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事了(求推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五十六章 事了

“呦,二哥二姐,你们这是怎么了?”

见一群人兴师动众的前来问罪,我妈表情虽然有些慌乱,但显然还是没有怀疑年幼的我,毕竟我从小到大一直都较乖巧,而且……

看了眼同样手足无措的年幼的我,我在一旁忍不住叹了口气,瘦成这样……跟个小鸡仔似的,我以后的儿子要是也跟小时候的我一样,我也不信他能做出什么坏事。 ( . . )

“还怎么了?你自己不会看看呀!”说着,张子涛的妈将张子涛从人群拉了出来,指着他脖子一圈漆黑的手掌印问罪道:“你说你家初三才多大一点人呀,怎么下手这么黑呢?要不是张大牛来的及时,我儿子还不被你家初三给活活掐死呀!”

“令云,你别怕,把刚刚的事情都说出来。”

被推出人群的张子涛和张令云身躯瑟瑟发抖,看着一脸迷茫的年幼的我眼神满是惊恐和泪花。

“娘,他,他不是人……他是鬼!”说着,张子涛紧紧抱着他妈,声音哽咽的说道。

一听这话,张子涛他妈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跳起来便指着我妈怒声道:“你瞧瞧你瞧瞧!我家子涛一回来胡言乱语,我今天把话撂这了,我家子涛以后精神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跟你们家没完!”

诡异的是,面对众人的质问,原本还一脸慌乱的我妈忽然平静了下来,柔声细语的和人赔着不是,也幸亏我妈平时在村里人缘不错,再加一个村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沾亲带故,不好把脸皮撕开,所以发了会火后,众人也只能相继离去。

待人全都走后,我妈轻轻的将门从里锁,接着看了眼一脸愁容的我爸,哀声道:“你,你说,是它干的吗?”

“娘,不是我!我没有!”刚刚经历了风波,本杯弓蛇影的年幼的我,听到这话顿时慌了神,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模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你娘不是说你。”我爸安慰了我一句后,指着里屋便轻声道:“初三,吃完饭回去睡觉吧,明天礼拜六,别忘了早点起来做作业。”

年幼的我战战兢兢的看了眼我妈,知道我妈笑着点了点头后,年幼的我才松了口气,一溜烟的跑回里屋睡觉去了。

待年幼的我走后,我爸深深地叹了口气,冲着我妈点头道:“多半是它,不然咱家初三那体格,能打的过令云和子涛那俩小子?”

我爸说完,我妈眼眶顿时湿润了,捂着嘴巴便哽咽道:“那苦命的孩子也是为了护着初三呀,以往哪次不是这样?前两年初三在村外一个人玩,碰到外乡的人贩子要不是那孩子的话……”

“行了!”我爸猛地打断我妈,接着叹了口气,道:“当初那事可不小,人命都闹出来了,也是我爹帮着才圆了过去,以后这事不许再提,要是被旁人听去,这村咱们以后还待不待了?”

经我爸这么一说,我妈也冷静了许多,只不过依旧辩解道:“子涛和令云那俩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品行,这次多半又是他们欺负初三,那孩子看不惯他哥被欺负,所以才会搞成这样。”

我爸撇了我妈一眼,道:“即便是这样,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这次大牛没及时赶过去,闹出了两条人命,那初三以后怎么办?你我以后怎么办?还有,子涛和令云这俩孩子再坏,也罪不至死呀!他俩要是真死了,你心里能好受?”

我妈沉默片刻,轻声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爸深深地吸了口铜烟锅,闷声道:“回头我找我爹,实在不行只能先让这孩子委屈委屈了。”

听到这,我妈抬起头哀求似的看着我爸,道:“那孩子只是为了护着他哥,你要是找咱爹,这孩子没活路了!”

我爸低着的头抬了起来,他眼眶红红的,说道:“我知道这孩子可怜,谁家孩子还没出生死在娘胎里心里还能没点怨气的呀?可是它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万一哪天初三因为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心里舒服了?”

我妈愣愣的看着我爸,最终低下头将脸深深埋在手里,低声的抽泣让这夜色显得有些凄凉。

看到这,我心里也不禁有些难受,更加有些心疼我那个弟弟了,作为还未出生的孩子,心智未开只懂的护着他哥,却因此而被自己的爷爷封印了二十多年。

时间又过了几天,我每天都站在家,犹如个过客一般看着我爸妈和年幼的我,最终我爸妈还是通知了我爷爷,于是没过多久,一个行商般的老头叩开了我家的院门。

一进门,一番寒嘘之后,行商似的老头将年幼的我领到了里屋去,我妈看着有些不忍,但却被我爸抓住了手,最终只能倒在我爸怀里抽泣。

我默默跟着老头来到了里屋,老头和颜悦色的看着手足无措的年幼的我,他笑着从怀里拿出一颗糖来,递给年幼的我后又说了一通好话,可怜我那时尚且年幼无知,毫无心机的吃下糖后没多久,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见年幼的我昏倒了,老头脸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寒声道:“妖孽,若不是你,这小娃娃怎会如此体弱多病?还不快现出原形?!”

似乎听到了老头的话,年幼的我身躯里忽然漂出了一股黑烟,隐隐能看出是一个小孩的形态,刚出来,那翻涌的烟雾里传来了一声尖细的声音。

“你,你想害哥哥,我要吃了你!”

说罢,那黑影飞速扑向老头,面庞处还凭空浮现出一张大嘴,看起来甚是骇人!

“亡腹子?难怪怨气这么深重,若再留你一些时日,真说不得这一地要生灵涂炭!”

说罢,老头从跨下布包里抽出了一张用朱砂写满了阳咒的黄纸,凌空一弹便贴在了近在咫尺的黑影额头,犹如触电一般,黑影全身响起噼里啪啦的炸响声,惨叫更是尤为凄厉!

“若不是张爷下的死令,我还真留不得你,可惜了……”

老头轻叹口气,接着从布包里又拿出了竹筒和一个碗,他将竹筒的封盖打开,将里面浓稠且漆黑的不明液体倒进碗里后,看了看倒在地抽搐不已的黑影,随后便将碗里的黑色液体倾倒了下去。

“哥……哥……”

黑影有气无力的唤着不远处尚且年幼的我,可惜那时的我已经陷入了昏迷,对身边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见此情形,黑影的声音不禁充满了委屈和不舍,可身躯在接触到黑色液体后只能飞速的缩小,最终化成了豆大的一点。

看着黑色液体里还在不断蠕动的小点,老头将其捻了起来,接着走到年幼的我身旁,将我衣脱掉后,将那豆大一点按在了我的心口。

“这孩子也到了记事的年纪了,看来事情有些不好办了,万一长大了还记得小时候发生的这些事,难免会有些影响……”

说到这,老头咂了咂嘴,面有些愁容,不过最终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自语道:“沈红尘那小娃娃在洛阳好像闲着很无聊呀,让张爷把他派过来善后倒是一个不错的打算,恩哈哈哈!”

我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这老头,难道这老头也是四小龙里面的某一位?不然看样子怎么会和四小龙之一的沈红尘这么熟络。

当然了,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所以仅凭面相,我根本无法分辨这人到底是四小龙里的哪一位。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