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 错在我们/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三章 错在我们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在去白桑村之前,我曾做过一次很诡异的梦,回想到那个黑色的影子时,我浑身有些发冷,我不知道爷爷说的是不是和这个有关。

“恩,如说……你最近做梦的时候有没有梦到过小时候?”爷爷依旧一脸紧张的问道。

我猛地一惊,下意识的问:“九爷难道没有跟你说吗?他说他会找你商量,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爷爷愣了半响,末了他轻叹口气,道:“这家伙……”

似是抱怨了一句,看到我面有异色,爷爷犹豫了片刻,最终才看着我道:“没想到,它终究还是心有不甘。”

“它?它是谁?”

隐隐的,我感觉到我身或许还有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爷爷看了我一眼,准确的说,是看了我的胸口一眼,道:“它……它是你的弟弟。”

“我弟弟?您别跟我开玩笑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弟弟?”一时间,我感觉爷爷是在和我开玩笑,可让我心惊的是,爷爷脸一丝玩笑的意味都没。

蹉跎了会,我看到爷爷脸带着一丝挣扎,走前我抓住爷爷的手,愤愤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个弟弟?你为什么非得什么都瞒着我?”

兴许是最后一句话打动了爷爷,爷爷看着我,眼带着许些哀伤,道:“这件事不是我要瞒着你,事实一些事瞒着你是为了你好,当年那件事,是我和你爸妈达成了一致,本想让这件事永远过去,没想到,它终是有些不甘。”

说到这,爷爷慢慢的坐在了椅子,徐徐讲述着当年的一桩往事。

“初三,你知道吗?当年我跟着李前辈到洛阳之后,拼了十几年才算缓了口气,也算在洛阳站住了脚,可那十几年里,我无时不刻不在想着你奶奶,你爸。”

“为了不将他们拖入九世铜莲这个泥潭,那时我只是安插几个人在青山村里,替我暗照顾你奶奶和你爸,也是在我的安排下,你爸和你妈才得以相遇,相知,相爱,最终才有了你。”

“你是我们张家的第十代子孙,也是身负因果的一代,那时我知道你此生必然坎坷,可没想到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你如此多灾多难。”

“你妈当初怀着你的时候,其实是双胞胎,所以我才说,你有一个弟弟。”

爷爷的脸带着一丝痛苦,满是哀伤的说出了一个让我震惊无的消息,看着爷爷,我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那,那我那个弟弟,他,他……”

“他死了。”爷爷深吸了口气,道:“你是先出来的,而他出来时便已经死了,医生说是死胎,可是你知道吗初三?其实未出生之前,你和你弟弟都十分健康,我特意找了大夫给你妈把脉,那个名医还说脉相平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高兴坏了,可当我知道你弟弟死了的时候,我知道,这是它对我们张家,或者说对李前辈的惩罚。”

浑身冰冷的我浑浑噩噩,可内心却平白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

因果报在我身,我可以无所谓,甚至对天对它依旧保持着敬畏,可当我知道我竟有个弟弟很可能是因为这份因果胎死腹的时候,我简直无法再保持理智。

青山村几百口人,我爸妈,我朋友,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可是因为这个荒缪至极的所谓因果报应而平白送了性命,这是集众生之愿的天?这是怜悯众生的天?

若它真的怜悯众生,为何唯独不肯怜我?

通红着眼,回想这一路走来的辛酸苦辣,我看着爷爷充满恨意的道:“我如果说想和冥府合作,你肯不肯帮我?”

爷爷看着我平静的摇了摇头,这个举动却激怒了我,我十分疑惑,十分不解的怒吼道:“为什么?那我爸妈,我弟,青山村百口人的性命,这笔账找谁要?!”

“找李前辈要。”爷爷笑了笑,只是面容异常苦涩,他哀伤的看着我,道:“初三,我知道你很愤怒,事实一开始我也和你一样愤怒,可如果你能站的更高一点,一些事情你想通了。”

“李前辈做错了什么?难道是天要他死,他不死是罪过吗?”我问道。

出人意料的,爷爷点了点头,道:“没错,这是罪过,天地变了,游戏规则也变了,李前辈他想跳脱规则,这是罪过,所以它没有错,错的是李前辈。”

“当然,站在你我的角度,李前辈只是想活下去,这也不是罪过。”

“它没错,李前辈也没错,唯一错的是我们,因为我们命不好。”

呆呆的看着爷爷,许久过后我苦笑一声,道:“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原来爷爷您这么有思想觉悟。”

听到我略带嘲讽的话语,爷爷看着我,认真的问道:“初三,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非要认为是它错了,那么我可以支持你,你我冥府三方合力,九世铜莲的归属再没有悬念,可是你真的想这样做吗?”

“想清楚,然后告诉我。”

说罢,爷爷闭了眼睛,似乎真的把选择权交到了我手里。

下意识的,我想说是的,可是没来由的,我想到了罗布泊第0方面军,想到了梁萧雨的那个装甲营,想到了在梁萧雨坟前痛哭的宋金刚,以及,梁萧雨送我的那一身军装。

我想到了总参里每一个为了国家,国人默默死去的总参队员,生前他们家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死后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所得的荣誉,他们有的,只是胸前那个勋章,以及心里一直以来坚持的那个理念。

甚至,我想到了刚从乐山出来时,夜晚我站在大佛头顶所看到的万家灯火,那一个个灯火背后,隐藏着多少游子,多少归人?

这一切的一切,如果交到冥府手,又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想着想着,我心已然没了勇气。

过了许久,我爷爷睁开眼,看着一脸复杂的我面有了些许欣慰,道:“想通了?”

我嘴角一抽,道:“还没呢,得多想几天,您还是跟我继续说说我那个弟弟吧。”

我爷爷点了点头,继续道:“你弟弟死后,我知道事情大概是怎么回事,你爸也知道一点,只有你妈蒙在鼓里,但无论是我还是你爸妈,都决定将这件事隐瞒下去,以免对你的成长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影响。”

“可是渐渐的,我们发现了一点不对,那是你的行为有的时候实在是太反常了,有时候的你,让我们感觉到似乎是天派到我们身边的天使,天真而善良,可有的时候,你又像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冷漠的让我也不寒而栗。”

“因为这些极端两面的行为,渐渐我明白,应该是你弟弟不甘心,不甘心本该出生的自己胎死腹,所以它偶尔会附身到你身,影响你的行为。”

“一开始我们也十分不忍,甚至装作视而不见,可渐渐的,它的行为越来越出格,甚至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采取一些手段。”

“当时因为你爸妈的哀求,再加我也于心不忍,所以并没有将它除去,只是将它封印在了你的身,并将你送去外地读书,后来你一直没再表现出什么反常,所以我也渐渐将这件事给遗忘了,直到这两年你的变化,再加你刚刚对我说的,这才让我意识到,它又回来了。”

说爷爷说到这的时候,忽然将目光看向了我的左侧,目光带着歉意,哀伤,但更多的则是警惕!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