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六十五章 走!

那天,我们如往常一样在宾馆里等待着消息,虽说慕容云三十几天都没回来让我们有些焦急,但他临走前也说了,没等到他具体的消息只能继续等下去,所以我们除了口头说几句之外,也没人真敢去往青山村,生怕坏了慕容云三的事。 . .

可这天午,原本大好的天气陡然间变了脸,从晴空万里变成乌云密布的速度之快,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

当天色阴下来的时候,正躺在我床玩手机的金大发还让我别把窗帘关,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看向窗外,这才发现了这惊人的变化。

天气转变的太快,我下意识的感觉这里面肯定有章,连忙召集众人到房间里面议事,事实我想出去喊人的时候江夏等人已经急忙忙的来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金大发那样反应迟钝。

打开窗户,阵阵狂风从外涌入,将我吹的遍体生寒,我下意识的捂紧衣衫向窗外看去,只见这时候窗外的天空乌云密布,天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间的能见度也在渐渐降低,才午十二点半,已经和傍晚没什么区别了。

“你们快过来看!”正当众人心事重重的时候,原本跑去叫墨兰的金大发忽然冲进房里向我们喊道。

我心里猛地一沉,以为是墨兰出了什么事,连忙带着众人向楼赶去,可前面带路的金大发一直带我们跑到了楼顶,到楼顶的时候,我看到墨兰正站在不远处向远方眺望,当下不禁松了口气。

“金大发,你急急忙忙叫我们来干嘛呀?”江思越看着金大发面色不善的道。

“你们看。”

金大发没有说话,反而是墨兰回过头用手向远方指了指,我下意识的顺势看去,整个人却不禁呆在了原地。

我们所处的楼不算高,总共也只有三层罢了,可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小镇,已经算是最高的建筑了,从这向远方看去,只见天边有一条金线,那里烈阳高照,和我们仿若两个世界。

“卧槽,这怎么可能!”江思越看着远方依稀能见的阳光,再抬头看看头顶仿若夜幕一般的天空,下意识的爆了粗口。

“这是……有大妖出世呀!”秦行天喃喃道。

我在一旁默默的听着,手心里却满是汗水,我虽然不是道门人,可在梦,我也当过几十年的道士,虽说记忆已经有些斑驳,但一些东西还是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之。

自古以来,天地但凡出现这种异象,一般都只有几个可能。

第一个,是有高人做法,但这点在如今不太可能,除非此地有冥府的仙在,不然我实在想不到当世究竟还有谁能有如此大的能耐。

第二个,是某地或天下将有浩劫出现,但这点我感觉可能性也不是很大,要知道我国开朝不久,国力正蒸蒸日,国运也如日天,和那些末路王朝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在国运的镇压下,除非是九世铜莲那样的存在,不然以一个青山村,应该还没那么大的因果掀起浩劫。

第三个可能,是有人或妖在此地渡劫,犹如当年的老乞丐一样,不过这点可能性也不大,要是此地真有这等大能,当初老乞丐也不会没和我说过。

第四个可能,也是最大的一种可能,便是此地有大妖出世,如慕容云三一出世便赤地千里一样,唯有一出世便恐怖绝伦的大妖,才会出现这种天地异象。

之所以说这是最大的一种可能,是因为我知道,青山村里有个高深莫测的存在,但即便是它,也只是一个看护者,看护着青山村底下的那个墓。

连看守者的实力都如此恐怖,那墓里的苦主,又会是怎样一种存在呢?如果它出世了,那么引动这种天地异象便不足为了。

深吸口气,其实我内心还有一个担忧,我怕这天地异象和慕容云三有关,如果慕容云三遇到了危险,被迫开启真身,那此时的异象或雷劫,可是冲着他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慕容云三可凶多吉少了。

此时,天空传来了滚滚雷声,不时能看到猩红的雷蛇划过苍穹,街头原本还在吆喝生意的小贩纷纷抬头惊恐的看着天空,以他们的世界观,自然很难理解为何眨眼的功夫,天空便和换了一个模样似的。

人群四散奔逃,几乎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想要逃回自己的家,也许在他们的眼里,家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没多久,街道便空无一人了。

狂风将街道的杂物高高扬起,看着这宛如末日的场景,我的心情也有些压抑低沉。

过了片刻,金大发扭头看着我们,问道:“现在,现在是等慕容前辈回来,还是去青山村看看?”

江夏抬头看了眼雷蛇乱舞的天幕,犹豫了片刻,道:“这异象绝对和青山村逃不脱关系,只是现在还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贸然过去我怕会有危险,不如……”

“如果这异象和慕容前辈有关系呢?”我在旁忽然道。

江夏愣了愣,道:“你的意思是……”

我深吸口气,道:“现在情况不明,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们人太多,目标太大,贸然过去会有危险,这样吧,我一个人先过去看看,到时候无论青山村里发生什么,我都会率先回来通知你们。”

说到这,我怕众人不同意,又补充道:“我有天官印在身,实力你们也应该清楚,哪怕那边再危险,安全回来还是问题不大的。”

众人听罢面面相窥,金大发扭头和江思越对视一眼,最终二人忽然都是一笑,看的我有些摸不清头脑。

“老金,你怎么说?”江思越忽然问道。

“还用问我怎么说?初三想一个人单飞,那咱们肯定要一拥而,先把他腿打折呀!”说着,金大发面色不善的看着我的双腿,似乎下一秒真要动手似的。

看着众人的反应,我知道自己一个人多半是去不成了,正暗自无奈之际,江夏走到我的身旁,拍着我的肩膀轻笑道:“初三,你次要撇开我们单干的事我们还没完呢,你以为这样揭过了?现在是有正事,回洛阳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还有,这次你想开溜是不可能的,要去我们一起去,谁也不能落下!”

“是!不是我自傲!我们几个人如今的实力,不算慕容前辈,那面对两位冥王全身而退还是绰绰有余的,你说咱有必要这么怂吗?光明正大的走过去,看谁敢动我们!”这是江思越。

“江思越总算说了句人话,是呀初三,咱们实力又不弱,小心归小心,可也没必要这么怂呀!多少大风大浪咱们都走过来了,兄弟也是和秦皇白起打过交道的人!青山村底下的那个墓虽然邪乎,但还能有秦皇白起厉害不成?”这是金大发。

一旁的墨兰虽然没有说话,可那刀子般锐利的眼睛也表明了自己心所想,看着这四个人,我内心那点忐忑已经荡然无存。

笑了笑,我干脆不再矫情,指着门口,对众人道:“好吧,多的我也不说了,哥几个,走吧?”

待金大发等人相继下楼之后,我看着秦行天四人,略带歉意的问道:“四位前辈,您们……”

秦行天四人面面相窥,最终尽是一声轻笑。

“年轻真好。”

“是呀,想起了咱们年轻那会。”

“甭说了,走吧!帮这群小辈压压阵,总不能被人说越老越没胆吧?”

“走!”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