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地下水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夏走到我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道:“别想这么多,有些事最后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我勉强一笑,点头道:“恩,我没事,不过现在怎么说?下去看看?”

江夏左右看了看,此时倾盆大雨已经变成了绵绵细雨,连天空的乌云都稀薄了不少,甚至此时已经有缕缕阳光透过乌云洒落下来。

“我下去看看,你们在这等我。”说着。江夏没给我们反驳的机会,一个人跳进了红薯窑里。

“哥!你……”看到红薯窑里的水只到江夏的腰际,江思越才松了口气,抬起来的手也收了回去。

用阴眼向四周看了看,短暂的失神后,我收回目光,冲江思越说道:“放心吧,四周没什么阴气,这里面不可能有第二具尸不化吧。”

江思越点了点头,面上的神色也终于不再紧张。

江夏在蹲在水里摸索了会,道:“我摸到了一条缝隙,水就是从这流下去的,这附近估计有机关,不过烂泥太多了,一时半会找不到。”

江夏说完后,我和金大发等人都一起跳了下去,帮助江夏寻找机关,在水深一米多的红薯窑里要寻找机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水底烂泥太多,都摸索一遍的话相当浪费时间。

“等等……我这边摸到了一个东西。”这时,离我不远的金大发忽然说道。

“什么东西?”江思越好奇道。

金大发摇了摇头,手上一边动作不停一边说道:“似乎是一个铁环,应该是机关,能拉扯动,你们别急。我拉开看看。”

“你等……”

我话还没说完,只听咔擦一声,就只见金大发手拿一个连着铁链的铁环,看着我一脸尴尬。

“金大发……你特么,卧槽!”

此时,地面一阵颤抖,随即我脚下一滑,被水流裹挟着向下冲去,听着四周的惊呼声,我明白出现意外的绝不止我一人,但此时心里除了痛骂金大发一声外,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扑通一声,我感觉整个人被摔进了水里,四周的水冰冷刺骨,让本来还头晕眼花的我瞬间清醒过来。努力让自己浮出水面后,我想要打量下四周,但眼前漆黑一片,无法让我判断自身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之中。

“都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们都在哪呀?”

“我在这,你们谁带手电筒了?”

“卧槽!金大发你个傻x怎么还活着呀!刚刚就应该摔死你丫的!”

“江思越你特么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游过去掐死你?”

“来呀,谁不来谁孙子。”

四周传来了金大发,江思越还有江夏的声音,得知众人无事后,我心里松了口气,而江思越和金大发被我和江夏呵斥一顿后,才终于消停下来。

“初三,你们没事吧?”

头顶传来了墨兰的询问,我抬头看了一眼,只见我们上方便是红薯窑,而墨兰此时伸出一个脑袋,左看右看却因为光线不好无法发现我们。

看到墨兰,我心里顿时有了底,游到墨兰的正下方后,我抬头喊道:“我们没事!这下面都是水,你拿几个手电筒过来。”

过了会,墨兰将手电筒拿过来后,借着灯光我们总算看清了四周环境,此时我们正身处在一片宽阔的地下水域之中,但不是地下暗河。因为河水近乎不流通,而且太过宽广,有点像是在乐山遇到的那个地下暗湖。

“我们不会是来错地方了吧,或者说,我们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青山村下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墓?”金大发在我身旁看着四周疑惑道。

“哼,金大发,我也真是服了你的智商,要是这里没东西,这个红薯窑为什么会设置机关,或者说你认为之前那具尸不化是吃饱了撑的才来到青山村的?”江思越斜着眼冷笑道。

“都消停会行不?”出言制止了即将又起争端的二人,我着实是有些头疼,这俩人只要凑到一块,就绝对会起化学反应,这种从小吵到大的奇葩,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对于江思越所说,我还是认同的。

我之所以认同,不仅仅是因为尸不化和我家红薯窑里的机关,而是因为我爷爷和李平仙!

我爷爷那个墓的格局,可是墓压墓,而且连当初的李平仙,都默认青山村底下有个墓,想到李平仙,我心里不免又有些复杂。

事到如今,我如果还看不出端倪,那才是傻子了,这个墓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山村下,我家的红薯窑里为什么会有这个墓的入口,甚至几十年前,李平仙为什么会出手解救青山村。这一切在如今看来,都不是巧合。

甚至,我已经开始怀疑,那具尸不化,到底是不是冥府的了。可如今看来,那具尸不化是李平仙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了,还有不才道人,杀死不才道人的,到底会不会是李平仙呢?

这一切,我根本就不敢深想下去。

深吸口气,我将这些杂念都压在了心底,看着上面的墨兰,我开口说道:“墨兰,现在这下面情况不明。你就在上面等着我们吧,如果真遇到了什么情况,你再下来也不迟。”

“是呀墨兰姐,这下面的水可寒了,你就和秦前辈他们在上面等着我们吧。”金大发也在一旁帮腔道。

墨兰面无表情的扭头看着金大发,原本就清冽的面庞此时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过了片刻,墨兰对着面容僵硬的金大发,一字一句的道:“大发,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金大发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道:“我是说,这下面一定凶险至极,少了墨兰姐我们就少了一大臂助,所以我不赞同初三说的。”

墨兰点了点头,将手里的那把手枪揣回了腰里。随后她将手电筒扔给我们后,就纵身一跃跳了下来。

而且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跳下来的时候离我很近,导致我被水浪拍了一脸,正当我想宣泄下内心的不满时,墨兰从水里出来的那一刻却惊艳了我。

水出芙蓉,无需太多词藻,只一个词便完美形容了我这一刻的感受。

“好看吗?”墨兰歪了歪头,面色如常的问道。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随即才缓过神来。感觉自己有些孟浪,便不好意思的道:“咳,那什么,走神了……”

墨兰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并没有难为我,而是一本正经的问道:“现在应该往哪走?长时间在水里待着可不是个好法子。”

我看了眼刚下水的秦行天四人,虽说这四人都修道有成,可毕竟也上了年纪,刚下水这一会别说面色了,就连嘴唇都有些苍白。长时间待在这样寒冷的水里,别说会不会落下病根了,恐怕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头疼之际,我看了眼四周,可目光能看到的地方尽是一片水域。这时候不仅必须尽快做出抉择,而且还要保证自己的判断不能失误才行,不然所导致的后果可不是我能够承受的。

正当我苦恼至极的时候,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我爷爷的坟,陡然间。我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了,如果这里真的是个墓的话,那往小土丘的方向走就准没错!

“哈哈哈哈!初三,真有你的,这分析的很到位。比某位莽撞不堪的人强多了。”听到我的分析,江思越哈哈笑道。

“去你奶奶的江思越,指桑骂愧的说谁呢?”金大发不满的喊道。

“喂,你们听到没?这附近有声音。”

“我也听到了,从哪传来的呀?”

一段从上方传来的声音,陡然将原本还心情轻松的我们震住,江夏面色凝重的给我们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接着便关掉了手电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