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跳出棋盘/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七章 跳出棋盘

我眯了眯眼,没有说话,静静等着慕容云三的解释。

“我问你,你让唐宇和他的亡妻见面容易,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能帮他一次,两次,可你帮不了唐宇一世!”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这样做对唐宇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慕容云三说完后,我看着手里的木梳沉思了良久,最终我想到一个办法,笑了笑,道:“前辈,你将这块木梳带到冥土后,将它交给我爷爷或者是白起,它们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慕容云三愣了愣,接着无奈的看着我,道:“你不会是想把唐宇亡妻变成另一个蒋明君吧?”

我点了点头,笑道:“这有什么不好吗?只要唐大哥的亡妻愿意,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这世有太多类似的事,我无法一一去处理,但身边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能不管,何况,这本身是我欠唐大哥的,这仅是一点利息。”

看着我的眼神,慕容云三沉默片刻才将我手的木梳接了过去,末了他摇了摇头,似有些感慨的道:“也罢,我替你去一回冥土,不过白起和你爷爷会不会同意,这我可不管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因为我相信我爷爷和白起一定会帮我的,算前者不帮,后者也一定会帮,要知道白起可还欠我一个大人情呢。

扶我为王这么羞耻的事情我没兴趣,但把这个人情用在唐宇这里很合适了,要知道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容器,唐宇的亡妻可无法久在人间停留,将木梳打造成一个容器,这对白起而言不难。

夜晚,我陪着唐宇守在病房里,唐宇显然有些焦急,在我隔三差五的安抚下依旧无法冷静,对此我表示理解,甚至不禁回想到了在白马寺的那一年。

如果那时有人对我说,能让我和蒋明君见一面的话,我恐怕唐宇还要不理智,直接拿刀架那人脖子的事恐怕都做的出来。

“给。”

正当我‘忆苦思甜’之际,门无声无息的开了,慕容云三站在门口,将手的一件东西扔给了我,我下意识的接住,感受着手木梳内敛的阴气后,心里才松了口气。

“人是找到了,不过已经过去了太久,魂魄被冥气侵入的太深,虽然被白起洗去了冥土里的冥气,但很多事情她已经忘了,这也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极限了。”慕容云三临走时说道。

轻叹了口气,我心里已经十分庆幸了,要知道心有执念之人进入冥土后,会被冥土里浓郁的冥气感染,从而变的面目全非,嗜血狂躁,原本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如今来看,白起帮了我一个大忙。

一旁的唐宇虽然听的云里雾里,可依旧听出了一些不妙,他紧张的看着我,道:“初,初三,静语她没事吧?”

点了点头,我向唐宇笑道:“嫂子没事,只是因为一些关系,所以嫂子可能会忘掉很多事情,唐大哥,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说罢,我对着木梳,或者木梳里某个不安的灵魂轻声道:“嫂子,没事了,你出来看看自己的女儿吧。”

接着便将其递给了唐宇,躺在熟悉之人的掌心,我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木梳里的那个灵魂渐渐平静下来,接着一道有些透明,虚幻的人影漂出木梳,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的一切。

那是个很漂亮的人,和唐果有着八分相像,除去年龄所带来的变化外,几乎和唐果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也难怪唐宇会说,唐果和她妈长的极其相像。

想到唐果,我心里又是一阵悸动,轻叹口气,我悄悄的走出了门,将时间留给这一家三口。

坐在走廊的椅子,我深深地吸了口烟,吐出浓浓的烟雾后,整个人的视野也有些模糊,这一刻我想了很多很多,但想的越多,我心里的自责也越多,甚至还生出一阵惶恐。

我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唐宇的妻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甚至我都不忍骗她,虽说我口口声声向唐宇保证,能够在不久后将唐果唤醒,但知道真假的人却只有我一个。

九世铜莲。

太过虚无缥缈了。

甚至,那只是一块裹着糖衣的毒药!

经历了这么多,我怎么还会看不出来,现在有着太多太多的人对九世铜莲有些几近疯狂的渴望了,无论他(它)们出于什么目的,但我相信,等九世铜莲出世的那一刻,是这些人丧失理智的时候。

当猎物渴望陷阱里的饵时,那它的下场还用说明吗?

虽然明白这一切,可我依旧不知道,我在这双方博弈的大潮,究竟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看着眼前缭绕的青烟,我将烟头碾灭,接着将心底的那些躁动不安通通压了下去,没有告别,我径直离开了医院,打算过几天再来,毕竟人家夫妻生死相逢,总要留给别人一点空间。

“有心事?”

车里,正当我看着窗外的霓虹暗自发呆的时候,慕容云三忽然问道。

笑了笑,我摇了摇头,道:“庸人自扰罢了。”

慕容云三沉默片刻,接着才扭头看着我,道:“一直到如今,你还是没有头绪吗?”

明白慕容云三意思的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幕后黑手,遮天大局,这些事情我如今依旧看不透。

“你不能再像这样循序渐进的了,想要破局,你只有兵行险招。”慕容云三这样说道。

“险招?”我有些不解。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道:“不要沿着别人给你铺的路一直走下去,不然你永远看不到属于自己的风景,有时候,你要学会跳出去。”

“跳出去……”

我的目光渐渐有些迷茫,但我并不傻,很快便明白慕容云三是什么意思了,铜莲台!

想到铜莲台,我忽然有些明悟,无论铜莲台是谁布下的棋子,可我若是不求变通,只是一味的跟着铜莲台的指引而行进的话,我也只不过是一枚棋子,永远无法跳出棋盘。

回想这几年,我们绞尽脑汁,从一个个铜莲台指引的险地里死求活,可一直走到今天,我们依旧看不透这个大局,因为,我们一直走在别人想要我们走的路。

想到这,我深吸了口气,虽然面努力维系着平静,可我的内心,早已掀起了一片波澜。

慕容云三的话,有些将我打醒了,想要得窥真相,再这样走下去的话可不行,只有再找一条路,一条别人不希望我走下去的路,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更多。

一想到别人不希望我走下去的路,我忽然想到了青山村,也想到了那个陆地神仙李平仙。

眯了眯眼,我忽然更加期待去找李平仙了,那位神鬼莫测的前辈,究竟又在这局棋盘里占据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棋子?亦或是……棋手?

摇了摇头,我暂且将那些疑惑都压在心底,在没有更多线索的前提下,如果随便去怀疑一个人的话,很容易造成先入为主的错误印象,而这恰恰是最致命的。

不过,我心底多了一个思路,也种下了一枚种子,这已经足够了。

第二天,我刻意起了一个大早,接着我并没有选择开车,而是采用步行的方式,向着姚九指给我的那个地址而去,坦白的说,在我刚得知李平仙住址的时候我也异常吃惊。

毕竟,谁会想到陆地神仙居然会住在城村里呢?

因为,这也太没有格调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