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回洛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短暂的狂欢后,那些阴灵苍白的肤色忽然变的有些透明,看到这幕不远处的老人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忍。

似无数萤火一般,那些阴灵的身躯化作了漫天飞萤,这凄美的一幕让我都有些为之神迷,甚至不由想起了第十世的某些回忆。

正当我愣神之际,身旁的金大发扯了扯我的衣角,回过神后我看到李老汉的侄子此刻也通体散发着萤光,冲着我们遥遥挥手。我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刚想冲它说些什么,可那个瘦小的身躯也猛地炸裂,化作了漫天飞萤。

“初三,一切都结束了是吗?”

我深吸口气,对金大发点了点头,有些疲倦的道:“对,一切都结束了,是时候回洛阳了。”

说罢,我走到那具大红棺材的身旁,将棺材板推开后,只见棺材里果然放着一枚铜莲瓣,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接着将其揣到了兜里。

此行的任务达成,按理我们应该立马回去。可看到那座孤坟旁的老人,我心中有些犹豫,不禁问道:“老人家,我们要走了。”

神秘老者不耐烦的看了我们一眼,道:“走就走了。难道还想我送你一程?”

我苦笑一声,道:“您老真的打算继续留在这里?”

神秘老者面色稍缓,点头道:“不用再劝我了,这里就是我的归宿。”

话说到这份上,也确实没有继续劝下去的必要了,我给金大发他们使了一个眼色,众人便向来时的路走去,当我们即将踏入山洞的时候,我不禁回头又望了一眼。

身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等了片刻,只见黑暗深处忽然有无数萤火乍现,那正是阴九香林的位置,我愣了片刻,接着叹了口气,随即便再无留恋的扭过了头。

顺利回到地面上,此刻正是黄昏时分,可即便如此,因为太久没有见过阳光,那柔和的夕阳依旧刺的我双眼生疼,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流下。迫不得已我只能用手捂住眼睛,待自己适应了光线以后,才敢再睁开眼睛。

居高临下,远处的白桑村中已经升起了缕缕炊烟,这万分祥和的一幕让我有些唏嘘,在我来之前也没能想到,这白桑村下面居然藏着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和这上面的世界比起来,当真是冰火两重天。

“老子又活着回来了,哈哈哈!”

正当我看着远处的白桑村暗自发呆的时候,身旁的金大发仿佛宣泄一般的大笑了几声,接着便神经兮兮的自语道:“我不管,回洛阳后,老子要一口气吹一瓶茅台,什么猪肘子,鸭爪老子要当饭吃!谁劝我都不好使!”

看着神经兮兮的金大发我有些无语,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此刻我也有些想要回姚记当铺了,毕竟一连几天吃压缩饼干的滋味不是什么人都能忍受的,我感觉哪怕现在给我一袋子盐,我也能津津有味的品上半天。

当然了,最难以忍受的还是这一身的酸臭味,回洛阳后我无论如何也要好好的洗上一个澡。

又一次的劫后逢生,也没人会站出来职责金大发大呼小叫,拖着疲乏的身躯,我们开着一早停在村外的车便径直返回洛阳。

当车辆驶到洛阳城郊的时候,因为太过劳累,再加上夜太深,回当铺难免会扰狐清梦,所以我和金大发等人商量了一下,让他们先行回家后,我一个人在车里睡了一觉,等第二天大清早的时候再回当铺。

第二天清晨,当我开车回到当铺的时候,刚踏进门里。还没来得及看看阔别数日的当铺,就听到一声极其嫌弃的咦。

“谁家臭要饭的,要饭也不挑个好地,来姑奶奶这是不是诚心找不痛快呀?”

我脸上抽了抽,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柜台后面,只见雅静今天穿着一身男式白衬衫,看款式好像是从我房间里翻找出来的,因为我身形瘦弱,所以衬衫自然也不可能大到哪儿去,所以我那可怜的衬衫穿在某位波霸的身上,被其摧残的惨不忍睹,扣子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开,这本是让人心猿意马的一幕,如果不是看到雅静脸上的表情的话。

如果不是雅静嘴角带着一丝快意的笑,说不定我还真会被其一脸嫌弃的表情所激怒,深吸口气,我揉了揉黏在一起成了一缕缕的头发,对其淡然道:“早呀,我先去洗个澡。”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回头看了她一眼,故作犹豫的想了片刻,接着道:“对了,回来之前我想了想。现在我和明君已经成婚了,在这住着也不方便了,所以我打算今天收拾收拾东西然后搬出去,以后当铺就你一人了,你要是嫌累的话不妨就把当铺关了吧。”

说罢。我若无其事的去洗了个澡,用了足足半瓶沐浴露和洗发水后,才换了身衣服神清气爽的回到了前厅,可还没等我踏进去,就只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抽泣声。我愣了愣,接着轻轻的走了进去。

走进去后,只见当铺门已经关上了,而雅静则跪在龙一灵位前,地上已经满是用过的一团团纸巾,可即便如此,雅静依旧一边擦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一边向龙一的灵位抱怨。

“老爷子,您看看,您才过世多久呀,张初三那个死没良心的就要搬出去,根本不管您老生前的心血。”

“您说说,您生前怎么没能看清他的嘴角,死后还把当铺留给了他,要我说再过几年他准把当铺给卖了!让您老的灵位都没个去处,您回头要是想家了,再回这当铺怕是早已物是人非了!”

听到这一段段哀怨至极的话,我嘴角抽了抽,看着雅静时不时的将目光撇到我身上,我凭着十世修来的心性笑了笑。道:“放着吧,当铺我不会卖的,老爷子的灵位我也会带走的,绝不会让老爷子没个去处!”

“你敢!”

雅静此时顾不上演戏,张牙舞爪的就向我扑了过来,怒道:“老爷子生前就说过要收我为干孙女,你凭什么把老爷子灵位带走?我跟你说,我和老爷子的灵位同生同死!”

一把按住扑上来的雅静脑袋,我向咬住我手掌的雅静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戏很多?”

雅静愣了愣,接着松开嘴一副死狐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道:“我不管,反正你人什么时候走都无所谓,但老爷子的灵位你别想着带走。”

伸了个懒腰,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慵懒的眯了眯眼后,我向雅静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知道的,你打不过我,我就是强行要把老爷子的灵位请走你也拦不住我。”

说到这,看着正欲发作的雅静,我挥了挥手,懒洋洋的说道:“不过呢,其实我也不是非走不可,只是之前在这住的不顺心罢了,如果以后某人能管住自己的嘴,每天给我买早点,做午饭,晚饭的话,我也能将就着继续住下去,你看如何?”

雅静听完后并没有发怒。反而一脸狐疑的看着我,正当我暗自心虚的时候,她忽然凑上来在我身上嗅了嗅,接着面色稍缓,可依旧一脸纳闷的看着我,道:“张初三,我怎么感觉,你这一趟出去变了不少呢?”

“有吗?那是你的心理作用吧。”

干咳两声,我面色有些红,因为在第五世的时候,我可是个才华顶尖的学士,和第一世不同的是,我那时流连于青楼酒坊,留下一段段‘佳话’,只不过最后遇到两个女子后转性了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