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转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听罢连忙将那个半人高的旅行包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根根钢管,再将一块半月形的铁铲安在上面,随即狠狠往地上一插,铁铲便毫无阻碍的刺进了泥土之中。

每往下刺进一段距离,金大发都会加一截钢管用以延伸长度,过了会,金大发面色一喜,道:“打到顶了,慕容前辈说的没错。从这真能打进去!”

说罢,金大发将铁铲缓缓从泥土里抽出,将半月形的铁铲里面的一截泥土倒在地上,只是那截泥土摔在地上立时变成了无数细沙,众人神色都不禁为之一变。

“流沙层!”

看着地上的细沙,我不禁有些头疼,用沙子将整个墓葬包裹起来可以说是最常见,也是最有效的防盗手段,即便是最经验丰富的土夫子也会为之头疼不已。

不要以为最常见的防盗手段就最容易破解,其实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无论在哪行哪业,往往只有最行而有效的手段才会得到大范围的推广,所以最常见,不代表最容易破解。

就例如这流沙层,在干旱的节气和地域,无数黄沙将墓葬团团包裹,在这种情况下,盗洞根本打不下去,甚至再愣头青点的土夫子,被生生闷死都有可能。

即便是多雨的季节,雨水将黄沙浸湿,可在湿软的黄沙里打盗洞依旧不是个明智之举,因为在你进入墓葬之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致使黄沙倒灌墓葬,里面的人除了被活活闷死之外。一般没有第二种出路。

所以面对有流沙层的墓葬,最简单,最毫无风险的手段便是叫上百八十号人,将整个墓葬完全凿开。

可惜的是,这种最简单的手段并不适用于土夫子,即便我们有总参的支持,可以光明正大的开凿墓葬,可是在我们不远处的青山村里可还隐藏着一头巨鳄。

想要将这个墓葬完全挖开,不是一两天就能够完成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不确定青山村里的那个人影会不会坐以待毙,如果它殊死一搏,那很多无辜的民工很可能会受牵连,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对于这种局面,我有些束手无策。只能将目光看向金大发,对于这里面的门门道道,他可比我懂多了,如果连他都没办法的话,那我们就唯有强闯青山村了。

看到众人的目光,金大发苦着一张脸,无奈道:“都别看我呀,你们要问我有没有办法,那肯定是有的,而且还不少,可是稳妥的耗时耗力,不稳妥的风险太大,不适用于我们现在的这种情况,而且……”

说着,金大发面色一正,继续道:“那个人影镇守青山村,我猜测里面很可能藏有通往地下墓葬的入口,它镇守的,很可能就是下面的这个墓葬,如果我们在这里大兴土木,它显然不会视而不见,所以如果非进不可的话,不如和它正面一战!”

金大发说完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就在我下定决心。想要强闯青山村的时候,一旁的江夏忽然轻声道:“现在闯关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要知道,这里可不止我们一方人马呀。”

“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再观望观望,等别人先下手?”江思越若有所思的道。

江夏点了点头,道:“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青山村还没有被人捷足先登,所以我们完全不用急于一时,不然到时候我们即便真的成功了,最好的结果也是全员精疲力尽,如果这时候有人当了黄雀,那可就玩大了。”

说罢,江夏看向我,询问的道:“初三。你怎么看?”

我想了想,道:“你这么考虑不是没有道理,可现在我们在明,别人在暗,我们能考虑到的别人也一定能考虑到,就怕没人做这只出头鸟呀。”

江夏笑了笑,似有所指的道:“正因为我们在明处,所以才不能急,等下我们回去的时候,都装装样子,回到了镇上,让慕容前辈在暗处观察,我们在镇上稳坐钓鱼台,一两天他们可能不急,但时间一长可就不一定了。”

我点了点头。向慕容云三问道:“前辈,您呢?”

慕容云三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道:“放心吧,我要在暗处,除非有地上神仙。不然他们绝对揪不出我。”

见慕容云三如此有自信,我们自然没话说,等收拾好行囊,我们纷纷从沟里爬了出去,每个人的面色都有些阴沉,尤其是我,为了怕效果不好,更是回头望了几眼青山村,眼中满是不甘,到最后连我都差点被自己打动。想冲进青山村找人拼命去了。

回了镇上,为了将这出戏演下去,我们在一间房屋里待了一上午,而江夏更是影帝附体,身影频繁徘徊在窗户旁边,拿着手机似乎在和别人商议事情,一直到了夜晚,我们才回到各自的房间。

第二天凌晨,慕容云三悄悄摸出了宾馆,到青山村四周潜伏了起来,而我们则依旧在宾馆里面,除了吃饭,其他时间从不出门。

慕容云三走后的第三天,连我都不禁有些心急了,就在我们愈发沉不住气的时候。深夜我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从睡梦中惊醒,我摄手摄脚来到门旁,待门外传来慕容云三的声音后才打开房门,一别三天,慕容云三的身上沾满了泥土杂草,让我心中不禁有些愧疚。

慕容云三没有注意我的神色,径直走进房里,等我将门关上后,他才冷笑一声,道:“刚才死了几个杂鱼。”

我心里一惊。正要开口说话,慕容云三却摆了摆手,道:“这只是一次试探罢了,是好事,说明他们已经沉不住气了,你看着吧,再过不久肯定会有大鱼上钩的。”

“话不多说,我先走了,那边还得我来盯着,你们继续在这里蛰伏。平时不要乱走,另外你跟他们说说,都小心一点,现在这里龙蛇混杂,如果有人想对你们动手。那你们可不能毫无防范之心。”

说罢,雷厉风行的慕容云三便推开房门走了,自始自终,我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

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回床睡了个回笼觉。一直到第二天清早才和众人出门出去吃早点,吃完饭回来,我将众人叫到一起,将昨晚慕容云三告诉我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罢,江夏有些疑惑的抬了抬头。轻声道:“这群人比我想象的还要急躁,这才第三天,就忍不住出手试探了。”

“是呀,我也感觉快了点,我还以为要等上个十天半月呢,没想到那些人看我们暂时没有出手的苗头,居然就自己强闯了。”金大发说到这顿了顿,又道:“就好像……就好像被人撵着屁股似的。”

金大发说完后,我虽然感觉有些好笑,可心里也不禁开始生疑。

之前我虽然沉不住气,可沉不住气归沉不住气,这群人的动作,却似乎真的有点太快了。

难道,这些人心里在顾忌着什么?

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在想的一个问题。

慕容云三再次离开之后,原本风起云涌的局势似乎一下子太平了,一连十天,慕容云三都没有再回来过,我曾不止一次想过去青山村再看看,但每一次都被理智给拦了下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我还是清楚的。

所幸,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在慕容云三走后的第十三天,青山村那边终于传来了异动,只不过这个消息不是慕容云三传来的。

事实上,慕容云三走后就没有再回来过,更没有一丁点消息,仿若人间蒸发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