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醒罢笑长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慨完后,我开始有些怀疑楼下老人的身份,甚至我怀疑他就是曹操本人,但随即我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想,和老人聊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能听的出来,他确实不是曹操,不过它和曹操肯定有很深的关系,不然也不会被派来镇守铜雀台第三层。

最主要的是。如果他真是曹操的话,这块墓碑他完全可以自己上来拿,没必要托我之手。

将目光移到别处,确定四周别无他物,没什么遗漏的地方后,我缓缓走上第五层,期间我有些紧张,因为很快我就有可能和历史上的那位碰面,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把铜莲瓣给我,但如果不是必要。我不想和其交手。

快要走到第五层的时候,里面忽然传来了风声,铜角叮叮作响,奇妙的旋律中带着一丝让人心安的力量,我鼓起勇气。踏出最后一步,来到第五层后向里一看,却发现第五层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样。

第五层很空,但靠窗的地方摆着一具石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件多余的摆设。完全不像是一位盖世雄主的栖身之地,甚至我都有些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老人的当,或者我们从一开始就找错了目标。

在楼梯口站了一会,石棺里却静悄悄的没有发出一丝声息,我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安起来,因为我不明白我人都已经来了,石棺里的那人为什么还不出来,难道要我亲自去取?

闭上眼睛,在阴眼下,我发现石棺居然和旁处一样,没有丝毫异样,甚至连一丝阴气都没有,这让我心里渐渐凝重起来,但凡是棺材,但凡里面葬了人,无论尸不尸变,都或多或少有一些阴气,可这石棺却干净的不像话。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来说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石棺是空的,第二种则是和第三层的那个老人一样,其有特殊的技艺或者本身太过强大,能在我阴眼下蔽形,有了第三层老人的先例,我相信第二种情况可能性最大。

“曹公可在?”

忍着内心的不安,我轻声且恭敬的对着石棺问了一句,可过了许久,石棺里依旧静悄悄的,似乎里面的人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曹公为何对小子避而不见?”硬着头皮,我又问了一句,可是这次和之前情况以前,石棺里没有传来丝毫回音。

这时候我有一种调头就走,回三层搬救兵的冲动,但好在石棺里的那位虽然没有搭理我,可也没有传来什么异动,这让我多少有了继续支撑下去的勇气。

想了许久,我感觉僵持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如果耽误的时间太久,墨兰他们等的急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于是我拔出背后的禾刀,悄悄打开龙王戒,悄无声息的向石棺走了过去。

因为七星刀的缘故,魂归兮暂且无法使用,所以我唯一能依仗的也只有灾血了,虽说灾血来历不明,用了后产生的后遗症难以预料,但比起自己的小命,我决定谨慎一点更好。

缓缓来到石棺旁,我想了想,最终轻轻的在棺盖上敲了敲,可等了许久里面也没有动静,这次我按耐不住,将禾刀插进缝隙之后猛地一撬,棺材板却轻而易举的被我撬翻在地。

我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我完全没想到石棺会这么轻松的便被我打开,这石棺居然没有打上棺材钉!

可下一秒,我整个人惊呆在了原地,因为我看到,石棺里面居然是空的!

这是一个疑冢?我先是怀疑这个陵墓到底是不是曹操的主墓,可最后还是推翻了自己的怀疑,毕竟曹操死的时候三国尚未统一,再加上三国相互之间攻伐多年,所以即便魏国占据着中原富足之地,可国家还是没有太多的钱财,一个地下铜雀台耗费的国力已经难以想象了,如果这都是疑冢的话,我不敢想象曹操正墓到底是什么样的。

可如果不是疑冢的话,曹操的尸首又葬在了哪里呢?我发现我思维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

这时,我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空荡荡的棺材里居然刻着一行字,我愣了愣。随即抚去上面的尘埃,当我看清那一行字后,整个人不禁陷入了沉思。

一梦入万古,醒罢笑长生。

仙人引我路,功名利禄空。

看来。江夏的猜测是对的,曹操当初真的很有可能和我一样,在梦中得到了一种另类的‘长生’,而且诗中的仙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力,这个仙人难道和徐福在梦中遇到的仙人是同一人吗?我也入梦经历了千古,可为什么我没有遇到所谓的仙人呢?

摇了摇头,我暂且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当务之急是找到九世铜莲瓣,还有弄清曹操到底葬在了哪里,这棺中不仅没有尸骨,连九世铜莲瓣都找不到,如果不将这一切搞清楚,我们这趟很可能就白来了。

目光移开,我放眼看向窗外,可因为没有光线,所以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在第五层找了许久,确定没有遗漏,我最终只能无奈折返。

途中,我没忘将那块石碑给带下去,幸好如今我体质已经今非昔比,不然这块石碑我恐怕还真的搬不下去,见我回来了,金大发率先走了过来,道:“初三,你没事吧?”

我将手中石碑扔在地上,随即摇了摇头,道:“没事,不过铜莲瓣我也没能找到。”

“没找到?怎么回事?”江夏皱眉问道。

我看了眼身旁的那个老人,看他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我便将这一路所遇到的一切都叙述了一遍,众人听完后先是一阵错愕,紧接着墨兰看向正擦拭石碑的老人,问:“老爷子,这里不会是一座疑冢吧?”

老人头都没抬。淡淡的道:“你们说它是疑冢,那便是疑冢吧。”

金大发一听这话不禁眉头一挑,道:“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呀?是还是不是给个准话呀。”

老人轻轻一笑,道:“别说你们找不到魏公,就算找到了。你们也得不到铜莲瓣。”

“嘿,我说老家伙,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

“大发,你别急。”

江夏先是安抚住早已是一肚子不耐的金大发,随即他看向我。问道:“初三,你说第五层只有一具空棺?”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江夏问这个干嘛,而得知确切消息的江夏微微一笑,看着老人便道:“或许我已经知道魏公葬在了哪里。”

老人脸上抽了抽,若无其事的道:“哦,那你不妨说说看。”

“刚才我们来时途径一片树林,树林里有一座孤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这怎么可能!”江夏话没说完,江思越就一脸不可置信的道:“那座可怜巴巴的坟里是葬着魏公的真墓?哥。你别跟我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

这时我也有些费解,那座孤坟虽然可疑,不过外表实在是太寒颤了,实在不像是三雄之一的曹操死后归宿之地。不过紧接着我又想到了什么,脑海中轰隆一声,整个人的思绪瞬间开阔了。

“我知道了!小夏哥说的没错!”我激动无比,道:“这里距离阴九香林不远,你们想起来了吗?曹操让后人登铜雀台望其陵寝,其实这句话是真的!”

金大发愣了愣,随即他猛地一拍手,大声道:“我明白了,这个铜雀台指的不是外面那座,而是我们这座,卧槽,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