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童年旧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五章 童年旧忆

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头绪的我干脆安心看着面前的三个小孩,反正是梦总会醒的,睡醒后我直接去问张泊如完事了。

可怜兮兮的张初三被同学将头提起后,声音哽咽着说道:“老,老师不让抄作业,我不敢……”

“不敢?”面前孩童冷笑一声,道:“你个病秧子,这点小事你都害怕,长大了肯定没出息!”

冷笑间,孩童身旁的同伴忽然坏笑道:“干脆我们把他裤子扒了,让他光着屁股回去,到时候大丫她们一定会笑话死他,看他以后还有没有脸在村里和我们玩!”

一听这话,梦里年幼的我顿时吓坏了,不顾疼痛将头从面前孩子的手里挣脱后,下意识的要跑,可他面前的孩子只是将手里一缕头发扔掉,便伙同身旁同伴将梦里的我压在了地。

看到这,即便是我心里也升起了股怒火,我真的很难想象,同一个村里的同龄人,那都是沾亲带故的关系,算孩子还小不懂这些,可这心眼也忒坏了吧。

憋屈的我站在一旁看着梦境里年幼的自己发出一阵阵哭嚎,心里无希望这时能出现一个老师,制止这种暴行,可看天色,这时明显已经是傍晚了,绝大部分的学生和老师已经离校,估计那时的我也是被堵住了,真当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可是忽然间,我看到面前那两个孩子的身子一瞬间僵硬住了,那狞笑声也戛然而止,犹如两只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

紧接着,这二人真的犹如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居然被人提了起来,而且那个人居然是年幼时的我!

不过那时的我模样有些惊悚,面庞的五官消失不见,犹如一张纸一样平滑,看着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那瘦弱的身躯下,此时仿佛蕴藏着一只猛兽!纤细的胳膊掐着面前二人的脖子,居然轻而易举的便将明显自己壮实许多的二人提了起来!

看着昔日可以随意欺凌的‘同伴’转眼间变成了一个骇人的怪物,这二人双手紧紧抓着年幼的我的臂膀,通红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随时都会暴裂一样。

“你,你们欺负哥,我要吃了,吃了你们……”没有五官的脸好似凭空多了一张嘴一样,但那声音却无的阴冷尖锐。

听到声音的我愣了愣,因为这正是我弟张泊如的声音,一时间,我明白了许多事情。

年幼的我,或者说张泊如说完后,那张脸竟然真的凭空出现了一张嘴,只不过那张嘴近乎占据了半张脸颊,张开的时候能看到里面密布的利齿,以及那近乎扯到嘴角的夸张弧度,几乎能直接吞下一个成年人的头颅!

看着离自己脑袋越来越近的巨嘴,那两个我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犹如被抛到岸的鱼一样,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惶恐!

眼看着局势变化的如此之快,我有些手足无措,毕竟这是梦境,即便这二人在我眼前死了,我也不能做出丝毫改变。

“初三!初三你人呢!婶子让我喊你吃饭!”

好在,惨剧并没有真的发生,听到院墙外一个孩童的呼唤,年幼的我身躯忽然一阵颤抖,脸也扭曲着,不时浮现出我正常的五官。

终于,年幼的我将手这二人扔在了地,已经恢复正常的脸庞面色有些苍白,额头更是满是虚汗。

喘着粗气,年幼的我看着面前地的两个孩子眼带着些迷茫,有些畏惧和不解的支吾道:“子,子涛哥,令云哥,你们,你们怎么了?”

地的张子涛和张令云惊恐的看着年幼的我,过了片刻才双双从地爬了起来,一边向校外跑去一边大喊着有鬼,有鬼。

看到这,我松了口气,不过扭头看着年幼的我却不禁无奈的苦笑一声,以前没察觉,但我现在才回过味来,以前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村里其他的同龄人我或多或少都有接触,唯独这张令云和张子涛我没有见过几面。

以前还纳闷,现在我彻底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合着这事发生以后,这两位哥从此以后直接绕着我走了,甚至我在同龄人之所以隐隐的被孤立,估摸着也是因为这事。

当然了,现在我对这二人已经全然没了恨意,一部分是因为这是太久之前发生的事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二人在青山村发生异变之后,也双双死在了他乡,说起来,还是我害了他俩。

想起青山村的异变,我心情又有些失落,不过当一个孩童从校门口有些纳闷的走进来后,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初三,你是不是又被他俩欺负了?”说到这,这孩童走到年幼的我身旁,拍了拍我身的尘土后,挺着胸脯大声道:“被欺负了你告诉我!我给你报仇,他俩一起都打不过我!”

说罢,这孩子脸洋溢的笑容让我心头一颤,这个人应该是……张大牛?!

“没,他们没欺负我。”年幼的我擦了擦头的汗水,看着熟悉的玩伴前来脸也不禁洋溢起了一丝笑意,道:“大牛,你以后不许和人打架,不然老师可又要去找你妈了。”

果然,缓缓来到还是孩童的张大牛身旁,我伸手想要摸摸他的脸,可手却透体而过。

这一刻,我想起了青山村外,那个轻声劝我不要回去的张大牛。

这一刻,我想起了旅馆内,那个濒临魂飞魄散却依旧不忘嘱咐我的张大牛。

这位发小,我还是真是欠他许多呀……

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眶,我轻轻一笑,不管怎么说,还能看到这位逝去的挚友,无论如何也算得一位幸事。

“好啦,知道了知道了,不过我看他俩也不像欺负了你的样子,刚才他俩跟看见鬼了一样,到底怎么回事呀初三?你们刚刚怎么了?”张大牛好的问。

年幼的我眼神又变的有些迷茫起来,半响他摇了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一眨眼的功夫,他俩变的很怪了。”

见年幼的我也不知道,张大牛很快放下了疑惑,勾着年幼的我的脖子便向外走去,道:“好吧,总之咱们赶紧回去吧,婶子刚才到处找你,都快急坏了。”

妈……

看着这两个孩子的背影,我思绪忽然飘到了远处,还能,再次见到我爸妈吗?……

跟在这二人的后面,我渐渐回到了那个已经有些陌生的家,看着那个叉着腰,不断数落着年幼的我的温婉女人时,泪水失去了抑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都快忘了她的样子,天终于让我再次见到了她……

夜晚,我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年幼的我和爸妈吃饭,二老的面容我记忆的要年轻许多,我妈还是那样,总是说我身子骨瘦,不断往我碗里夹菜,而我爸依旧是那副不善言辞的样子,只是那眼角看我的柔光却暴露了他的内心。

这一切,真好……

“初三他妈!初三他爸!你们给我出来!看看你家孩子干的好事!”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院外传来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叫骂声后,我爸妈有些诧异的站起身打开院门,看向院外那些个恼怒的家长,以及在人群藏着,眼依旧满是恐惧的张令云以及张子涛。

看到这,我心有些了然,这件事果然还有后续……………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