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死亡,不过是归途/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不才道人,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在最后关头,我不可能让不才道人带着遗憾而去。

“谢……”

不才道人神色解脱的看着天花板,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眼中便失去了神色,我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伸手抚合住了他的双眼。

清晨,我给金大发等人挨个打了个电话,等人都到齐后,我便着手开始准备不才道人的后事,其实也不能怪我仓促,实在是我想尽快处理以后启程去青山村,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够回来,我不可能把不才道人的遗体留在洛阳。

因为不才道人的朋友实在是太少,所以这个葬礼显得有些冷清。加上工作人员满打满算也才十几个人,而这些人里,就有和不才道人关系不错的宋姑娘。

自打进了殡仪馆,看见了不才道人的遗体后,这位宋姑娘的眼眶就瞬时红了起来。她捂着嘴站了半响,最终跑到我身旁,拽着我的肩膀质问道:“大爷之前一直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不才道人的死很可能牵扯到冥府,我此时显然不能将局外人牵扯进来。

见我不说话,宋姑娘掏出手机,自语道:“你不说是吧,你不说我就报警!我就不信大爷好好的一个人能说没就没了!”

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宋姑娘,我并没有阻拦。无论她这边怎么闹腾,事后江夏一个电话也能按下来,现在随她怎么闹去吧,全当让她发泄了。

“艹尼玛!就特么会瞎添乱!你特么谁呀!?这里有你什么事呀?!赶紧给我滚!”

之前一直在旁低头抽烟一言不发的金大发,此时情绪忽然爆发。走上前一把夺过宋姑娘的手机便猛地将其摔到了地上。

金大发动作太快,我完全来不及阻止,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地上已经满是手机的碎片了,我这时候心情本就不好,金大发的行为更是惹怒了我,联想到他平时对不才道人的所作所为,这股怒火更是难以遏制。

“你特么撒野搁别处撒去!别在这里抖你的威风!你之前干了什么事心里清不清楚?!”

说话时,我一脚踹在了金大发的身上,这一脚我没留力,金大发人被我踹飞出去撞到墙上半天都没爬起来。

身旁,墨兰江夏等人看着我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什么,不才道人的事他们多少也清楚一点,知道事情缘由。

从地上爬起来后,金大发唾了口水,靠在墙上颤抖着从兜里掏出根烟。点上火低着头一言不发。

宣泄了会,我给墨兰打了个眼色,墨兰点了点头,带着低声抽泣的宋姑娘出了门。

忙活了整整一天,待不才道人火化之后,我又让慕容云三把宋姑娘送回了家,接着我们剩余人才找了个酒店,待菜都上齐,桌上还是无人开口说话,气氛异常沉闷。

点了根烟,我想了片刻,道:“你们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江夏抬头看了我一眼,道:“上午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可是究竟是谁动的手还不得而知。”

“初三,你都知道些什么?”墨兰问道。

想了想,我将冥府的存在告知给了众人,毕竟这些事他们迟早也要知道,待他们将这个惊人的信息给消化后,我才开口说道:“不才道人的死,有可能和冥府有关,当然了,这只是猜测。”

和其余人不同,江夏脸上并没有太过震惊的神色,他皱了皱眉头,道:“冥府的事情我倒是知道一些,不过这个组织太神秘了,我们一直得不到更多的信息,如果真的和它有关,那事情就棘手了。”

说罢,江夏看了我一眼。道:“初三,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事了吗?”

我摇了摇头,虽然我已经下定决心前往青山村了,但我目前还不想拉上墨兰等人,因为从不才道人死后。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已经变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带着其他人涉险。

见我不想多说,江夏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进行追问,只是说道:“这两天我会向总部申请加派人手,看下能不能找到冥府的踪迹,不管怎么说,这次我们要从长计议。”

说罢,江夏还看了眼金大发。

聊了会天,众人便相继离去了,从始至终,桌上的菜也没人动过,我刻意在后面等了会,走在金大发的身旁,我们二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沉默着走了会,出了酒店,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道,金大发忽然揉了揉眼睛,哽咽着道:“初三,你说我怎么了?为啥老东西死了之后,我会这么难过呢?”

说罢,他扭头看了我一眼,用手捂着心口,眉头微皱,有点疑惑的道:“我不知道怎么了。看见老东西躺在那,我心里忽然很痛,初三,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金大发的问题,甚至原本我想要将真相告诉给他,但看他如今这副样子,告不告诉其实已经没多大区别了。

有些事,藏着其实比说出来更好。

在路旁站了会,金大发擦干眼泪,掏出车钥匙想要打开车门的时候他身子顿了顿,回头看着我惨笑道:“我这辈子没后悔过什么事,如果有的话,恐怕就是当初没待那个老东西好一点了。”

说完,金大发便开着车走了。

过了会,送完宋姑娘的慕容云三回来接我。坐在车上,我看着窗外发了会呆,最终对着慕容云三道:“前辈,明天咱们恐怕要出趟远门了。”

慕容云三开着车,丝毫没有意外的样子。淡然道:“去青山村?”

我点了点头,道:“恩,我想拜托您一件事。”

慕容云三笑了笑,道:“别把这件事告诉蒋明君?”

我张了张嘴,愣了半响才苦笑道:“您老,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慕容云三哼哼两声,自傲道:“老头子我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人我没见过?你小子心思简单,想法不难猜!”

说罢,慕容云三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件事你既然决定了,那我答应你就是。”多双多双宋八样包。

我感激的点了点头,末了又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道:“这次的青山村之行。我有种感觉,将会是真正的九死一生,前辈,又要麻烦您了。”

慕容云三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毫不在意的道:“不用担心我。我活了这么久,死亡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归宿,初三,你也终会有这么一天的。”

我有些感触的点了点头。生老病死,我等凡人谁能躲过?便是高高在上的诸神,也终有陨落的一日,死亡,不过是归途。

回到姚记当铺。安慰好有些担心的蒋明君后,我便搂着她和张既闲沉沉的睡了过去,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上午才醒了过来。

若无其事的洗漱吃饭后,我看着蒋明君,说道:“我去九爷那里和他商量些事,你在家照顾好既闲,我下午回来。”

蒋明君不疑有他,点头便牵着了张既闲的手,我又笑着安慰了一番看我出去又不带他而显得有些急躁的张既闲后,才和慕容云三走出了房门。

上车后,我躺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可车没开多大会便停了下来,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眼慕容云三,慕容云三却指了指前面,一脸无辜的道:“有人拦路,你自己解决。”

我看向前方,当看到前面那辆车上下来的几个人后,我心中既有些感动又有些头疼。

有些人,注定要在你的生命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这种羁绊难以斩断,注定要和你的一生交汇相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