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 可信因果?(求推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四十八章 可信因果?

在我最初的预想,像李平仙这样的高人,肯定是居于某座高山之饮露餐风,或是某个风景秀丽之地隐而居之,可如今……

怀揣着难以言明的情绪,我最终来到了目的地,那是一间四合院,粗糙粉漆的白墙斑驳不已,某些地方还有着小孩子的涂鸦,房前一条裸露在外的臭水沟里满是污水,偶尔还能见到沉浮其的青菜叶,鸡蛋壳。

也幸亏如今已是深秋,不然我简直难以想象,到了盛夏时这里的气味会有多么的扑鼻。

深吸了口气,我按下心的异样,推开院门走进其,院里分有三间平房,看模样居住其的人家不少,院还有几位年纪四十左右的大妈一边洗菜一边唠嗑,看到我面都是一愣。

我欠了欠身,问其一位大妈李平仙住在哪里,可大妈的回答让我有些诧异,这里住着的居然没有一位叫李平仙的人!

诧异过后我有些了然,便问这里有没有一位看起来仙风道骨,容貌不凡的老人,这一问,面前的大妈们纷纷炸开了锅。

“呦!你说的是那个老头子呀!怎么,你是他儿子?”

“李婶你别说笑了,这小伙子这么年轻,应该是那人孙子。”

“小伙子,我问你,你爷爷对象是不是走了?我看他一个老头住在这好长时候,身边都没一个做饭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李平仙的缘故,这群大妈对我异常热情,没过多大会,我手里多出了一个苹果两个石榴,看着这群大妈脸洋溢的神采,我感觉自己在她们心地位无限拔高,恐怕已经接近亲儿子的程度了。

这李平仙……还真是妇女杀手呀。

千恩万谢,问清住所的我艰难的摆脱了大妈们的‘纠缠’,不过即便如此,也有三位大妈表示让我午带着李平仙去她们家吃饭,我很怀疑,我走后这三位会不会因为李平仙午去谁家吃饭的归属权而打起来,不过这不关我的事了。

来到最里面的一间平房,我找到了左侧的一个看起来非常小的房间,站在一扇岁数我还大,看起来一脚能踹开的木门跟前,我犹豫片刻轻轻的敲了敲房门,随后便耐着性子在门口等了起来。

这一次,李平仙没有让我等太久,房门打开后,李平仙穿着一身看起来有些破旧的秋袄,看到我来后便摆了摆手,示意让我进来,然而我此时的精神却已有些恍惚。

说好的仙风道骨,说好的前辈风范呢?!

住在这种地方没什么,毕竟高人都好隐于市井这口,可以理解,但这身穿着打扮,脚下这双人字拖又是怎么回事?!

您在清心茶楼那一副独断阴阳的气势呢?您当天显露的那种人间嫡仙的气质呢?被狗吃了?!

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眼角狂抽的我走进房里,瞄了眼这间不到十平米,近乎只能摆下一张床的小房间,我忽然有些佩服李平仙。

毕竟,不是谁都有在这样小的居住空间里,还能把里面搞的跟狗窝一样的本领,即便懒散如金大发也做不到!

轻描淡写的踢开脚边一只看不清颜色是白是黑的袜子,我欠了欠身,对着一副刚起床没多久,神情有些迷茫的李平仙恭敬道:“前辈,这次来唠扰了。”

李平仙揉了揉眼角,看着我轻笑道:“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我嘴角抽了抽,明白李平仙的意思,但我还是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道:“有,有点……”

李平仙哈哈一笑,道:“那在你印象,我是什么样的?”

我沉思片刻,认真道:“地神仙,超凡脱俗。”

“超凡脱俗?”李平仙咂了咂嘴,有些感慨的道:“人在尘世,又何来的超凡脱俗?”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李平仙也自顾自的去洗漱了,一切都做好后,李平仙脱下那身秋袄,换一袭青衫,扭头冲我说道:“走,去清心茶馆。”

走出门,李平仙又笑呵呵的和那些大妈聊了几句,站在一旁的我分明看到那些大妈眼的小星星,这时候我忽然有些好,李平仙年轻的时候又是什么模样?恐怕长的再平凡,那身的气质都能引来一群‘狂蜂浪蝶’吧。

李平仙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等我们二人摆脱那群大妈,李平仙站在路旁许久才等来一辆公交车,我还没去呢,听到李平仙让我掏零钱的吩咐。

眼角抽了抽,我不禁有些无语,难道所谓的世外高人,都如此不重身外之物吗?连个坐公交的钱都没有,也难怪李平仙会住在哪种地方。

了车,我发现了一件很怪的事情,公交车人很多,可打扮的异常另类的李平仙却没有在车掀起任何波澜,甚至连异样的目光都没,这让我心生好,难道这群人是瞎子?还是说李平仙天天住在这,都和这条线的人混熟了。

正当我沉思之际,我忽然感觉身边的李平仙好似消失了一样,我连忙扭头一看,却只见李平仙依旧闭目不语,老神在在的坐在我的身旁。

心惊疑不定的我看了李平仙许久,不知道刚刚那种感觉是不是我的错觉,可等我一扭头,却依旧感觉不到李平仙的存在,好像我身边的位置是空的一样!

人的感觉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如果你坐车,身边有个人的话,无论你再怎么大意,身边人再怎么安静,你依旧能感觉到他的存在,这是因为你的潜意识告诉你,你的身边有人。

可如果不是我扭头看,如果不是我知道李平仙在我身旁,凭感觉,李平仙真的好似消失了一样,这让我不禁心头生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也难怪车人会对李平仙无动于衷了。

“很怪?”李平仙忽然睁开眼睛,看着一脸疑惑的我笑道。

我很是老实的点了点头,道:“这种感觉太怪了,前辈你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

李平仙笑了笑,解释道:“这是一种藏气功,叫龟眠,修至高深妙用无穷,不仅能像我现在这样,而且还能数年辟谷,延年益寿。”

说到这,李平仙看向了窗外,嘴边的笑容收敛,道:“当然了,最主要的是能骗过一些人的眼睛。”

听到龟眠的作用,我差点忍不住让李平仙将其传授给我,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我如今已经快奔三了,早已过了筑基的最好年龄,即便李平仙教给了我,我这一生也难有所成。

这和努不努力没有关系,只是年岁已过,好像是一块烧过了的陶瓷,哪怕瓷匠再老练,这块料子也已经废了。

正当我心情有些低落的时候,李平仙指了指我的鼻子,笑道:“初三,永远不要太过相信你自己的感觉,其实你只要一直告诉你自己,我在这里,那你不会被这种感觉所欺骗了。”

李平仙的意思我明白,所以我点了点头,恭敬道:“前辈的话我明白了。”

李平仙看着我的眉目,忽然笑道:“你明白好,其实以你我的关系,相处起来不必拘束,你拿我当长辈看待行了。”

听到这话我愣了愣,貌似我爷爷在李平仙心的份量,远我想象的要重呀。

李平仙似乎看出了我心所想,微微一笑道:“不是你爷爷的关系,而是你。”

“我?”

“没错,初三,你相信因果吗?”李平仙这样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