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梦醒时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光匆匆,当人们渐渐淡忘了张既闲这个名字的时候,却有一个孤独的灵魂在时间长河里挣扎。

他做过行医,走贩,甚至是乞丐,但也光宗耀祖过,曾是富甲一方的巨商,也曾是让敌国闻之胆寒的大将,他每一世身份不同,外貌不同,名字也不同,但相同的是那身躯里深藏着孤寂迷茫的灵魂。

不。曾有几个人似乎和影子一样,无论他身份如何,年岁如何,都会在一个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出现在他生活中,每当遇到这几个人的时候,他眼中的迷茫愈发浓郁,内心的悸动也愈发激烈。

一直到第十世,他成了一个被路过老道收养的道士,也许是命运的捉弄,这一世他也叫张既闲。

世道动乱,烽烟四起,收养张既闲的老道在临死前,给予了张既闲一把剑,那是一把平平无奇的剑,老道却慎重无比,似乎将其视作自己的生命。

“这把剑叫为武,天道为和。止戈为武。我师傅将它交给了我,如今,我将它交给你,从今往后,你就是为和观的观主,无论今后你去向何处。切要记得,慎起干戈,止戈为武!”

这是老道交待张既闲的话,说完这句话后没多久,老道便驾鹤西去,张既闲处理完老道的后事便孤身下山,行使一个道家弟子的使命。

因诸侯争霸妄动兵戈,外加上各地流寇为害乡里,致使天下百姓民不聊生,见神州动乱,魑魅魍魉趁势而起。

张既闲手持为武,一路游历神州大地,他仗义勇为,他斩妖除魔,途中他遇到过一只灵狐,也遇到过一个侠女,他们结伴而行,曾并肩作战,曾把酒言欢,但命运捉弄,这三人最终分道扬镳。

十年后,为和观中,月色凄凄,映衬出一丝不详,观中槐树前有一具狐尸,雪白的皮毛尚带着温热的血迹,张既闲瘫坐在地,他怀中抱着一个女人,为武剑插在女人的腹中,他颤抖着手。脸上带着泪痕,看着怀中的女人眼中带着一丝憎恨,也带着一丝痛苦和不舍。

“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也毁了你的一切,很公平,对吗?”怀中的女人颤抖道。

张既闲惨笑一声。道:“我已经放下一切,归隐观中,你为何就是不肯放我一马?”

女人伸出手,如数年前一样,温柔的抚摸着张既闲的脸颊,看到他眼中的痛苦。女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我放过你,谁放过我?既,既闲,我要你永远记着我,这是你欠我的。你赖不掉……”

说罢,那只手无力的垂落在地,院中的男人痛苦的仰天长啸,犹如一匹受伤的孤狼。

处理完女子和那只灵狐的后事,张既闲将为武剑插入院中的一块青石之中,末了他任命刚入门不久的亲传弟子为新一代的为和观主。交代完后事便飘然而去。

没人知道张既闲去了哪里,直到他的亲传弟子去后山给那二位扫墓的时候,才看到两座坟前跪着一个人,正是张既闲,而此时的张既闲早已死去多时,只有面前地上刻着一句话。

欠你的。我还了。

“初三,初三你快醒醒!你特么可不能出事呀!不然我老金肯定得被九爷拽着给你陪葬!”

“金胖子你别晃了,再晃就算人还活着也被你给晃死了!”

“人,人醒过来了!”

睁开眼,面前是四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我正想下意识的说些什么。可脑袋里却剧痛无比,犹如一把锉刀正在我脑子里搅一样。

“初三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

“小夏哥,你的百骨丹还有吗?再给初三来几粒吧!”

“没用,刚才已经给他吃了一粒,给再多也无济于事。”

见我痛的满地打滚,身旁几人顿时慌了神。过了会我头脑稍微好了点后,无数记忆却犹如开闸的洪水一样涌入我的脑海中。

我叫张初三?我是张既闲?

回想自己的身份时,我头脑愈发乱了起来,我到底是个土夫子,还是那个状元,道士,郎中?无数记忆在我脑海中浮现,我越是想,就越是头痛。

“初,初三?”

身旁传来一个声音,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胖子正满脸关切的看着我。当看到他那张脸时,我下意识的愣了愣,随即心里一惊。

这不正是金小发吗?不,不对,是叫金大发,可他的面容为何偏偏和金小发那么相像呢?

想到这,我脑海中又是一痛,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头,金大发见状刚想过来,我却将他推开,有些歇斯底里的道:“我,我是谁?你们是谁?我到底在哪?!”

四周人皆是一愣。回过神后金大发有些纳闷的看着我,道:“初三,你在说什么胡话?你叫张初三呀!难道你昏过去一会就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

“我不是张既闲吗?不,我叫张如虎才对。张既闲,张初三,张如虎。我到底是谁!”

这时候即便是个傻子也看出了我的不对,金大发正想说着什么,却被一个女人给推开了,那女人一头如瀑的黑发,眼睛似是夜空中最闪亮的星辰,看到她的时候我如遭雷劈。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墨莲,你,你没死?”我痴痴的道。

墨莲愣了愣,随即她蹲在我的面前,用双手将我的脸托起,那双眼睛似乎是一个港湾,让我濒临崩溃的心渐渐冷静起来,她将我眼角的一点泪花拭去,轻声道:“别怕,一切都结束了……”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正想再问些什么,她却用手遮住了我的眼。接着将我的头轻轻的放在双腿间,道:“现在什么都别去想,闭上眼好好的休息会,等会我再告诉你一些事情,好不好?”

我怕眼前的女人再一次离我而去,所以顺从的照做了。休息了会,我的心彻底平静了下来,接着面前的女人却忽然轻声说道。

“我,不叫墨莲,我叫墨兰,你也不是张既闲,更不是什么张如虎,你叫张初三,无人可以替代的张初三。”

面前女人的话让我心头一颤,来不及反驳,她徐徐将我的前半生经历轻声道出,随着她的话语。脑海中属于张初三的记忆也在各个人生记忆中占据上风,从中脱颖而出后,一些原本模糊的记忆瞬间变的无比清晰。

“吃了那颗丹药后,你就陷入了昏迷,只是不到十分钟就醒了过来,在这十分钟里。你在梦中到底看见了些什么?”

缓缓睁开眼睛,我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墨兰,从她的腿上起来,我揉了揉脸,接着向金大发要了根烟,调整好词措后。我将我那十世记忆全都简略的说了一遍,只是一些地方我出于本能并没有说,比如莫兰和宋明君,比如墨莲和那只灵狐。

听完后,众人都倒抽了口凉气,金大发震惊无比的看着我,道:“你只是昏了十分钟,梦里却渡过了十世?!这怎么可能!”

看着金大发,我的思绪又恍惚了起来,稍微愣了愣神后,我就尽可能若无其事的道:“说实话,我也感觉不可思议,甚至我感觉即便是这个张初三,也是我轮回中的一环,也许,我现在还身陷虚幻之中,而你们,都是我的幻想。”

金大发向墨兰苦笑一声。道:“墨兰姐,现在怎么办?我感觉初三现在有些不正常了。”

墨兰轻叹口气,道:“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现在这副样子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换作是你,你能从十世记忆中走出来吗?没疯就不错了。”

“或许,我知道曹操为什么不渴求长生了。”这时,江夏忽然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