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叹息/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状,众人纷纷默契的关掉了自己的手电筒,竖起耳朵一动不动的听着上面传来的对话。

“人呢,找到了吗?”

“奇了怪了,听声音就在这附近才对呀。”

“小心点,你们声音这么大,那些人要真在附近,现在也该藏起来了,那些人可不是善茬,冥君来前已经吩咐我们要万分小心了。如果被他们打了埋伏,我可不顾上你们几个。”

“话说回来,之前那个老头可真强呀,这次咱们府里两大冥君联手居然都制他不住,到底什么来头呀?”

“他可是……咳,算了,一些事你别多问,小心祸从口出,这次咱们十三地府和第六地府联手,其实也是十三冥君和第六冥君的一次角力,还是专心做事吧,万一被第六冥府的人抢了风头,回头冥君怪罪下来我们可吃不消。”

“等等,你们有没有感觉地上的水流流向不对?还有,你们仔细听……”

上面的对话声戛然而止,我心里也猛地一提,顾不上再偷听,我在黑暗中轻声对众人说道:“赶紧游,小山丘的方向你们也知道,再晚会咱们就要暴露了。”

一时间,四周只剩下了划水声,几乎所有人心里都在想着那群不速之客彼此间的对话,连我的内心都震惊不已。

没想到,冥府的人居然来的这么快,不对。也不能这么说,这次行动本来就是他们规划的,我们只是坐收渔翁之利罢了,而且这一路上的运气似乎还不错,居然没遇到他们,不然的话,一场战斗恐怕在所难免。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从之前他们的对话中,我几乎可以确定,驱使尸不化的人是李平仙,那么这样一来,这个墓的主人,身份还用猜吗?

游了会,不远处的金大发忽然幸灾乐祸的道:“嘿嘿。外面可还有一具尸不化的尸骸呢,真不知道这些人身上有没有百骨丹,如果没有的话,那可就好玩了。”

“冥府势力庞大,我江家有的东西,难保冥府没有,而且,相比较这件事而言……”江夏的声音在黑暗中顿了顿,才又道:“初三,回去后,我可能要着手调查李前辈了。”

我沉默片刻,最终轻笑道:“行,你不用顾虑我,要是真查到了什么,记得告诉我一声。”

黑暗中江夏恩了一声,接着便不再言语,只是我的内心却没有话语中的那样轻松。

说实话,李平仙,我绝对比江夏要了解的更多,所以我很明白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人,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发现这位修行界的神话,当代扛鼎人物,内心也有着属于自己的计划。

虽说这个计划目前来看和我们并无冲突,但谁也难保李平仙心中有没有很多计量。如果有一天真的要和李平仙为敌,那么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理智上,我都会感觉无比棘手。

情感上,他是我的先祖,虽说没有什么感情,但那一丝血缘上的联系却是谁也抹不去的。

理智上,他是修道界公认的第一人,连冥府的两位仙都敌之不过,面对这样的对手,任何人也要为之绝望。

只希望,这次回去之后,李平仙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同时也希望,我们和他不会反目成仇。

“不好。快游!那群孙子发现这了。”身旁,江思越压抑的声音有些紧张。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出现了两束灯光,只不过这灯光没过多久便消失不见了,很明显,看到打开的机关,冥府的人也明白我们比他们先行了一步,所以立马收回了爪子。

“能拖多久拖多久吧,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游到地方,平时感觉青山村离那个小山丘也不远呀。”金大发气喘吁吁的问道。

要不是地下没有光线,我真想给金大发来个白眼,土夫子虽说不至于皆是骨瘦如柴,但每个人都追求身材匀称,以更方便墓中行动,像金大发这样的异类。在土夫子中绝对是个蹭蹭发亮的大灯泡,走到哪都吸睛的那种。

不过转念一想,我也有些感动,因为以金大发如今的身家,即便是退休养老也能一辈子大富大贵。除了和我下斗之外,平常他已经很少亲自动手了,所以他如今其实和墨兰一样,只是想单纯的帮我而已。

这一点,江夏,江思越都是。

想到这,原本奚落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啊!”

“他,他怎么可能!饶命,大仙饶命!呃啊!”

浑身猛地一颤,我不可思议的回过头。却只能听到一阵阵惨叫,一时间,原本还在游向小山丘方向的众人都停了下来,四周一时间再无半点声息,几乎所有人都在下意识的看着身后。

过了片刻,惨叫声戛然而止,原本就被冻的浑身颤抖的我只觉得浑身上下再无一点知觉,双腿不自觉的摆动让身体不至于沉下去,此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李平仙?还是慕容云三?

不过听到刚刚那话里的意思,显然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可是李平仙如果发现了我们,此时的他又到底会如何抉择呢?

“唉……”

“回洛阳后,来见我一面。”

苍老的叹息从远处传了过来,紧随而来的便是一声让我熟悉至极的声音!

李平仙!果然是他!

只不过。他这是什么意思?是默许我如今的行为了?亦或是,回到洛阳之后再和我摊牌?

揣摩许久,李平仙却似乎是已经走了,没有再留下什么话语,过了片刻,金大发咳咳两声,道:“这,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初三,咱们是继续往前走。还是,还是回去呀?”江思越有些心虚的道。

我想了想,事到如今再回去算是什么事?反正做都已经做了,难道还要半途而废不成?再说了,如今欠解释的不是我张初三,而是他李平仙欠我一个解释!

想到这,我心里的忐忑荡然无存,一边继续向小山丘的方向游去,一边若无其事的道:“别管那么多,继续往前游。回到洛阳我会去找李前辈谈谈的。”

众人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跟着我继续前行,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我的手忽然触摸到了一片硬地,下意识的打开手电。面前出现的却是一个让我瞠目结舌的建筑。

飘在水面上,应该叫它船,可是这艘船的造型却像是一朵盛开了的莲花,我刚刚摸到的,正是它的某一片莲瓣!

“卧槽!这特。这特么不会是九世铜莲吧!”金大发抬头看着这朵高达十几米,在水面上犹如一个小型孤岛样的莲花船激动的脸色通红。

爬上莲瓣,我摸了摸莲瓣的质地,随即摇头道:“是木头,这是人造的。”

“人造的?”金大发也爬了上来。摸了摸铜莲瓣后抬头看了一眼,震惊不已的道:“难道,难道这就是你们村子下面的那个墓?”

“八九不离十了,只是没想到,这座墓居然会建的这么别致。”江夏轻声道。

看着陆续爬上来的众人,我皱了皱眉头,道:“都先缓一缓,别乱走,这里很可能会很危险。”

如果这个墓真像我所想的那样,那么其中凶险很可能会超乎我的预料,毕竟……这是他念念不忘的那个人的埋骨之地呀,他绝不会让旁人染指这里的,既然如此,那其中手段就肯定险恶无比,稍有不慎就很可能会满盘皆输。

事实上,李平仙之前肯放我来这里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如果换做是我的话,那别说是我的隔代子孙了,即便是至亲之人,我也绝不会放由他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