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上上签,宜寻铜莲/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夏哥,现在纠结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吗?”金大发冲其苦笑道。

江夏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你们想,如果曹操曾经也得到过一枚这样的泥丸,并且还在梦中历经了十世,甚至更久,那结果会如何?”

江思越沉吟片刻,随即打了个寒颤,道:“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没人会再渴望那所谓的永生了。”

江夏点了点头,用手指着我,道:“刚才初三说了。他在最后一世是自杀,自杀后才脱离了那个梦境,也就是说,要想从梦境中出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自杀,一个人活到不想活了,再清醒后还会渴望那所谓的长生吗?”

听到这,金大发皱了皱眉,道:“可是这其中还有个疑点,那就是九世铜莲的作用,在传说中可不止能让人永生呀。”

江夏点了点头,道:“没错,可如果这时候再有个人告诉曹操一些事情,让他彻底死心呢?结果又会如何?”

“什么人?”金大发问。

江夏轻叹口气,摇头道:“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徐福在梦中遇见的那两位仙翁,可能性太多了。”

众人沉默一会。接着墨兰走了出来,道:“这些事回洛阳后再说,现在大家让初三休息会吧,他还没彻底从十世记忆中走出来呢。”

众人点了点头,我也没有出声反对,毕竟这时候我确实需要一个人冷静冷静。回想那十世中的点点滴滴,我未免有些感慨,如果那真是梦的话,为何会那么真实呢?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一件件让我或悲或喜的事情都好像刚刚才发生过,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庄周,此时的我,也大概能够理解一些他的感受了。

想着想着,我忍不住靠在背包上睡了一觉,一觉醒来,思维清晰了很多,虽然那十世记忆依旧历历在目,但此时的我至少不再怀疑自己的身份,我就是我,是张初三,不是别人。

这时候大家都还在地上休息,我并没有出声打搅,过了半个小时,众人陆续醒来,草草吃了顿饭后,金大发走过来递给我一根烟,道:“初三,没事了吧?”

我挤出一丝微笑,摇头道:“好多了,至少不再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个梦了,等会吸完烟就出发吧,出来这么久,九爷在洛阳也该担心了。”

听到我说姚九指,金大发似是松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便没有再说什么。

修整好。众人起身继续出发,似乎是为了照顾我,大家并没有让我再打头阵,而是将我安排在了队伍中间,虽然我很想说这样做没必要,但看到四人关心的眼神。我还是沉默了下去。

顺着楼梯来到第三层,刚进去只见这第三层和第二层差不多,都显得异常空旷,外面不知从何而来的夜风将窗边挂着的铜角吹得叮叮作响,清脆的铃声在空旷的阁楼里显得有些诡异,有了前两层的经验。这次谁都不敢大意,确定四周没有什么明显的异物后才走入其中。

“奇怪了,这里面什么都没呀!”金大发挠头道。

我眯了眯眼,心里也有一丝疑惑,这第三层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可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修筑这铜雀台的工匠显然不可能做无用功,那么,猫腻到底在哪呢?

想了想,我开启了阴眼,可是四周没有一点阴气。安静的着实有些诡异,俗话说反常既妖,我可不认为这里面会有看上去的那般平静。

找了会,确定这第三层里确实没有什么隐藏起来的暗门机关后,金大发既有些疑惑,又有些庆幸的道:“这里面既然什么都没有。那么我们还是上去吧?”

墨兰沉默片刻,随即点头道:“也好,不过还是小心点,别被假象迷花了眼,我感觉事情不会有这么简单的。”

一行人走向楼梯,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江思越大叫一声,接着就拔刀退后了几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楼梯口,神色中满是忌惮。

我下意识的往楼梯口看了一眼,却只见楼梯口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只有一罐竹签。而桌子后面,一个形同干尸的老者正笑容满面的看着我们,只是因为他的模样,这笑容在我们眼里着实有些惊悚。

看到江夏等人投来的目光,我皱了皱眉头,道:“我刚才用了阴眼,但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金大发愣了愣,接着悚然一惊,道:“那这老头是个活人?这怎么可能?!”

是呀,深藏地下,千年不见天日的铜雀台里有一个活着的老头。这事怎么看怎么惊悚,正当我们惊疑不定的时候,那老头忽然咧嘴一笑,只是嘴里却满是透明的尖牙,看上去让人头皮发麻。

“不用苦想了,我确实是个不甘归去的亡魂,但小娃娃你道行太浅,自然察觉不到我的存在。”老人如此说道。

我愣了愣,随即下意识的不信,要知道越是厉害的阴尸,在我阴眼下就越为明显,尤其是那些冥王。在阴眼下更是如同一个个行走的黑洞,所以这老人这样说,我自然不服。

见到我的神色,那老人似是猜到了些什么,只是它摇了摇头,好像并不屑于去解释。将桌上的那筒竹签往我们面前一推,道:“上签生,下签死,自己过来选吧。”

听到这话,江思越不屑的笑了笑,道:“老鬼。你好大的口气,即便是个冥王,在我们眼前也不敢大放厥词,你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呀?”

“冥王?”老人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小娃娃你的口气倒是不小,有趣,有趣!”

只是说到这,前一秒还在大笑的老人忽然冷下脸,四周的空气都仿若一下子降温到了零度,让我皮肤生疼,似乎被冰刀子抵住了一样。

“你们可知道。在这栋楼里,即便是所谓的冥王,也逃脱不去!”

看着老人的面容,我在心底衡量它到底是不是在吹大气,只是闭上眼,在阴眼下那老人身上没有丝毫阴气。生气,似乎只是一件死物的时候,我心里便生出了一股忌惮,这个老人,绝对不简单。

“你是谁?”江夏皱着眉,问道:“阁下如此自信,想必不是无名之辈,可否报上名讳?”

老人看了江夏一眼,沉默片刻,随即笑道:“我没有名字,我只是一个影子,而一个影子是不需要名字的。”

说罢。它指了指桌上的竹签,道:“不要浪费时间了,你们到底是选择和我一战,还是乖乖的遵从游戏规则,自己选吧。”

五人你看我,我看你。谁心里也没个主意,最后金大发忽然走了上去,拿起竹筒看了看,接着居然当着老人的面,在竹筒里挑了起来,老人勃然大怒。道:“干什么,你想死吗?”

脸色同样极为难看的金大发也不甘示弱的将竹筒往桌上一拍,道:“刚刚你不是说让我们自己选吗?我自己选了,有错吗?还有,这竹筒里面为什么只有下签和下下签?你是不是成心和我们过不去?”

老人脸皮抖了抖,冷笑道:“是又如何?选了你们是死,不选你们也是死,或者你们可以和我过过手,正好我也饿了几百年了,看你们细皮嫩肉的模样,血肉定是极为鲜美的。”

金大发猛地从腰间拔出刀,大声道:“兄弟们,这老东西不识抬举,上!”

“住手!”墨兰忽然阻止道。

金大发回头看了墨兰一眼,急道:“墨兰姐你干什么呀?这一战已经不可避免了。”

墨兰轻轻的摇了摇头,她走上前,拿起竹筒后摇了摇,从中掉出一根竹签。她不等老人弯腰去拾自己就抢先拿了起来,接着她手一用力,将竹签撇断后把一截无字的竹签递给了老人。

“这签我自己解了,上上签,宜寻铜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