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为万世开太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先生的话让我为之一愣,我刚想说我本就是一小儿,但内心的倔强却让我咬着嘴唇不肯吭声,许先生见我露出这副模样不禁哈哈一笑,道:“你看,你看,你虽是九岁秀才,可终究只是一孩童,说吧,你这几日究竟为何不去学堂?”

我向许先生施了一礼,随即不再隐瞒,低声道:“先生,学生这段时日始终心神不宁,根本无法安心习读。”

“心神不宁?”许先生正捋着胡子的手顿了下,接着不禁疑惑的看着我,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若是有,可讲于我听。”

我犹豫了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但看着许先生关切的眼神,我只是硬着头皮向他解释道:“先生可听过庄周梦蝶?”

许先生有些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道:“自然听过,怎么?你莫非也成了庄公?”

我点了点头,轻叹道:“是,也不是。只是学生感觉自己就仿若庄公一样,不知道是庄公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公,学生总感觉,总感觉自己虚无缥缈,和这天地格格不入。不知从何来,又不知何处去。”

听了我有些疯疯癫癫的话,许先生沉默半响,最后他忽然伸手抚着我的头,感慨道:“也许你真是天上的星辰落入了人间,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许先生的话解不了我内心的忧愁。看着我一向都尊重无比的许先生,我不禁有些迷茫和绝望的跪在地上,道:“请先生教我,学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许先生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接着他想了想,才拍着我的手语重心长的道:“不管你究竟从何而来。你只需记住,如果你找不到回去的路,就要既来之则安之,人,如果非要刁难自己,是会被自己给活生生逼疯的。”

说罢,许先生长叹了口气,有些低落的道:“当初我中举人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意气风发,总感觉自己未来会有一番大的作为,我的先生从小就教导我,读书人就是要习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可后面我会试屡次不中,活的愈发不得志,以往对我毕恭毕敬的城中贵人渐渐冷落于我,失意之下我一度想过了此残生,以免烦扰。”

说到这,许先生低头看着我,眼中带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光芒,似清晨的第一缕朝阳,温馨且带着无限的希望。

“那一日,我伶仃大醉后来出城寻河,可走到田间却见到一似你这么大的小儿对我恭敬行礼。我带着苦闷,并未搭理他,可他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我手里的一卷诗集,我心中好笑,将诗集递给他,问他能不能看的懂。他摇了摇头,说自己不懂,我便问他不懂为什么还露出那种神态,那小儿说村中秀才说过,书中有圣人言,看懂后能明事理。能做高官,能为国开万里疆域,固万世之基。”

这时,许先生忽然沉默了片刻,接着轻叹了口气,道:“他还说。若是他能成为像我这样的人,他便能救他身有重病,双双死去的双亲。”

听完后,我看着许先生半响都没回过神来,与此同时我也终于明白许先生身为举人,为何却来教化乡野之子。要知道只有穷困潦倒的秀才走投无路之下才会选择这条路。

“听完那句话后,我的酒意忽然醒了大半,也无心寻死,失魂落魄的往家赶了半路,才想起那个孩童,可我原路折回去,却再也没能找到他,回家后,我明白只一味寻求功名,自身却无才赋实力始终是不行的,与其庸人自扰,不如将目光看的长远一点。若是教化万民,也是功德一件,更何况,如果我门下日后出了一名将相,我这一生也算是了无遗憾了。”许先生看着我,轻声说道。

深吸口气。我忽然感觉心中惆郁顿解,跪在地上向许先生施了一礼后,我语气认真的道:“先生,学生知道该怎么做了。”

“想开了?”许先生看着我轻笑道。

我点了点头,道:“先生心胸之旷阔让学生拜服,与先生比。学生的这点愁肠着实不足挂齿,这段时日让先生挂念,学生惭愧。”

许先生似是松了口气一般,拍着我的肩膀欣慰道:“你是我门下最有才赋的弟子,若是一心研读,日后必有所成。一定能比我走的更远,更稳。”

我笑了笑,道:“先生教诲我一定铭记于心,三年后的乡试我必中举,让先生之才为朝廷所知。”

许先生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起来,这让我心中不禁有些忐忑。连忙低下头认错道:“学生骄狂,请先生责罚。”

许先生摇了摇头,苦笑道:“你并不是骄狂,既闲,以你之才赋,三年后能不能中举我不能保证。可六年后的乡试,你必能名列第一,摘得解元,可是这样,对你而言并不是好事。”

我愣了愣,道:“先生。您的意思是……”

许先生指了指窗外的一排翠竹,语重心长的道:“九岁秀才虽然骇人,但用一神童之名还能解释的过去,可十二中举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当今圣人最重文人,尤其是有才赋的人,据说你这次中了秀才,圣上都有了耳闻,还要嘉赏你的双亲,可被人拦了下来,说怕你受了圣眷,日后骄狂。若是再中了举,对朝中的一些人而言,你就是隐患,日后可能对其地位造成冲击,既闲,你并无背景,又太过年轻,若是被一些人猜忌,以后在朝中可就寸步难行了,要记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许先生的这番话让我不禁沉默了起来,过了许久,许先生以为我是心有不甘,不禁继续劝道:“我知道,你若是十二中举,必能青史留名,可是既闲。难道你志向就仅至于此了吗?”

见先生误会,我苦笑一声,拱手解释道:“先生莫要误会,学生只是觉得,朝中一些人如此龌龊,日后即便学生进了朝中。也未必能落得好下场。”

许先生苦笑一声,道:“势利小人,历朝历代都不在少数,既闲,你若想要实现心中抱负,就只有学会外圆内方,且行事不可太过轻狂高傲。”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向许先生施了一礼,道:“先生金玉良言,学生定铭记于心。”

许先生见我听了劝,整个人的神色都轻松了不少,他站起身来。看着我道:“你这些日子莫要忘了去学堂,再过阵日子县里定会来人,让你去县学宫,你去学宫之后,定要记得韬光养晦,不可当出头鸟。平时得了假期,回来看看爹娘便是。”

提起这个,我不禁有些抗拒,看着许先生便小心翼翼的问道:“先生,不去行不行?”

许先生瞪了我一眼,道:“此乃皇命,你抗命不遵还想不想继续考取功名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要记得,只有你有了出息,我心中才会欣慰,懂吗?”

说到这,许先生又笑了笑。道:“这几年在家,除了专心研读外,你的婚事也可以准备准备了,先让你爹娘物色好良配,晚几年成亲也不迟,不过日后切勿做了尘世美便行。”

说罢,许先生不顾愣在一旁的我,笑着便走出了书房。

许先生走后,我孤身来到了书桌旁,一边研墨一边想着心事,许先生所说的婚配我并未放在心上,但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我却听进了心里。

毕竟许先生说的没错,与其庸人自扰,不如将目光放在眼下,考取一番功名,出候拜相后,远可造福天下苍生,近可让爹娘和许先生引我为豪。

想到这,我心思豁达了起来,站在椅子上犹豫良久,想着心中抱负,当我想起先贤横渠时,内心不再犹豫,挥毫便在纸上写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