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挣扎/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是尸不……”

“别问这么多了,快跑呀!小夏哥你还杵在那干嘛?!”

我话还没说完,金大发就激动的拉着我要往外跑,可走了几步发现江夏等人都没有动,顿时有些尴尬。

江思越木着脸,指了指那具尸骸,面无表情的道:“你没长眼吗?死的,蹦哒不起来了。”

“死,死了?”金大发挠了挠头,一脸迷茫的道:“不会吧。这不可能呀!如果尸不化真跟传说中的那样,怎么可能会被人弄死呢?”

江夏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它应该就是青山村的看守者了,只不过被无名人士给降伏了。”

听完,金大发的神色更为迷茫,问道:“不可能吧,就算有人能干死尸不化,可守护者死都死了,刚刚我们身后的动静又是……”

“所以,我们这次确实钓到鱼了,只不过青山村的水比我们想象的要更深,这里面藏着的鱼也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大。”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墨兰此时忽然说道。

看了墨兰一眼,此时满脑子疑惑的我忍不住问道:“听了这么久,你们还没说呢,尸不化到底是什么?”

墨兰指了指我的腿,轻声道:“这个说来话长,等下再给你解释,你先把尸毒给排出来再说,不然拖延久了,即便百骨丹也扛不住尸不化的尸毒。”

忍着疑惑,我们来到了一处露在水面上的小土丘上,接着用匕首在双腿上划了两条不浅的创口,当鲜血流淌出来的时候。看到那浅绿的颜色我浑身都不禁有些发寒。

这尸不化,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渐渐的,流出来的血恢复了正常的色泽,金大发随即又从旅行包里拿出了几卷绷带和一包糯米,将糯米敷到伤口上,犹如被烈火灼烧的痛楚让我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起来。

“初三,忍着点吧,等下包扎好再下水就没事了。”看到我因为痛楚而扭曲的面庞,一旁的金大发忍不住说道。

点了点头,我坐在地上缓了半响,最终看着众人又问道:“尸不化到底是什么?”

众人面面相窥,最终,墨兰看向我,解释道:“尸不化严格来说,和旱魁同属于传说级的行尸。只不过尸不化的名气没有旱魁那么响亮而已。”

“旱魁成型,需要极为苛刻的风水,但尸不化想要现世,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首先,需要一具九世冤人的尸骸,将其埋入至阴之地之中,随即吸取众生怨气,经历百年方能成形。”

听到这,我不禁有些动容,要知道这些东西可不是听起来这么简单,九世怨人是什么?这是一个传说,传说一个人历经九世,世世蒙受大冤之后,第十世将成为大机缘,大气运加身的福缘深厚之人。

这类福缘深厚之人,最差也是能成为官运亨通,位居一品权势熏天的人物。

再进一步,位临九五也不是不可能。

换作以前的我,这类东西我肯定是不会信的,不过在遇到蒋明君,经历过乐山之行后,轮回一说我终究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九世冤人如果真的存在,那么稀罕吗?肯定稀罕!即便寻找百年。千年你也有可能找不到那么一个!

至于至阴之地是什么地方?那就是人间的浮屠场,在我印象中也只有白起的埋骨之地才符合至阴之地的要求。

而吸取众生怨气,听起来很飘渺,实际上唯有恰逢乱世,世间尸横遍野,民不聊生的时候,一具行尸才有可能吸取众生怨气。

九世冤骨,至阴之地,大争之世,这三者缺一不可,但一旦凑到一起,会创造出什么样的怪物连我也不敢想象。

看到我的面色,墨兰顿了顿,继续说道:“虽然成形条件苛刻,但一旦真的能满足上述三个要求。那么尸不化就会从传说变为现实。”

“尸不化究竟有多厉害,这点我们都不知道,因为在此之前没人见过,即便一些典籍上描述了尸不化,形容的词汇也很模糊。”

“但尸不化一旦出世,世间便会陷入一场浩劫,这是所有典籍上都提到过的共识,据传某地如果出现尸不化的话,那么那一地都会化作死域,靠近其百米以内的民众都会在顷刻间化为行尸,而一旦消息传出,无论是道家,佛家,阴阳家都会放弃一切隔阂,汇聚一起共除此害。”

“当然了。尸不化虽然厉害,但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几次,而且大部分都真假难辨,昔日也不是没有邪修世家抱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想法,创造出一具尸不化以供后人驱使。用以保证家族地位和延续,但这些家族的下场一般都不会太好。”

“有的消息中途暴露,被人满门屠灭,有的则运气好一点,真的创造出了尸不化,但最终也会被其杀的一族之中鸡犬不留,因为尸不化和旱魁一样,诞生便有灵智,自然不会为人所驱使。”

“那为什么这具尸不化会替人看守青山村呢?”我忍不住问道。

墨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确实很匪夷所思,要知道,尸不化和旱魁孰强孰弱并不好说,但相差应该不会太远,能驱使一具尸不化的人……”

此时,连我也不禁有点心悸,要知道慕容云三出山帮我,当初让洛阳一群老怪物都惊掉了一地眼珠子,甚至连一些对我心怀不测的人也收敛了心思,无它,旱魁之威重亦!

但我和慕容云三之间的关系,也不存在谁驱使谁,慕容云三当初之所以帮我,很可能也是把我当成了唐代张初三的转生,因为心怀愧疚。所以才出山相助。

如今,虽说我和他关系熟络了许多,但那种亦师亦友的关系也让我对其多了一丝尊重,所以我让慕容云三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只能先考虑他的感受,顾忌的便是彼此之间的关系。

可如今,居然有人能驱使一具尸不化,这是何等的让人心惊。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我这样的际遇,唯有那种大背景。大能耐的人,才有可能做到。

那么,是冥府吗?

可如果是冥府的话,为什么这具尸不化会折戟于今日呢?即便尸不化比旱魁弱一点,可旱魁是什么?当世能几个人敢说自己可以将旱魁斩于马下的?

即便是祖龙秦皇,恐怕也不敢夸下这句海口。

唯有仙,才有这个能力。

如今世上仅存的仙只有两方,一个是冥府,一个是李平仙,那么。答案就水落石出了。

青山村底下的这个墓,确实和冥府有关,而这具尸不化……只有可能是李平仙出的手。

想到这,我又联想到了之前那次动静,那种程度。也许是李平仙和冥府的某一位仙交手所产生的余波。

此时,我内心有些复杂,李平仙终究还是来了吗?是……为了我?

虽说对这位所谓的先祖并没有什么血浓于水的感觉,可此时,一股感动依旧油然而生。

站起身来。我刚想开口,让众人和我一道去村外为李平仙助阵,可双腿传来的剧痛却让我回归现实。

四周打量一圈,个个腿上带伤行动不便,而身后则是神仙打架。李平仙生死不明,贸然将众人带过去,即便打退敌手,我们这群人又能活下来几个?

李平仙,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而冥府,可是足足有十八位一殿阎罗呀!

内心,又一次陷入了挣扎之中,每一次陷入这种挣扎,都会让我痛苦万分,而这次,也不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