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被贬/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了他一眼,反问道:“我怎么了?”

金小发挠了挠头,颇为苦恼的道:“刚,刚才我出来的时候,好像听到公主在哭,哎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明君嫂子是个好人,可这公主也像是个好人,既闲哥,你就不头疼吗?”

我摇了摇头。道:“这有什么好头疼的,就像一个瓢里面装满了水,你再往里面倒水只会溢出来,感情的事,本就勉强不来。”

金小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我虽然听不太懂,但既闲哥说的肯定有道理。”

我笑了笑,将巾帕重新塞回怀里后,就对他打趣道:“你听都听不懂,怎么知道我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呢?”

金小发神情严肃的看着我,义正言辞的道:“既闲哥是文曲星下凡,那天生就是要干大事的人,既闲哥说的话肯定是有大道理的,我金小发听不懂没关系,既闲哥你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

我摇了摇头,心里忽然有丝悲哀,也不管金小发听不听得懂,我指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路人,道:“就算是文曲星下凡,在这凡人堆里又能落个什么好呢?小发。你说咱们赴京赶考,究竟是对是错?考举了功名,成了状元,跨马游街看似风光,但咱们丢了一些东西,这辈子也找不回来了。”

金小发呡了呡嘴,撇过头去没有再吱声,只剩下我看着窗外这外表繁华至极,内里却透着一丝冷漠的帝京。

之后我担任了三年翰林院修撰,只待出去便能安排官职,从此以后一马平川,可这三年来,我每天生活的势同水火,在第一年中旬,家里传来消息,许先生病逝,据说是在听到我在帝京迎娶公主的消息后活生生气死的,他死前在病榻上神智已然不清,但口中依旧喃喃自语,反复只有一句话,就是说要将我革除于门墙之外。

第一个打击的影响还没消退,第二个打击就接踵而来,第二年初,家里又传来消息,我娘因为太过思念我。思极成疾,最终在某天清晨逝去,我爸对着我娘的遗体发了一上午的呆,中午睡了一觉后也再没有醒来。

而宋明君,在办好了我爹娘的后事后返回济安城。和宋大夫消失再不知所踪。

只是三年,济安在我心中变了一个模样,那里再没有许先生,再没有我爹娘,再没有宋明君。也再没有我的家了,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陡然被圣上赐婚让我猝不及防,心虚下我无颜返家。以至于后面的这一连串变化。

三年来,因为种种打击,致使我对莫兰愈发疏远,三年间我对她相敬如宾,按照金小发的话来说。我对她的态度比起丈夫对妻子更像是臣子对公主,可能因为这个,莫兰脸上也很少再见欢颜。

从翰林院出来后,当年的同期学子要么被分配到了地方为官,要么继续留在翰林院中。而成绩较好的,例如江家两兄弟,则被任为了部院主事,而我则从从六品一举跳到了正五品,为光禄寺少卿。

在我准备就职的这段时间里,朝中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太傅李林涵,上奏弹劾兵部尚书荣宽,在朝中引起了一片波澜。

兵部尚书荣宽是两朝元老,在朝中威信极高且党羽无数。最主要的是,荣宽是当今圣上最有力的支持者,当年先皇驾崩之时虽立有太子之位,但三皇子因为善于经营所以人脉颇广,对皇位也虎视眈眈。眼看太子地位不稳,最关键的时候荣宽站出来为太子保驾护航,顺利帮助太子接过权利,可以说,若是没有荣宽,当年三皇子和太子之间免不了来上一番龙争虎斗。

如今李林涵弹劾荣宽,满朝文武立刻群起而攻之,无数奏折犹如雪花般呈到圣上面前,内容无一例外,全是要求圣上治李林涵污蔑同僚之罪的。

圣上在诡异的沉默了几天后终于下旨,李林涵这位‘弹劾专业户’终于栽了一个大跟头,被圣上罚去了边疆寒苦之地三年。

李林涵走的那一天,京中无一人相送,我在内心中挣扎了半天,才让金小发带着我悄悄来到了城门口,并截住准备离京的李林涵一行人。

“你怎么来了?”

李林涵面色憔悴,使其更显得苍老了许多,见到我来了,他神色异常吃惊。

我对其施了一礼后忍不住轻叹口气,问道:“李公今日离京。小子前来相送一程。”

李林涵愣了愣,随即苦笑一声,语气悲哀的道:“老朽在京中已有数十年,历经三朝风雨,曾自认也有老友无数,可如今我要走了,那些老友无一人送我,倒是个一面之缘的年轻后生前来相送,这人世间人情冷漠,也莫过如此了。”

说罢,李林涵在下人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他指了指前面,道:“你若是不急,就陪我到前面走走吧。”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上去扶住李林涵,陪他走了两步,最后我忍不住内心中的疑惑,问道:“李公,您为何非要去惹那荣宽呀?荣宽在朝中党羽无数,地位也早已根深蒂固。您和他作对,最后又能落个什么好呢?”

李林涵沉默片刻,随即惨笑一声,道:“想扳倒荣宽的人不是我,而是当今圣上。”

“什么?!”我心里一惊,忍不住脱口而出:“荣宽可是圣上当年的铁杆拥护者呀,圣上怎么会……”

李林涵长叹一声,道:“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圣上登基后,荣宽仗着拥龙之功渐渐变的肆无忌惮,将满朝文武都不放在眼中,行事也嚣张跋扈起来,甚至敢在暗地里挑战圣上的权威,对于圣上而言,荣宽已经是个威胁了,我这么说,你总该懂了吧。”

我沉默片刻,只是额头却起了一层冷汗,道:“李公的意思是,是圣上让您……”

李林涵轻点了点头,道:“我是一把刀,如今刀砍在铁板上了,钝了,也自然该扔了。”

说到这,李林涵扭头看了我一眼,道:“其实满朝文武都知道我为何屡次弹劾朝中大臣,这也是他们不敢和我走近的真正原因,我李林涵年事已高,也不想寻死,这次弹劾荣宽也是无奈而为。可是圣上想不到的是,这荣宽在朝中的根基竟如此之深了,以至于满朝文武明知道这是圣上的意思,依旧揣着明白装糊涂,上奏死保这荣宽。”

“如今圣上已经撕破了脸。这荣宽必不会坐以待毙,且看圣上还有什么高招,不然这天下恐怕真要乱了。”

我点了点头,兵部尚书统管全国兵事,这荣宽又在边疆经营多年,若想反,那天下无疑会陷入一场浩劫之中。

和李林涵静静的走了一会,最终他回头看了一眼帝京,以及城楼上空依稀可见的未央宫时忽然一叹,道:“也就最后看这一眼了,这一走,这辈子我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我愣了愣,随即连忙道:“李公切勿灰心,圣上只是说要罚李公去边疆三年,可是李公毕竟是替圣上做事,他日后一定会再调李公回京的,这个期限绝不会太长,至多一年,李公便能够返京了。”

李林涵苦笑一声,他指了指自己,道:“我今年已经七十九了,此去边疆迢迢万里,我即便不倒在路上,在边疆寒苦之地又能够熬上几天呢?”

我张着嘴,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七十九已然算是高寿,很少有人能够活到这个年纪,而李公年事已高本就身体不好,这一去别说是到边疆了,恐怕连路上的颠簸都吃不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