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汉故征西将军曹候之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眼前的半根竹签,老人眼角一跳,抬头神色不善的道:“小丫头,你是在愚弄我吗?”

墨兰摇了摇头,笑道:“老爷子,是您在愚弄我们,您竹筒里只有下签和下下签,无论我们怎么抽都是死路一条,是您不给我们活路。”

老人冷哼一声,道:“我就是不给你们活路。怎么样?”

看这老鬼蛮不讲理的模样,金大发鼻子都气歪了,要不是墨兰在一旁拉着,估计他一刀就往老人脑袋上劈过去了,即便是一向冷静的江夏,此刻看向老人的眼中都带着一丝冷意。

看着双方剑拔弩张的模样,我在一旁有些头疼,如果不是必要,我真的不想和这个看不清深浅的老人动手,于是我想了片刻,最后走到老鬼面前,道:“老爷子,让我来占吧,要是真占到了下签,您再向我们出手不迟。”

我的举动让一些人很是不理解。金大发看着我,满是疑惑的问道:“初三,你干嘛呢?我说了,他竹筒里只有下签,你再怎么试结果都一样。”

我向其摇了摇头。表示我心里有数,而老人此刻也兴致勃勃的看着我,道:“好呀,反正谁先谁后都一样,那你就占吧。”

我点了点头,随即拿起竹筒看了一眼,接着使劲摇晃起来,可当一枚竹签从中掉出来的时候,刚掉到地上便化作了万千粉尘,如同历经了千年时光一般脆弱。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松了口气,其实我之前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我的命格在姚九指等人的口中,是那枚命运女神掷下后立了起来的硬币,没有任何人能揣测出我的未来,更别提左右我的命运了。

“你……”

耳边,传来了老人那生涩如夜枭般的嗓音,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道:“你是那个人?”

我愣了愣,反问道:“老人家,你什么意思?”

老人轻叹口气,随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如魏王说的一样,你终究还是来了,我等了千百年。以为那不过是一句笑话,可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间出现。”

“喂,老鬼,你话能不能别说一半留一半?魏王当初到底说了什么?你又是谁?”江思越问道。

原本脾气似乎有些暴躁的老人闻言洒脱一笑,似乎遇到了什么开怀的事情。他没有理江思越,而是看着我说:“你上去吧,至于其他人都得留在这。”

我心里一突,忙问:“老人家,你什么意思?他们为什么不能上去?”

老人晃了晃手里的竹筒。冷笑道:“他们要是也能如你这样,我放他们上去也不是不可,只是,你确定要让他们碰这种运气?”

我沉默了,而原本早已按耐不住的金大发此时却跳了出来。大声道:“上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呢,初三你别听他的,咱们几个合力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这个老骨头。”

这次,就连墨兰也没有出声反驳,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我。我沉思片刻,当我看到面前老人那冷笑且毫不在意的神色时,内心已然有了主意。

“大发,别闹了,你们留在这里等我。放心吧,我死不了的。”

金大发愣了愣,正要说什么却被墨兰拉住,墨兰看着我,那双眼眸让我有些失神。不禁想起了那十世中的一个个身影。

“初三,你有把握吗?”

回过神来,我对墨兰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那个我了。那十世对我而言并不是全无收获。”

十世中,有太多太多的记忆了,但对目前的我帮助最大的,还是第十世,那世的我是个道士,虽说如今是末法时代,当我依旧从中获益匪浅,最起码如今的我凭借着各种手段和第十世中的收获,有自信在一位冥王的手中战而不败。

见我一脸自信的模样,墨兰笑了笑。点头道:“那好,我们在这等你,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立马回来。”

“墨兰姐……”

“墨兰说的对,让初三去试试吧,大发,你和初三在一起那么久,应该对他有些信心。”

随着江夏的表态,金大发也只能无奈的点头同意了,我和四人依次交代了一番。接着就要往第四层走,可那老人却伸手拦住了我,我疑惑的扭头看了他一眼,不知是哪里又出了变故。

“第二层中的那枚长生药是你吃的?”老人问。

我愣了愣,道:“那就是长生药?”

老人点了点头。叹道:“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确实是长生药,毕竟只要你不自寻短见,那你就可以无限轮回的存在下去,毕竟那里面的真实。你应该深有体会。”

听到这我忍不住看了这老人一眼,甚至有些怀疑他的身份了,但出于某种原因,我还是硬着头皮,道:“即便如此,那又怎样?”

老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道:“那你现在难道还想去追寻那虚无缥缈的长生吗?”

我沉默少许,随即摇了摇头,真诚的向老人说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永生不死,在吃下长生药前我是这样想的。吃下长生药后这个念头就更加坚定了,只是总有些东西,比所谓的永生更加值得去追求,不对吗?”

老人愣了愣,半响后他放下手。摇头叹道:“我虽不知道这盘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对于你而言,无论身属哪派,都不一定是个好事,既然你下定了决心,我也就不再劝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这时候我忽然感觉眼前的老人也没那么可怖了,于是我笑了笑,道:“多谢前辈,我会当心的。”

老人不屑的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行了,赶紧上去吧,到了第四层,帮我把里面的东西拿下来。”

我犹豫了下,想问老人第四层里有什么东西。可想了想,我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以我的感觉来看,铜雀台里的险阻,到了第三层便已经是终点了。

到了第四层。我先站在楼梯口谨慎的往里看了一眼,却只见第四层里除了正中有一个石台外便空无一物,而石台上似乎放着一些东西,我犹豫了片刻,接着向其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石台旁,看到上面放着的东西时,我脑子一时间没能转过弯来,因为石台上居然放着一块石碑!

难道之前那个老人让我带下去的东西,居然就是这块石碑?想到这,我神色有些怪异,不过当我看到石碑上似乎刻有字迹的时候,不禁俯下身将其上的灰尘吹去,当烟尘散去,当我看到石碑上所刻的字迹后,整个人先是一震。随即心中满是复杂的滋味。

汉故征西将军曹候之墓。

也许有人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其实出自《让县自明本志令》,而这句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曹操早年的志向。

曹操这个人褒贬不一,在现代有很多种争论,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其早年确实忠心于汉室,最大的志向就是替汉室征讨天下,扫除贼寇。

摸着眼前这块石碑,我心中五味杂陈,这时候我又发现,石碑旁放着一个铁锥,只是随着光阴流逝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看得出,这块石碑上的字迹是后来被人一点点刻出来的,至于刻这字的人是谁,我想已经不难猜测了。

这块石碑,也许是曹操晚年时想起最初的志向,感慨之下才打造而出的,也许是曹操心里始终怀有一丝愧疚,汉室虽不是因他而亡,但他曾经有过一次让它涅槃重生的机会,但因为种种原因,他终究是选择了另一条路,而这块石碑,其实承载的就是那一丝遗憾和愧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