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这也是我的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吸了口气,我独自坐在沙发上,思考着究竟要不要去青山村。

从我内心而言,我无时无刻不想弄清楚青山村里隐藏的秘密,但想归想,我却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毕竟我和慕容云三去青山村时,慕容云三曾和一个我看不到的东西交手,最终以慕容云三退却为终,而慕容云三可是旱魁,在冥王里面也属于实力最为拔尖的那一小撮,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没能讨到丝毫便宜。

那么从这点来看,青山村里,很可能隐藏着至少一位仙!

想到这,我深吸了口气。我此时真的很想知道,青山村当年的惨剧,到底是不是冥府的手笔,如果是的话……

那此仇此怨,当真不共戴天!

人所有的无力。终究都来源于自己的弱小,我也一样,当弄明白青山村很可能和冥府有关联后,我始终下不定决心重返青山村。

因为若只有我一人就罢了,但我一走,得到风声的墨兰等人显然不可能坐视我犯险,如果青山村里真的有仙,那我害的可不止我一人了。

无奈之下,我驱车赶往金大发住处,想要看看不才道人究竟是不是已经走了。如果他还没走的话,那我想要问清楚,青山村是不是真的和冥府有关联。

可是当我急匆匆找到金大发的时候,那孙子正一脸睡意惺忪,简直跟个没事人一样。把我气的恨不得一脚踹死他!

见我脸色不好,金大发心觉不妙,连困意都好像驱散了很多,他把我迎到沙发上,干笑两声便搓着手道:“我说初三呀,你怎么来了?这几天不都说好了,让大家好好休息几天的吗?”

我深吸了口气,径直问道:“不才道人呢?你这两天难道没有看到他吗?”

金大发愣了许久,最终他挠了挠头,一脸迷茫的道:“这个……你还别说,我这两天好像还真没见到他。”

“那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依旧不死心的追问道。

金大发摇了摇头,笑道:“你看他那个穷困潦倒的样子,像是能买得起手机的人吗?”

听到这话,我感觉自己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站起身便向外走去。

“唉。初三,你怎么了?那老头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事没告诉我呀!”

“如你所愿,不才道人走了,以后多半是不会再回来了。”

身后,金大发顿时没了声音。

回到当铺,天色已到了正午,蒋明君见我回来了便招呼我吃饭,这顿饭我吃的心不在焉,满脑子想的全都是青山村和不才道人的事。

“人没找到?”蒋明君给我碗里添了点菜,问道。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没心思向蒋明君解释。

“如果非找不可的话,你就去拜托江夏那小子吧,只要不才道人还在洛阳,以总参的能量就肯定能找到。”慕容云三在一旁给我支招。

想了想,我最终否决了慕容云三的提议,毕竟总参不是公安,不能连找个人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拜托人家,这样不像话,虽然我和江夏是兄弟,但正因如此,才要更加学会懂得相互尊重。

吃完饭,我给李梦洁打了个电话,让其帮我动用关系在洛阳寻找不才道人,把能做的都做了之后,我剩下的便也只有等待消息了。

一连过了好几天,李梦洁那边都没找到不才道人,而我不正常的举动也引起了许多有心人的注意,最起码墨兰,江夏等人都给我打了电话,询问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面对众人的询问。我都搪塞了过去,因为如今事情尚未明了,我不想过早的把他们牵扯进来。

让我意外的是,此时我最想逃避的李平仙还有姚九指二人,居然对我的举动都视而不见。并没有特意过来询问,这让我心里松了口气。

最终,我依旧没能找到不才道人,相反,是不才道人找到了我。

不才道人找到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时,我还惊疑不定了许久,一直到我听到不才道人的声音才敢下楼打开房门。

但是见到不才道人的时候,我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因为此时的不才道人,身上的衣衫被暗红色的血所浸透,整个人奄奄一息,眼看着就快不行了。

“快,快扶我进去……我时间不多了……”不才道人捂着肚子,见面就冲我急忙道。

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将其扶了起来,掏出车钥匙就要送他去医院,可不才道人抓着我的手,缓缓摇头道:“别白费力气了,我时间真的不多了,初三,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看着虽然虚弱神色却异常坚定的不才道人,我最终只能顺从他的意思,将他扶到房里后。不才道人却哈哈大笑起来,道:“我这次出去,心愿已了,纵使是死,也无憾了!咳咳咳……”

“前辈,您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是谁下的手?是冥府吗?”

不才道人摇了摇头,却没有回答我,显然想避而不谈。

“前辈,您……”

“初三,你别急。”

见我不理解,不才道人摆了摆手,意味深长的轻声道:“一些事我不告诉你,是为了救你,如果我将一些事告诉你了……”

说着,不才道人看向我。缓缓道:“那谁都救不了你,我此时的下场,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我愣了愣,随后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末了我看着不才道人,道:“那您到底想告诉我什么,您说,我听着。”

不才道人欣慰的笑了笑,道:“以后有一个人会来找你,当他请求你的帮助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不苛援手。”

“谁?”我疑惑的问道。

“荣平安。”

当不才道人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愣了愣,随即才想起这个荣平安是谁,虽然不知道这个和我有些渊源的地官传人和不才道人有什么关系。但我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我答应了,不才道人明显松了口气,不过下一刻他就面色凝重起来,认真道:“青山村,你一定要去。而且必须是尽快,相信我初三,你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到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我看着不才道人,犹豫片刻才问道:“真的什么都不能告诉我吗?”

不才道人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随即缓缓摇头。

我深吸口气,点了点头后,道:“好,我答应你,明天我就去青山村。”

不才道人似乎想要点头。可气若游丝的他已经没了气力,他张了张嘴,用一种矛盾至极,似解脱又似不舍的语气道:“这,这样。我就真正的无憾了……”

眼看着不才道人真的要不行了,我问出了一个一直以来都深藏心底的疑惑。

“大发他……是你儿子吗?”

不才道人瞳孔微微一缩,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那态度已然算是默认。

“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

最终,我终究还是没有将抛弃两个字说出来,我和不才道人相处虽然不久,但我能看得出来,如果不是有苦衷,不才道人当初绝不会抛下金大发不管。

听到我的疑问,不才道人呼吸忽然变的急促起来,挣扎着解释道:“初,初三,你有你的命,我也有我的命,你是天官,你背负着天官一脉的宿命,我身属卸岭,自然也要直面我应面对的劫难。”

我此时有些吃惊,我真的没想到,不才道人居然是卸岭一脉的门人。

这一刻,我明白了许多。

生命的最后时刻,不才道人仿佛回光返照一样,紧握着我的手,面色红润,声音急促但带着一丝哀求的道:“答,答应我,这件事别告诉大发,就让他永远恨着我吧,这是,这是我欠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