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 尸不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走出宾馆,一颗豆大的雨珠便砸在了我的脸上,我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却只见无数雨水迎面而来。

暴雨倾盆,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折返宾馆问老板借了几把伞,毕竟秋雨阴寒入骨,即便我们年轻人无所谓,秦行天四人老胳膊老腿可受不了这等折腾。

即便有雨伞,在狂风暴雨中前行依旧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没过多久。我们身上的衣物便被雨水淋湿了,因为雨水太大,街道上的积水在极短时间内便没过了我的小腿,四周已成沼国。

暴雨越来越大,甚至开始遮蔽我的视线,四周白茫茫一片,能见度越来越低,耳边除了雨声便是那滚滚雷声。

不知道在泥泞的道路上摔倒了多少次,我们最终来到了青山村外,站在村外向里看去,除了依稀能看到几座房屋的身影外,雨水已经将一切吞没。

“初三,怎么说,要不要进去?”虽然金大发就在我的身旁,可是他只有拼尽全力的嘶吼我才能听到他的声音,这场雨下的太大了,说是我平生仅见也不为过,如果非要形容,就仿佛天河倒泄。

犹豫片刻,我不知道现在要不要进入青山村,这一路走来我们别说异动了,连个人影都没看见,由于有暴雨和雷声的遮盖,青山村里的情形我们也一无所知。

正当我们徘徊不前的时候,从青山村深处忽然传来一声炸响。声音震耳欲聋,甚至连四周的暴雨声都被彻底遮盖。

没等我们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只见村中心几颗笔挺的杨树忽然断裂倒地,看到这我内心一惊,明白青山村里绝对有人在交战。

只是这种程度,难道是慕容云三和那个神秘人影?

没有过多猜疑,明白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后,江夏便率先抽出干将莫邪剑冲进了村里,我心里一紧,直到看见江夏并无意外的时候才长出口气。

再次回到村里,我心里的激动难以言明,看着一栋栋熟悉又陌生的房屋,即便是时隔多年我依旧能叫出那一栋栋房屋的房主人。

只可惜,这些曾经熟悉无比的人都已经走了,想到这。我心中不免有些黯然。

向着之前声音传来的地方悄悄走去,一路上的事物越来越熟悉,当我看到断裂的那几颗杨树和倒塌的院墙时,我才发现那里居然是我家。

一时间,一股怒火直上心头,要知道那里可是我的家,是我一直眷恋着的地方,可如今,它却很可能已经不在了!

愤怒使我浑身颤抖,旁边的金大发看我神情不对,连忙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深吸口气,并没有丧失理智,跟着众人藏在不远处想要看看之前交手的人到底是谁。

过了会,我家的方向那边依旧没有什么动静,这让我们开始有些生疑,难道之前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想到这,我的心为之一紧,心里祈祷慕容云三千万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轰隆!”

忽然,我们的后方又传来了一声巨响,大地猛地一颤,四周的树木枝叶乱舞,巨大的声浪把我震的一时间有些发懵,没等我缓过神来身后便传来一股巨力,将我整个人推倒在泥泊之中。

等我们从泥水里爬起来的时候。发现暴雨居然有减小的趋势,身旁的金大发一抹脸上的泥浆,破口大骂道:“江夏,这特么怎么回事?别跟我说这不是炸弹,是不是你们总参的人连我们也想一锅端呀?”

江夏撇了金大发一眼并没有言语,但是江思越唾了口水,道:“你别没事找事,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值得总参刻意针对你?”

没有理会二人间的争吵,我回头望了一眼,只见身后不远处的树木七零八散的斜倒在地,连我们身后的一栋房屋的瓦片都被掀飞不少,可江思越说的对,这动静不是炸弹造成的,不然哪怕是暴雨天。四周也不可能没有一丝尘烟。

可如果不是炸弹,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想着想着,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

莫不是,人?

想到这,我自己都被自己给吓了一跳,即便是慕容云三显出真身,能不能一击打出这种效果也是个未知之数,恐怕唯有李平仙那样独断阴阳的存在,才有可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冥府的仙,终于出现了吗?可他的对手呢?又是谁?难道是青山村里的那个不明人影,或是慕容云三?

青山村,或者说青山村底下的那个墓,和冥府到底有没有关系?

一时间,无数疑惑从我心头闪过,正当我愣神之际。金大发扯了扯我的衣角,大声道:“初三,趁现在咱们过去看看吧?”

说着,金大发指了指我家。

犹豫片刻,我点了点头。接着一行人不再顾及,向着我家行去,刚进院子,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呢,江夏就忽然停住脚步,身子微弓,整个人显得异常紧张。

江夏的反应让我心里猛地一紧,也下意识的握紧了禾刀,可这时江夏向着断裂的那几颗杨树走去,最终蹲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在注视着什么。

好奇心驱使着我向他走去,但还没走几步路呢,江夏就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青铜面具下的脸看不到表情,但他伸手便将手里的一个瓷瓶抛向我们。

“百骨丹,一人一颗,快点吃下去!”不知为何,江夏的声音异常焦急。

江夏的举动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虽然出于信任没有多问什么,但心里的疑惑却是少不了的,现在又不是在千年古墓里面,谁也没有中毒,没事吃百骨丹干什么?

心里正疑惑呢,我感觉小腿忽然有些痒,便下意识的用手挠了挠。结果越挠越痒,我心里打了一个激灵,连忙将裤筒往上一提,但看到的画面却让我浑身发毛,一股恶寒感油然而生。

只见我小腿的皮肤不知何时变的一片乌青,而且瘙痒感越来越重,几近让我头皮发麻。

“卧槽!这怎么了?水里,水里有毒!”金大发也看到了这一幕,当他发现自己的小腿也和我情况一样后,顿时慌了手脚。

好在。这时墨兰将百骨丹递给了我,我含了一枚在口中,过了没多久,腿上的瘙痒感开始缓缓褪去。

心里长出口气,惊魂未定的我忍不住看向江夏,疑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夏摇了摇头,道:“先别问这么多,用刀在腿上开个口子,把尸毒排出去再说,要是再晚一会。咱们都得变粽子。”

“尸毒?这怎么可能!”金大发不敢置信的说道,就连我都有些不能理解,这雨水中为什么会有尸毒,而且毒性强的简直离谱!

江夏看了我们一眼,让开身子指了指面前。道:“你们要是知道这里有一具尸不化,就不会这么奇怪了。”

顺着江夏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在水泊之中飘着一具尸体,由于半沉在水中,所以看的不太清晰。不过从能看到的部位判断,我感觉这具尸体的年头绝对在我之上。

干瘪的双手犹如鸡爪,依稀能见到锉刀般的漆黑指甲,虽然在水里泡着,不过那干瘪的肌肉犹如干柴似的贴在骨头上。就犹如在沙漠中暴晒了几十年的尸骸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这具尸体的脑袋不知道到哪去了。

“尸不化?……”金大发愣了愣,随即喃喃自语的道:“有这种称谓的粽子吗?我怎么没听过说?尸不化,尸不化……卧槽!尸不化!”

金大发惊叫出声,犹如一只受了刺激的肥猫似的,差点从地上蹦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