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人血红/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吸了口气,我强笑一声,道:“只是一个铜莲灯而已,别想那么多了。”

这番话说出口后,连我自己都不信,在铜雀台第一层大殿这种位置,摆上一个如此巨大的铜莲台,说和九世铜莲没有一丝关系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话刚说完不久,江夏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火机,他打着火后看了我们一眼。见我们都没有反对的意思后便将其掷入了铜盆中。

凝固的火油一遇火,先是发出滋滋的声响,随即便开始融化燃烧,当火焰熊熊升起时,那一行字也消失不见,正当我们看着火焰暗自走神的时候,却只见铜莲的莲瓣居然开始缓缓旋转,火光透过人形凹槽照在地上,一个个形态诡异的人影在我们四周盘旋,让这本就一片死寂的大殿更增添了一丝阴森。

“初三,你身上还有没有火了?”江夏忽然向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接着将身上的打火机递给了江夏,江夏接过去后蹲在地上,用火将地面凹槽里的火油也引燃了,当条条火线蔓延到铜柱上。点燃上面的铜莲灯后,整个大殿瞬间亮堂了起来。

等了会,四周静悄悄的,除了火油燃烧的滋滋声外再无声息,看着四周铜柱上的盏盏铜莲灯。我愣了片刻,道:“怎么回事?”

我的疑惑并不是没有由来的,在我想象中,等四周的铜莲灯被引燃后,应当会发生些什么。比如触动机关,或者跟大殿尽头的那盏巨大铜莲灯一样给来人一些预示,可等了这么久,四周并没有什么变化,这就让我有些不得其解了。

听到我的疑问,江夏摇了摇头,也有些不得其解的道:“暂且还不清楚,再等会吧,这些铜莲灯不可能是无用功的。”

众人耐着性子又等了会,当铜莲灯里的火油彻底消融后,火势也愈发大了起来,听着四周不绝于耳的滋滋声,金大发嗅了嗅鼻子,道:“火油消耗的很快,再过不久这些灯就要灭了。”

金大发说完后,江思越走到了一盏铜莲灯的面前,他眯着眼看了会,忽然道:“你们过来看看,这灯油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我们闻言连忙赶了过去,来到江思越的身旁后我看向了他面前的那盏铜莲灯。却只见漆黑浓稠的火油因为被用掉了许多,所以从中露出了颗颗犹如莲子样的物体,金大发犹豫了片刻,接着戴上手套从火油里取了一颗出来,又放到鼻子下嗅了嗅。但他忽地面色一变,道:“卧槽,快跑!这东西特么有毒!”

金大发说完后,我二话不说调头就往外面跑,但走到门口却只见楼阁外面的那座铜雀居然缓缓向我们这边转了过来。当它面朝我们的时候,两颗充当眼睛的红宝石在灯光下居然散发出了诡异的红光。

“别看!”

就在我看着铜雀暗自愣神的时候,江夏忽然伸手捂住了我的眼,接着焦急道:“思越,再把百骨丹给每人分上一颗。还有把包里的防毒面具也都拿出来,以防万一赶紧戴上!”

江夏说完后,金大发也如梦方醒的忙点着头,道:“对对对!这次准备东西的时候我买了防毒面具,级数虽然不高但已经能够预防大部分的瘴毒了。”

说罢。众人便从包里拿出了防毒面具,我也戴了一个,穿戴好后,江夏打了一个手势,道:“往回走,去二楼。”

因为戴着面具,所以江夏的声音显得有些瓮声瓮气的,虽然有些不理解江夏为什么让我们掉头往回走,但我想应该和那座铜雀像有关,所以也跟着众人快速向二楼跑去。

途中。四周铜莲灯里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还能见到淡绿色的烟雾从中升起,这让我心中一寒,只能祈祷百骨丹和防毒面具能起到作用。

通往二楼的阶梯是木质的,不过历经千年还依旧稳固,等我们跑到二楼的时候,金大发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道:“行了,没事了,都停下歇会吧。”

我正想拉着金大发继续往前跑。一旁的江夏也停下了脚步,道:“大发说的对,跑到这身体还没出现异常,就表明没什么大问题了,都歇会吧。”

江夏刚一说完,金大发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眉头一跳刚想拉他起来,金大发就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就是跑太急了岔了气,这曹操可真特么阴险呀,到了一楼大殿半天没出什么事我还以为安全了呢,没想到是火油里面做了文章。”

江思越朝着金大发竖了一个中指,道:“你身为一个土夫子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金大发,我真替你丢人,以后逢人别说你是我们江家教出来的!”

蹲在地上的我忍不住笑了笑,其实最初的土夫子,都是因为连年的天灾或者兵灾才不得已踏上这条路的,虽然后面演变成了一个行当。但盗亦有道,土夫子中的一条规矩就是盗墓的时候哪怕你亲爹死了,也不能咒骂苦主,毕竟盗人家的墓本就理亏一筹,金大发这显然是犯了忌讳。

金大发抬头看了江思越一眼。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只能干咳两声,向江夏问道:“小夏哥,刚才走到门口的时候怎么不走了?是不是那个铜雀有什么问题?”

江夏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但真正有问题的不是那个铜像,而是铜像的眼睛。”

“铜像的眼睛?不会是那两颗红宝石吧?”我忍不住在一旁道。

江夏看了我一眼,点头道:“红宝石我国云南,重庆都有出产,红宝石别名也叫做鸽血红,但那铜雀上的红宝石不叫鸽血红,叫人血红。”

听到人血红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浑身一抖,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寒意。

“人血红要取一块品相极好的红宝石,将其放入冤屈而死的人血液里,待血液凝固变干后才能取出,相传要重复这种过程长达43次,从中取出的红宝石才能叫做人血红,这种办法因为太过阴损,有伤天和,所以极少有人这样做,这也导致人血红极为罕见,据传人血红里蕴有怨鬼的魂魄,当生人和其对视的时候,便会被怨鬼杀死。连魂魄也会被人血红吸纳。”江夏解释道。

听完这一切后,金大发忍不住吸了口凉气,后怕道:“刚开始看到的时候还想回头撬下来带走,现在一想心里面嗖嗖的凉呀,幸好当时没多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人血红在古时是邪器,只有邪修才会使用,但即便如此,因为怨死之人的怨气太盛,极易反噬器主,所以到了后面连邪修也不愿意使用了,将其设成墓中的机关,倒是让人防不胜防,一般人见了恐怕早就上前想将其拿走了,这也正好中了套,确实是高呀!”江思越渍渍称奇道。

弄清楚缘由后,我不禁轻叹了口气,用数十人的性命,去制作一个伤天害理的玩意,无论怎么想都不能为人接受,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让怨死的人活过来,所以我感慨了会,便调整好心态向四周看了过去。

楼阁二楼和一楼相差不大,里面都没什么陪葬的物件。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只是在深处却有一木桌,上面摆放着一个盒子,我情不自禁的向其走了过去,当走到木桌前的时候,却只见木桌后的墙壁上刻着一行大字。

“不想千秋成一梦,寥寥红尘几人回。”

身后,忽然传来了墨兰的喃喃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