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余生抵我可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狐疑的看了不才道人一眼,道:“什么事?不会是他让你来的吧?”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放心吧,不是前辈向我告的状。”

说罢,我便将不才道人拉到了一旁,接着从兜里掏出烟给了他一根,又点上了火,待不才道人舒服的抽了两口后,我才笑道:“前辈,大发的性子是恶劣了点。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不才道人笑着摇了摇头,长出口气,道:“我怎么会和他一般见识,毕竟那可是我的‘债主’呀……”

说到最后,不才道人语气轻缓,且隐隐蕴含着一些失落,他的目光在烟雾缭绕中闪动着,似想起了什么往事。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也识趣的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还没问您呢,您前几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呀?弄得我心急火燎的跑过来了。”

不才道人对我眨了眨眼,笑道:“你刚回洛阳,就给自己放几天假吧,不然你就真要心急火燎的再出远门了”

不才道人这个关子卖的我心里跟猫挠似的。只能苦笑一声,道:“您老到底有什么事呀,就别卖关子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性子急!”

不才道人收敛起笑容。忽然扭头看向不远处还在互相冷嘲热讽的宋姑娘和金大发,看了片刻才有些痴了似的,头都没回,语气带着一丝哀求的轻声道:“初三,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我微微一愣,随即感觉到了一丝诡异,不禁有些谨慎的向不才道人问道:“前辈,您,您没事吧?”

不才道人摇了摇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道:“这件事和你有关,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说,你等我一个星期,等我准备好了,我会将我知道的告诉你的。”

出奇的,我心中再没有感到一丝急躁,反而心生不妙,因为从这不才道人的语气中,我似乎感觉这不才道人好似要交代后事一般。着实让人有些心惊。

可不等我再次问,不才道人就扔下手里的烟头,向我辞别道:“行了,七天后我去找你,你到时候在家里等着我便行了。”

说罢,不才道人顿了顿,接着又看了我一眼,十分郑重的道:“初三,大发能认识你这个朋友,是他的福分,我代他谢谢你了。”

说完后,不才道人又换上了一副笑脸,走到金大发和宋姑娘身边就苦口婆心的开始和稀泥,我愣愣的看了不才道人半响,最终连招呼都忘了和金大发打,便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车里。

“怎么了?一回来就苦着一张脸。”慕容云三看着我颇为好奇的问道。

我深吸口气,忍不住扭头又看了院里的不才道人一眼,道:“这个不才道人,今天有点不对劲……”

慕容云三愣了愣,问:“不对劲?怎么个不对劲法?”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怎么说呢,今天他的语气,跟托付后事似的。”

接着,我便将刚刚的事说了出来,慕容云三听后也露出一脸沉思的样子,最终他轻叹口气,一边打火一边轻声道:“风雨欲来呀……”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看了窗外一眼,只见今天的天色阴沉的可怕,乌云厚厚的累叠在一起,让人光看一眼就被其压的喘不过气来,这让我原本就不是很好的心情更增添了一丝阴霾。

前脚刚进当铺,后脚天边就传来了滚滚雷声,我心事重重的上了楼,去房间里洗了个热水澡后,才披着浴巾从里走了出来。正当我精神为之稍稍一振的时候,旁边却传来了一声低语。

“是不是累了?”

我扭头一看,只见蒋明君坐在床旁,今天她依旧穿着一身红裙,只是却让我稍稍生出了一些陌生之感。

盯着蒋明君看了许久,我才找到了那丝让我有些不安的陌生来源。

是蒋明君的眼睛,如果说之前蒋明君的眼睛似是涓涓细流的溪水,那此刻它给我的感觉则是一潭碧绿,幽深,看不清深浅的湖泊。

宁静。神秘,甚至带着一丝沧桑感。

“你怎么了?”

见我半响不说话,而且表情有些古怪,蒋明君面色不禁露出了一丝忐忑。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怎么。就是感觉今天的你,好似有点不一样……”

蒋明君愣了愣,接着可能错会了意思,神色居然为之一暗,我连忙摆了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这是相思成疾!对,相思成疾,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说罢我在心里松了口气,十世记忆让我的泡妞技术精进了多少不好说,但脸皮绝对是更厚了。

蒋明君翻了个白眼,但也没有再过多的难为我,待我在床上躺了一会,正迷迷糊糊的时候,一直趴在我胸膛上的蒋明君忽然轻声道:“初三,我之前做了一个梦。”

“恩……恩?!”

不知道是不是对梦太过敏感,我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不过我又感觉到了些不对,问道:“你,你也可以做梦?”

蒋明君没有说是与不是,而是看着我的眼睛,轻声道:“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不可置信的看着蒋明君半响都没说出话来,这话已经很直白了,我当然听得懂,只是……这怎么可能?!

蒋明君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绝美的脸庞让我心头一颤,她笑着,盯着我的眼睛,道:“梦里我过了千年,去过很多很多地方,见过很多很多景色,喝过很多很多酒,但只爱过一个人。”

我忍不住在她脸上啄了一口,末了疑惑道:“你为什么和我一样?那长生不老药明明只有一粒,还被我吃了。”

蒋明君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你醒来的时候,我也同时醒来了。”

想了一会,我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索性便不再去想,以免自己纠结。

搂着身旁的这个人。我虽闭着眼,却依旧心跳很快,不知道为什么,虽说十世每一世都能相遇,相知,相爱,按理说应和老夫老妻没什么区别了,但每一次和她在一起,我都能找到那种仿若初遇时的心动。

“你说,咱俩是不是天生契和呀,不然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了都不会腻?”我忽然问道。

怀里的蒋明君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轻笑道:“我等了千年,现如今加上梦里的日子才不过和你在一起千年,我又怎能满足?说起来咱俩只不过扯平了。”

听到这我玩味的看了怀中人一眼,道:“既然这么说。咱俩就是两不相欠了,我现在纵使休了你,你也不能说我的不是。”

蒋明君撇了撇嘴,罕见的露出一丝小女儿姿态,抓着我的手。似耍赖一般的道:“不行!”

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想搂着怀中人好好的睡一觉,可没过多久,怀里的蒋明君忽然问道。

“初三。把余生抵给我做利息,可好?”

我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双闪亮的双眸,我又是一笑,看着她点了点头。

“好。”

因为昨夜在车里睡得并不舒服,所以我这一觉睡得很沉,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这一觉睡得太长,我浑身有些酸乏无力,甚至脑袋里都昏昏沉沉的,犹如一团浆糊。

“昨晚你睡的太死,我就没有叫你,你起床洗脸刷牙,去下面吃饭吧,我让静儿给你带了一份早饭,你趁热吃,垫垫肚子。”

一回头,只见蒋明君正坐在床旁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我深吸了口气,接着笑着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是我这几个月来睡得最舒服的一觉,虽说很想继续和蒋明君这样平淡,温馨的生活下去,但我知道我现在还偷不了闲,最起码吃完饭后,我就要去姚九指家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