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先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二章 先祖

三天后,我独自坐在庭院,这晚夜色凄凉,因为已经入了深秋,再加此时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半,所以四周可谓安静到了极点,甚至让我有一种时间被停止的错觉。

不过我依旧在等,因为蒋明君说了,今天我爷爷会来找我。他不出现,我一直等下去。

看了眼手机,时间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三点二十分,不过我依旧不急不躁的躺在摇椅里,我相信我的态度足以说明一切,我爷爷一定会来的。

“唉……”

果然,没过多久,一阵阴风吹来,将庭院的一颗老槐树吹的哗哗作响,风夹着一句苍老的叹息,我有些激动的向来源处看去,只见一个有些瘦弱的身躯从黑暗走了出来,那正是我许久未曾见过的爷爷!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倔。”爷爷苍老的面容浮现出一抹无奈,似乎对我的‘不识趣’有些不满。

我从躺椅跳了起来,有些激动的看着眼前那人,努力平复下心情绪,我轻笑道:“我要是不这样倔,您能出来见我吗?”

说罢,我正色的看着爷爷,认真问道:“事到如今,您也别瞒我了,李前辈和我们,或者说和我们张家到底有什么样的因果?”

从李平仙说出那句我和你爷爷一样,谁都会害却唯独不会害你时,我心里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当看到有些悲凉的李平仙,我心里竟然下意识的一痛后,这丝不对劲便被无限放大了。

因为在几年前,当我第一次见到我爷爷的时候,我便也是那种感觉!

最主要的是,李平仙身为一个从道光年间游历世间的老妖怪,容不得我对他不产生某种另类的怀疑。

爷爷沉默许久,面庞在朦胧的月光下看不清喜怒,末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点头道:“没错,他是我们张家那位,犯下了无数‘罪孽’的先祖。”

说到罪孽时,我爷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

虽然我已经有了些类似的猜测,可当这个猜测被爷爷证实的时候,我心里依旧生出了荒缪和不可置信的感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爷爷曾说过,我先祖因为罪孽太多,因果蔓延到了我们这些子孙的身,为了张家不绝后,所以我先祖用风水生生压下这份因果,将报应推到了我这一辈。

我这一辈,距离先祖那辈已经是第十代了!按照平均值来说也已经有三百多年了,现在我爷爷告诉我,我先祖是李平仙,他在几十年前还活蹦乱跳的把第九代子孙收为了弟子,并且我爷爷死了他依旧是个没事人。

恐怕任何人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有种三观崩碎的感觉吧!

看着我面色复杂的模样,我爷爷苦笑一声,道:“当初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别说你了,连我自己也不信,可是,这是真的,我当初已经鉴定过了,他确实是我们的先祖,鉴定结果我还有呢,在姚九指手里,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问他要。”

揉了揉脸,我用了许长时间才平复下来,想了想,我看着爷爷问道:“李……李前辈究竟犯下了什么样的罪孽,以至于因果落到了我们头?”

“他没告诉你吗?”爷爷看了我一眼,道:“他是从它手里逃出来的仙,这在它眼里,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这么简单?”我有些不敢置信。

“真相并不全都骇人听闻,初三,你不懂仙这个字代表的含义和力量,不懂得这其的因果有多大也是很正常的。”爷爷这般说道。

神色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后,我看着爷爷犹豫了片刻,道:“那现在能告诉我,你谋划了几十年的计划是什么了吗?帮助李前辈,取得九世铜莲里的力量和权柄,然后改变我们这一族的命运?”

爷爷平静的看了我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这里不安全,初三,你不要忘了,我们的对手和敌人,也是一群仙,虽然他们失去了权柄,可力量和手段也不是你可以揣摩的。”

很是怀疑的看着爷爷,我很怀疑这仅仅只是个借口而已,但让我非常无奈的是,无论这到底是不是借口,爷爷他既然打定了主意不告诉我,那真的是要保密了。

“那,你多告诉我一些关于李前辈的事吧,如说,李前辈是如何和我们另一位女性先祖相爱的?”没办法的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想从爷爷嘴里多了解一下这个李前辈,看能不能找到一丝端倪。

“故事说起来很平淡,因为李前辈告诉我的时候也是如此平淡,李前辈活了将近一千年,岁月让他看透了一切,也迷失了一切,他不知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因为权柄对他已经失去了吸引力,美酒佳肴在他口也犹如嚼蜡,时间,真的很恐怖,它能磨灭一切。”

“数百年过去,李前辈浑浑噩噩,按照他的话来说,他不知道为什么而活,却又没什么借口去死,正当他对世间的一切都厌倦了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让他对生活重新提起了希望,说起来很怪,李前辈当时活了几百年,早已经对这种男女之爱的事情无感了,可那个女人似乎身有魔力,让李前辈不禁慢慢沉浸其。”

“不过,李前辈是仙,而那个女人却仅仅只是个人,是人都会死,她也不例外,李前辈虽然是仙,可他没有让旁人也变成仙的能力,这样,他只能看着爱人一天天的变老,自己却在岁月的长河永存,永生,其实是一种惩罚。”

听到这的我忍不住点起了头,有时候活的太久真的很可怕,人之所以会渴望长生,不过是因为生前对一些事物还有留恋罢了。

可如果一个人真的能长生不死,那么所有的一切,无论是金钱,权柄,美人,这些东西都会变的索然无味,好像是一盘菜,哪怕你再喜欢吃,总有吃腻的一天。

当你昔日钟爱的一切在你眼都暗淡无光的时候,当你的至亲好友都渐渐逝去,你却永垂不朽的时候,永生不再是一种恩赐,而是一种可怕的折磨。

这个时候,我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猜测,忍不住抬头看着爷爷,问道:“李前辈,他不会和我一样,想用九世铜莲的力量去复活我们的那位女性先祖吧?!”

爷爷沉默的看着我,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却默默的点了点头。

果然……

世间千般字,情字最杀人呀!

随口感叹一句,我看着爷爷,又有些疑惑的问道:“那李前辈,或者说我们为什么不和冥府合作呢?反正我们大家的目的又没有什么冲突。”

爷爷有些震惊的看着我,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爷爷的目光带着些疑惑。

“你知不知道,如果那些人掌握了九世铜莲,将会是一场多么大的灾难?”爷爷看着我异常严厉的问道。

我犹豫良久,最终点了点头,却依旧有些不解,道:“我知道,难道这意味着我们要以卵击石?去对付冥府的那十八位仙?”

爷爷看着我许久都没能说出话来,最终他幽幽的向我问道:“初三,你知道你如今变的有多面目全非吗?”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我刚刚的话有些残酷不假,可这恰恰也是最理智的,难道真要赌自己的性命,去和冥府对着干?这才是愚蠢的举动吧!

想拯救世界,也要看看自己的力量,古人不曾经说过,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吗?

听了我的解释,我爷爷面色忽然变的有些紧张,道:“初三,你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很怪的梦?”

“梦?”

我感觉有些怪,不知道爷爷为什么将话题突然扯到了梦身去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