中刻着‘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的话语,意思是不是想说,长生不老,其实不是一种恩赐,而是一种惩罚呢?

更让我有些浑身发寒的是,这里是曹操的陵墓,这个铜莲也绝对是曹操命人打造的,做为曾亲历过九世铜莲现世时的人,他这样做,是不是想提醒,或者说警醒后人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