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你想不想见嫂子一面?/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六章 你想不想见嫂子一面?

从姚宅出来,我并没有急着回当铺,而是驱车来到医院,心情有些压抑的走到某间病房门口,我犹豫了片刻,接着才敲响房门迈步走了进去。

“来啦?”

刚进门,我就看到唐宇坐在唐果病床旁笑着对我招呼着。

这么久过去,唐宇变了很多,他不再如最初那样歇斯底里,不修边幅。如今的他身着正装,每一根发丝都被他梳理的一丝不苟,但他那原本一头乌黑的发丝,如今已经变的斑白,虽然脸上有了笑容,可依旧难掩眼角的那一丝丝皱纹。

唐宇老了。

看着唐宇,我心里不禁一痛,是自责的痛,强笑一声,我看着他歉意道:“唐哥,刚从外面回来,不好意思。”

唐宇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道:“没事,我知道你忙,这里有我照顾她就行了,你也不必自责。”

找张椅子坐在唐宇的身旁,我看着床上面色红润,仿若沉睡的唐果看了许久,竟不知不觉走了神。

“初三,你看她是不是长大了?”

愣神的时候,身旁的唐宇忽然问道,我愣了愣,接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当我再看向唐果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妮子真的长大了,如果以前的她身上还带着一丝青涩的话,那如今,她就是春天最美丽,最纯净的花朵。

她,不应该躺在床上。

正当我静静的盯着唐果的脸,回想当年初见她的那一天时,唐宇却伸出手,异常轻柔的抚摸着唐果的面旁,接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唐果,似乎对我,又似乎对唐果说道。

“我这个人平生素爱词赋,小时候我看《项脊轩志》的时候深深为之着迷,期待有天我能遇到一个女人,能值得我为之痴心相许。”

“后来我真的遇到了,可我宁愿没有遇到,她死的时候,我痛不欲生,抱着年幼的女儿感觉人生都失去了意义,我的事业,我的努力,我所为之奋斗的动力都是为了这个家庭,都是为了她,她死了,我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一旁的我默默的听着,心里忽然有些很难受,因为我知道写出《项脊轩志》的作者转头就纳了妾,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为了女儿,我悲伤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振作起来,不过我的心死了,之后我遇到了许多女人,都很优秀,身边的朋友也劝我另娶一个,我也何尝不想,但是……”

“在我眼里,她们都很像她,可都不是她!渐渐的我明白了,我已经失去了再爱一个人的能力,所以我的女儿,就成了我继续活下去的理由,或者说借口。”

“妻子死后半年,我种下了一颗枇杷树,那时候我幻想着等女儿长大了,等女儿将要嫁人的那天,我能指着那颗枇杷树,对我的女儿说一段话。”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也!

今伐之,为博小娘子一笑,小娘子一笑,恰似吾妻年少时。

小娘子为吾妻及吾之女,今伐树,为小娘子造出嫁物,愿伉俪情深,不输吾与亡妻。”

说这段话的时候,唐宇是笑着说的,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却下来了,他扭头看了我一眼,面上表情十分古怪,似哭似笑,问道:“初三,你说我还能等到那天吗?”

揉了揉鼻子,我眼眶有些酸,不敢去看唐宇的眼睛,我强笑道:“能,唐大哥你别这么悲观,我不是说了吗?你再等我一段时间,我会找到办法让唐果醒过来的,已经不远了,真的已经不远了,你再给我点时间。”

过了好一会,唐宇才稳定住情绪,末了他冲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行了,我也不是催你,只是这些时候没个人能说话,心里憋屈的很。”

看了看唐宇头上的斑白头发,我心里叹了口气,何止是憋屈的很呀,唐宇简直都快要疯了,我毫不怀疑,如果唐果已经死了的话,那唐宇绝对也跟着一起走了。

唐宇是个孤儿,幼时跟着姥爷一起长大,可以说没有什么亲人,唐果就是他在这世上的唯一一个亲人了,如果不是唐果拖着他,恐怕他早就选择死了,因为死对一些人而言是一种解脱。

等等!

这时,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看着唐宇,我蹉跎了良久,不禁小心翼翼的问道:“唐大哥,那个……你想不想和嫂子见面?”

唐宇的身躯猛地一震,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不可置信的道:“你,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能让你和嫂子见一面,你想不想见?”

“废话!现在除了死,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让我见她一面!”

看着紧紧抓住我的手,眼睛通红的唐宇,我心里松了口气,转而有些轻松,因为我好像发现了另外一个能让唐宇恢复正常的办法。

“你有没有嫂子的物件?她生前随身携带的最好,再把生辰八字给我,如果嫂子没去投胎的话,你今晚十二点就能见她一面了。”我说道。

“有有有!梳子行不行!?”唐宇急不可耐的道。

我点了点头,得到确切答复的唐宇正转身想走,可目光却落到了病床上的唐果身上,我明白他的意思,向其保证我会留下来照看好唐果的时候,唐宇才急匆匆的转身冲出了门。

待唐宇走后,我看了眼身前的唐果,看了许久,我忍不住叹口气,道:“唐果,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不能让唐大哥发疯,你也不愿意看到唐大哥因为你而变的疯疯癫癫的不是?”

等了不久,唐宇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梳妆盒,我接过来一打开,只见里面有很多女人家的物件,随手将里面的一块木梳拿起,再将唐宇亡妻的生辰八字记牢后,我才走出医院,来到车里。

车里,慕容云三雷打不动的捧着一本书在细细看着,现如今他的最大乐趣是看书,第二个则是上网,当某一天慕容云三看到某个帖子里,那些国外的壮丽风景时,立马表示等九世铜莲解决好后,他要出国旅游个几年再回来,对此我也没有反对。

反正不管怎么样,等九世铜莲解决完了如果我还活着,那哪怕天塌下来,我也要和慕容云三以及蒋明君出国玩个两三年,毕竟这些年刀口舔血的日子我是真的过够了。

有些疲倦的坐在副驾驶上,我将木梳和唐宇亡妻的生辰八字告诉给了慕容云三,让其去冥土托人拖关系,将唐宇的亡妻找出来,反正有木梳和生辰八字在,只要唐宇的亡妻没灰飞烟灭,找出来应该不难。

慕容云三看了看手中的木梳,又看了看一脸疲倦的我,忍不住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

“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人鬼殊途?你这是在坏规矩!”

看着慕容云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笑了笑,满不在乎的道:“我不管,反正我无论如何都要帮唐大哥一把,坏规矩?坏规矩怎么啦?我这枚棋子含辛茹苦这么些年,坏一次无关痛痒的规矩怎么啦?”

听到这话,慕容云三一脸骇然,他自然能听懂我话里的意思,虽然知道我是在开玩笑,可他依旧用手敲了敲我的脑袋,怒道:“再胡说!再胡说我就替龙一打死你!你知道什么!?这话是能乱说的吗!?”

有些委屈的揉了揉头,我只能服软道:“行行行,我错了,反正那位应该也不会和我瞎计较的,慕容前辈,你就帮我这次行不行?”

“不行!”慕容云三一脸凝重,语气严肃的道:“你这样做是在害唐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